第九章 平地扣饼雁过留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何不听风 书名:死灵狂潮
    ">

    第十章平地扣饼雁过留毛

    贪婪也是一种能力的表现。

    ---------

    朦胧明月斜斜的挂在天际,宛如最后一班岗哨前的路灯。被月华一扫的老廖也恢复了理智,眼见肇事者一脸狡黠诡笑,老廖面红耳赤之余难免恼羞成怒。随手拎起牛头大小的石头一颗,二话不说砸进了石洞,打定主意要给骷髅头一个好看。可怜黑老板刚刚探出头来就吃了一记狠招,还好脑袋瓜子还算硬朗,没被这一下重击砸成脑震

    老廖可没心考虑伪.超风的感受,一见那颗硕大的骷髅头又跟那啥似得探了出来,伸出左手卡住颈骨,右手穿花般掠向肩颈,可惜厚实的肩胛骨没那么好卸,老廖退而求其次,两下就错开了骷髅架子的肘关节。

    说实话,骷髅架子上没有皮保护的肘关节卸起来比队里提供的教材难不了多少,对廖然这种常年战斗在一线的熟练战士而言,确实比剥蒜还简单。

    可叹黑老板还没缓过劲来,就感到一只小手卡在了脑后,紧接着另一只小手在肩臂捣鼓了几下,那矮小影就翻而上,干脆利落的骑在了自个上,噼里啪啦的脆响之中,黑老板只觉得一阵天昏地暗。

    这么屈辱的遭遇,怕是翻遍死灵史册也难找出相同的。愤怒的黑老板发出一声不甘的怒吼,双臂一撑就想甩掉胆大妄为的矮子,这才发现不知何时跟随了自己百多年的两支前臂已经下岗待业,自己竟然对此毫无知觉。这也太恐怖了吧。

    神啊……求您驱逐这不死的灵魂吧…我愿为您奉上最虔诚的信仰…眼瞅着矮子暴龙狰狞的几狂化的嘴脸,感受着来自对方拳、脚、肘、膝、头的全方位立体打击,遭受胯下之辱的黑老板在数秒后就忘记了屈辱,一心一意的祈祷着死亡的来临。

    这家伙就不嫌硌么……

    拍飞了三块鹅卵石,踹断数根肋骨,太过投入而不小心扭了筋的老廖一通埋头猛k后,终于火气大消。冷静下来的老廖对黑骷髅的表现还算满意,虽然有点儿硌人,不过这会叫会吼会挣扎又耐的沙包还真不错,堪比那个世界的减压房了。

    要说这人际交往、运动、交流之类的社交活动最终目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合理合法的释放个人私么。

    有了这番认知后,老廖便有了新想法——把黑骷髅收做小弟兼陪练、沙包、板凳、代步工具、恐怖盒子……念头一起便刹不住车,在捶死这玩意与收归国有两者之间,后者无疑是利益最大化的最佳选择。再说刚好还能从另一方面证实一下自己对青竹杖能力的猜测,简直是一举n得啊。

    想到得意处老廖一阵儿狂笑,狰狞的嘴脸连小家伙雨果都看的一阵胆寒。

    “说,想死还是想活!”想通关节老廖迫不及待的拨拉开满地碎骨,尽量一脸良善的询问道.

    “你杀了我吧!”可惜刚刚被练的满头沟壑的黑老板明显不上当,即便老廖这会儿化天使,黑老板求死的心也不会改变。

    “呃……”信心满满的老廖这下被噎了个够呛,差点没一口气倒不上来当场撂倒!缓过气的老廖还当傻大黑没听清,犹自不甘心的追问道:

    “嘿,我说哥们你看着也满健康的啊,不能被砸成脑震吧!要说不至于啊?透着您老的眼眶子都能看见后脑壳,大脑这么精细的玩意儿总不能装进裤裆把!”说着话老廖顺手又把黑骷髅拖出来了一截,检查一番,确定这玩意儿不光没脑子,还没种,难怪会被吓成这摸样了。早知道下手轻点儿,以后可不敢这么冲动了。

    黑老板这下终于看清了这小鬼玉娃娃般的模样了,传说中长得俊都不是好鸟的念头不由得更加坚固了。待见到老廖拨草寻蛇的架势时,黑老板彻底的崩溃了,感眼前的小子就是一纯纯的菜鸟,还是有智障的那种。

    “嘿,哥们您别生气啊,不瞒您说咱刚才是真被你吓坏了,不然不至于这么暴力!要说也是哥哥您不好,您说您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能钻在野洞子里存心吓唬小孩子呢!就算一般没小孩来这儿找吓,那吓到猫猫狗狗的也不好嘛!你看要不这样,咱先在这给您正式道个歉,顺带帮您修补修补这骨架,再dly一上好的连体铠甲,保证把您打扮的和骷髅王一般拉风!”

    话没两句,这就哥哥弟弟的叫上了,又是诅咒又是发誓的模样真诚的好似梨山圣母,至于骷髅王啥样,老廖估计野路子出生的黑老板应该不知道,当然了老廖也不知道。不过这不妨事,反正就是个蒙,蒙对了哄到手,相关待遇以后再说,蒙不住了就硬上呗。

    不过老廖估计硬上成功的可能不大,毕竟青竹杖的收储功能只对完全静止的物体有效,没呼吸的骷髅不动的话应该能达到完全静止吧。

    老廖舌战莲花的折腾了足有半小时,直说的蒙蒙红耐不住寂寞的即将跳出地平线,傻大黑也没吐露出半句准话出来。早等的不耐烦的雨果一翻白眼,踩着猫步扭着小股晃将过来,“虎虎虎”大脑袋埋在黑骷髅眼前就是一通直白的毫无遮掩的恐吓,红金豪在海蓝兽上镀出了一层耀眼的金芒,小家伙圣洁的宛如青青杨柳河。

    还别说,也不知是金芒太甚伤到了黑骷髅,还是小家伙的神威太重,死不要命的黑骷髅终于吐了口,不过并非无条件投降,而是强烈要求老廖不管到哪,必须给他带上那两颗飞来峰般的巨石。听语气颇有几分真诚,可这条件等闲人怕是没辙。

    还好老廖不是等闲人,只是老廖不明白这玩意有啥好处,值得傻大黑如此作态。还好鼻子底下一张嘴,不懂就问呗?老黑倒也没隐瞒,大大方方的说道:

    “这两颗死因池石是星陨时降下的圣石,若能得到强大生物的骨的血奠,便能释放出浓郁死气,血祭不断的话,不出一年便能筑血成池,筑成的血池便是地狱历代相传的至圣死因池。死因池对活血生物而言比煮成泥灵魂不死的血狱还要恐怖,可对所有不死生物而言,绝对是堪比神迹的存在。如果真能铸就死因池,我黑骑士沙维琪奇泡其中,不消十年便能成为地狱领主般恐怖得存在!”

    “哟,这么说来还真是个好东西,那怎么没人给拾掇回去啊!要说如此神器以人类的子,怎么地也不能留在这儿,难道是养贼自重?”自信满满的老廖根本不在乎黑骑士眼中爆闪的金芒,这玩意要真有他说的那么好,只要自己握在手中,还怕这傻大个能翻了天。这东西能力越强越好啊,说不定靠着这玩意还能拐骗不少不死生物呢,有竞争才能有进步,有进步才能有差距,有差距才能搞平衡嘛!这些话就不明说了,自个偷着乐就好。

    “尊敬的廖然大人您想好怎么办了么,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避开阳光!毕竟作为等同于七级武士存在的黑骑士还不能完全免疫阳光的惩罚!但在此之前我希望那您能告诉我,您打算怎么携带这么巨大圣石,毕竟这么大的空间水晶几乎不存于世!”黑骑士沙维奇眼瞅廖然自说自话的只顾研究圣石,完全不顾阳光对自己的伤害,本来还想绷绷架子谈谈条件,对着这么颗木头,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

    “呵,不存于世又不代表没有,不过老哥您看,既然您答应了我的条件,是不是该有点表示啊!”这么上赶着送宝贝的货一般人还真碰不上,难得人家孝顺,老廖也不好太伤人心,当下竹杖一点两块巨石便没了踪影,老廖唯一感觉有点儿美中不足的就是太素,一点儿声光效果都没,不说和黄巧灵团长的《宋城千古》舞美灯光相比,起码也得有晚的效果啊。

    有着正太的外表、老兵油子的狡诈的存在,岂是独处苔原的小骷髅能想象的。对于沙维奇玩的那些个子小把戏,老廖早就看在眼中,只是懒得出招而已,这不一个简单的以静制动就k.o完破,毕竟阳光下傻大黑上冒出的淡淡轻烟,就算近视五百度+的看不到,也该闻到空气中那股子焦臭味了,更何况老廖还一直摆着打马问路的架势骑着它呢。

    “呃……”原想蒙混过关的黑骑士沙维奇这下傻了眼,怎么也想不通眼前的菜鸟怎么会知道死灵施法者与不死生物签订契约的这一秘密,不过想不通归想不通,圣石人家已经收了,眼下还趴在地上扮死狗的黑骑士还真没办法拒绝!只是以五体投地的方式签订灵誓却是黑骑士无法轻易接受的,可惜人在胯下趴,不得不低头啊!

    “以至高无上的六翼堕天使、血狱与冥河共同之主的名起誓,职守誓约的黑骑士沙维奇在此与黑暗之友噩梦的使者廖然签订至高的黑暗契约,轻呼吾主廖然之名灵誓,您的意愿既是吾不朽之使命,您的目光既是吾前进之方向,您的声音既是吾至死不息之血律!最高贵存在啊,在您的名面前最卑微的存在黑骑士沙维奇请求您,以星陨的圣光见证着灵魂的誓言,在漫长的岁月之河中,永世监督这血律,在背叛发生的血月中,泯灭背叛者灵与魂的存在。”

    原本只是想诈点儿油水的老廖,怎么也没想到黑骑士沙维奇会来这么一手,完全对异世誓言系统毫无了解的老廖当场就差点翻脸,这种事能做手脚的地方太多了。可惜这会儿的老黑笼罩在一团血色之中,想来也知道必然是那所谓的六翼堕天使的圣光。对所谓的六翼堕天使路西法的事迹,老廖多少还有点儿印象,只是有些闹不懂这位主和旧世界的那位到底是不是同一个存在。

    “沙维奇,你说的血狱与冥河共同之主是不是路西法,我记得他老人家不是百分之百的地狱之主么?怎么又闹去冥河了!”老廖这话刚刚问出口,就见黑骑士漆黑的骷髅头瞬间雪白,诡异的违反物理常识的景吓得老廖一个哆嗦。这时候说什么都晚了,只见原本笼罩着黑骑士的血雾瞬间扩张,秒秒钟的功夫就将老廖、雨果与黑骑士罩在了一起。

    坏了!这是老廖最后一刻的念头!

    --------

    诸位看官若是有什么好意见随时欢迎发评讨论,嗯,要发泄不满的咱也欢迎,毕竟都是小青年,免不了偶尔心头不爽,咱理解。只是劳驾写的新奇一点、文雅一点,起码也得让咱有兴趣看啊。最后,劳您贵手来个收藏与推荐吧!都是厚道人,请容许咱先真心道声谢。

重要声明:小说《死灵狂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