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怀孕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尘城 书名:玉尘无影
    

    “润玉,你怎么了?怎么一个人晕倒在公园的草地上?”陈旭关心的问道。

    “我怎么会在这里?这是哪里?”我起来下要走。

    “这是医院里!”凌晨曦也走了过来,她的怀里抱着一个几个月小婴儿,粉嫩粉嫩的漂亮极了。

    “这是你们的孩子么?”我接过来抱在怀里,好小好可

    “是的,六个多月了。”陈旭望着我怀里的婴儿笑的合不住嘴。

    “叫什么名字呢?真可!”

    “陈笑笑!”陈旭把婴儿接过去,婴儿发出亲昵的“恩啊”声,似乎认识自己的爸爸一般。

    “真好!”

    “润玉,你知道么?”凌晨曦拉过我的手,仿佛有重大的事要宣布一般。

    “怎么了?”她从来没有在我的面前表现的如此的亲密过。

    “刚才医生为你做检查的时候,发现你怀孕了!”她和陈旭都是一脸的疑惑。

    “什么?”我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真的,润玉!”陈旭强调一遍,“我要求医生为你做了第二次检查,结果是一模一样的。”

    “是我舅舅的么?”凌晨曦果敢的问。

    “不,我不知道!”我蹲坐在病上,真是作孽啊,几年前我就曾经丢掉过一个生命,今天他又没有暗示的悄然而至,这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的煎熬我的心智,折磨我的体?

    “什么?孩子是谁的你都不知道么?”他俩同时张大了嘴巴。

    “你们别问了,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求求你们不要告诉任何,可以么?”我看看他们小婴儿,多么的幸福甜蜜的一家人!我这样一个肮脏虚伪的女人呆在这里简直就是大煞风景,为什么不离去呢?为什么要破坏这美好的一切呢?

    “润玉,你有什么事能不能说出来?让我们帮你想想办法,也许就能迎刃而解了呢!”陈旭看着我的眼睛里布满了心疼和歉疚。

    “不用了!这件事谁都解决不了!”我拿起自己的包包离开了医院。

    “润玉,润玉!”陈旭从后面撵了过来。

    “我说了,你们解决不了的!这是我的事,不用你们插手!”我不看他的表

    “润玉,我怎么能够不管?你是我的,”他忽的又改口道:“你是我曾经的朋友、恋人、人,现在你有困难了,你叫我如何安然的袖手旁观?告诉我孩子是谁的?”

    “你没有必要知道,这个孩子没有父亲!”我又开始向前走。

    “是不是他的?”陈旭紧跟几步问道。

    “不是!”我知道他口中的“他”指的是吴昊。

    “你刚才在梦里叫的还是他的名字。”他用失落的眼神看着我,“润玉,你的心里已经接受了他,上了他,是不是?”

    “你胡说什么呢?”

    “润玉,我能够准确的感觉到我没有胡说,你的心里早就有了他,甚至是早于我和你相识之前,只是你一直不愿意承认自己会上一个伤害过自己的男人。”他的嘴角上挂着些许酸酸的苦楚。

    “不,我的心里从来就没有过他,更没有过他!你就不要在这里生搬硬了!”我矢口否认。

    “那你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他可是一个生命啊!你没有权利阻止他的诞生。”陈旭看着我的肚子。

    “谁说我要阻止他的诞生了?再说了,孩子又不是你的,你管的着么?”

    “润玉,你还是那么的倔犟!没有父亲的孩子是一个没有完整的格基础的孩子!”

    “陈旭,我现在所发生一切都与你没有关系,你也不用把自己卷进来,你还是把你的精力用在照顾自己的妻子和孩子的上吧!”我从他的边走过去。

    “你回来!润玉,你要去哪里?”他紧走几步横在我的我前进的路上。

    “我也不知道,我表面看起来有很多地方可以去,我的家、爸爸的家、甚至是西区他的私人别墅。可这所有的场所都无法包容下这些年来我的无奈与悲伤。”

    “如果你还信任我,还拿我当朋友,你就让我帮你这一次可以么?告诉我孩子的父亲是谁?我来处理这件事!”他的声音一时竟变的颤抖起来。

    “还是算了吧!陈旭,你有你的家庭,我没有必要把这些与你无关的麻烦平添给一个完美幸福的家庭!”

    “你以为我现在的子过得很快乐,很幸福么?”他的表表现出当初我们分手时的凄楚。

    “怎么?”我怎么也想不到,一个刚刚新婚没多久、并且已经做了父亲的男人会说自己的生活过的不愉快,不幸福。

    “是的,选择晨曦并不是我的初衷,你知道我的心的,润玉,我只想让你明白,当初我对你的粗暴并非我的本意!”

    “还说这些有什么意义呢!陈旭,停止吧!没有用的,没有用的!”我一步一步的向后退。

    “为什么?”他激动的抓住我的双肩,“为什么你可以怀上别人的孩子,却不能接受我诚挚的道歉?”

    “我接受你的道歉又能怎么样啊?难道你要让一个没有完整格基础的孩子出现么?”我的泪水默默的流淌,真是造化弄人,苍天无眼!

    “陈旭!”凌晨曦抱着陈笑笑走了过来。

    “算了,你们回去吧!陈旭,照顾好晨曦和孩子,这是你不能推卸的责任和义务!”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他们。

    回到家里天已经全黑了,屋子里空的没有人影,我站在阳台上看着对面家家灯火通明,户户喜乐融融,而我这里凄凄惨惨戚戚,心里总觉的不是滋味儿。更让我矛盾不已的是,他那一夜的狂风骤雨又将冤孽深种,我该怎么面对这无法解开的衷?这个没有良心的恶魔!这个没有心肝的禽兽!每次都是把我仅存的快乐吞噬的一点不留,把我刚刚升起的希望敲诈的苍白干瘪。一次次的偶然相逢,一次次的不欢而散,这就是我和他之间即将枯萎的不堪孽缘!

    “咚咚,咚咚”。有人敲门

    “陈旭!”打开门我警觉的发现是他。“你一个人来的么?”我向他的后看看,没有凌晨曦和孩子的踪迹。

    “是的,润玉,是我一个人!”他进来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你有事么?”我站在旁边问道。

    “怎么?没事就不能来么?”他白净英俊的脸庞微微带着歉意。

    “也不是啦!”我坐了下来。

    “润玉,你不要总是用你一个人的肩膀去扛下所有人的错误,这样你会很累、很累的!”他望着我的脸。

    “你误会了,陈旭,我从来没有把所有人的错误来一人承担啊!”

    “为什么不告诉我孩子是谁的?为什么不让我为你分担一点忧愁和痛苦?”他挪过来坐到我的旁边,我可以清晰的听见他的呼吸。

    “陈旭,我已经说了很多遍了,这与你无关,与你无关!不要你管,我的心里有数!”我从他的边移开。

    “原谅我当初对你的粗暴!其实,”他也从沙发上起来,“润玉,虽然我的嘴上说的很难听,可我的心里从来就没有把你看成是那样的女人,在我这里你永远都是最纯洁,最美丽的!”他走到我的面前,轻轻的握住我的手放到唇边,他的鼻子呼吸出来的气息喷在我的手心。

    “你太过分了,陈旭,你不可以这样的!”我闪电一般的抽出我的手。

    “怎么了?”他的表有些不解的惊诧。

    “你已经结婚了,你还想怎么样啊?”我猛然哭了出来。

    “润玉,我知道你的心里很苦,很难过!你想要什么?你想到哪里去?我满足你!”他又一次抓住我的双手放在他的肩上,“别哭,润玉,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到你!”说完他把我的体紧紧的抱在怀里,多么熟悉而又陌生的气息,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在我的人生里增加了一段纯洁美好的回忆;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让我枯燥无味大学生活变的丰富多彩、饱满烂漫!

    “不!”我推开他,“陈旭,你走吧!我们以后再也不要见面了,我们各自有各自的生活,不可以这样丧失伦理道德的胡作非为!”

    “你变了,润玉!你的心里有了别人了!”他向后退几步,“他终于赢得了你的心!”

    “难道你还想继续占据着我的心么?陈旭,为什么男人都是如此的自私?你们已经不要的东西,为什么还要让它们为你们继续存在?你们不觉得这些要求对于那个东西而言是很残忍的事么?”

    “既然是要求它存在的东西,那么我肯定还是需要它的!润玉,告诉我,此刻你的心在哪里?”他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我的眼睛。

    “我的心只属于我自己,任何人都没有权利把它拿走!”我不再说话。

    “这辈子我只做错了一件事,就是曾经在你的面前大发雷霆,对于你的解释充耳不闻,结果错上加错,大错特错,导致生活给了我一个错误的人生!”

    “不要再说了!陈旭,没有用的,我们的故事已经画上句号,不管这个句号是完美还是丑陋,他终归是一种结束,不是么?我们就不要再强求什么了,时间会淡化一切的!”我木偶一般的匀速的吐露着每一个字。

    

重要声明:小说《玉尘无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