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他回来了(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尘城 书名:玉尘无影
    

    他对我已经完全的失去了信心,并且选择了他自己的生活方式,从我的生活中消失,根据我对他的了解,一个那么骄傲、那么霸道、那么强悍的男人!怎么可能会重蹈覆辙?我已经成为他生命的过去式,也曾经在心里、在梦里、在口里呼唤他的名字,也曾经痴痴的待坐在某一个地方做一些不切合实际的幻想。

    然而,正是这样一个让我欢喜让我忧伤的男人,给了我的人生不尽的悲欢离合。我不知道我的心里对他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更我不知道他的心里是不是已经将我连根拔除?

    整个下午我都在心烦意乱中度过,心里七上八下,好像一切都漂浮起来一样,没有一点点的真实感!那个改变我的人生的影不停的出现在我的面前,一次、两次……

    到了晚上八点,我还是不能理清我混乱的思绪,那个陌生的女人声音在我的脑海里回响:“怡阁”有人在等你,时间是今晚九点!那是一个有钱人出入的场所,像我这么一般的市民是没有资本经常出入的!

    八点半,我在我家的楼下坐上了出租车:

    “师傅,我去怡阁!大概多长时间?”

    “好的,二十分钟!”

    进入“怡阁”的大门,美丽大方的礼仪小姐微笑着:“欢迎光临!”

    我刚到来到一楼的服务台,马上有一位漂亮的服务生过来:

    “您好!请问,您是于润玉小姐么?”

    “是的!”

    “请您这边走!”她微笑着做出请的姿势。

    随着服务生来到三楼的一间偏厅:

    “于小姐,请您在这里等候!”说完她躬离开。

    我坐在偏厅的椅子上,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驶,腕上的手表时针已经指向了10点,始终不见有人过来,我焦急的犹如锅上的蚂蚁,从椅子上站起来,在这一个不算宽敞的地方走来踱去。究竟是谁这样的无聊把我骗到这里搞恶作剧?到底电话中的那个女人是何许人也?我真是笨:居然会相信一个陌生电话的信口开河;我真是傻:懵懵懂懂的坠入这不知是来自何方的恶搞的大网!在不知不觉中我走出了偏厅,这里走廊的装修毫不逊色于皇宫大酒店的包厢,龙飞凤舞的雕檐画壁,古色古香的雅间木门。

    徜徉在着富丽堂皇的走廊间,忽然听见从左首第一间的门缝里传出女人滴滴的笑语:

    “我一定会答应您的要求的,你给我的感觉真是爽快……呵呵……昊……好哦!”

    “真棒!哦,哦……”嗔声令我想转离开,可是当我转过还没来得及迈步,又听见一句:

    “吴昊,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真好……”后面的话我根本就没有听进去说的是什么,因为我的脑细胞在此时已经完全瘫痪,吴昊?真的是他么?他回来了么?

    一股莫名的勇气涌灌全,我毫不犹豫的推开了那道虚掩的门:一丝不乱的发型,没有一丝皱褶的衫,真的是他!只是,他的腿上正坐着一位风万种、衣冠不整的女人,这个女人不是别人,竟然是“浩如烟海”的老板娘,她正用她莲藕一般的雪臂,环抱着背对着门口方向的吴昊的脖子,不知道是听见了门的声音,还是偶然的抬头,透过她纷乱长发看着门口的我:

    “昊,这么多天不见,真的很想你啊!”她弱的躯软绵绵的靠在吴昊的怀里,妖艳的红唇仿似一张吃人的血盆大口。

    “晴晴……”吴昊的声音已经没有能力钻进我失去听力的大脑。

    虽然,我以前很清楚他本就是一个风流不羁的花花公子,可是从来没有亲耳听见,也没有亲眼看见过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调笑、传。所以,不曾想过,也不曾体会过她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时的我的感觉。然而就在此刻,我的心仿佛被揉裂成碎片一般,他真的是又开始了从前的游戏人生么?真是江山易改,本难移?不,我不相信这是真的!我的泪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唰唰的拍打着我衣服的每一寸布缕,模糊的泪眼中依然是两条交织在一起的亲昵影。

    我合上那黄金般亮眼的木质房门,用我的双手捂着将要发出声响的嘴唇,快速的跑出“怡阁”,抱着某种不切实际的幻想:“不!”我终于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尖叫,“不!我不相信!”我浑因失控而不停的抖动,潮水般的泪把他的喷湿一片。

    我在人群中穿梭,无视嘈杂无章的车辆,不管警示通行与否的红绿灯,癫狂了好久我慢慢的冷静下里,我感觉刚才的一幕就像一场梦,他已经有了别的女人,他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关心我,纵容我了,这漫漫长夜叫我如何挨过?这悠悠人生让我怎样熬完?

    由于刚才的痛不择路,我居然跑到了和我家的方向相反的东区大道天桥上,桥下各种车辆的轰鸣使我的耳朵瞬间失聪,那星星点点的车灯使我的眼睛急速失明,只觉得眼前一黑,我就失去了知觉。

    “滴滴。”是阿红,我接通了。

    “阿红。”我声未出泪先流。

    “怎么了?润玉!”

    “他又有人了,阿红,我好难受!”

    “你说谁啊?润玉,你是不是糊涂了?怎么说话这般没有逻辑?”

    “吴昊他又有人了,阿红,呜呜……”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绪,啜泣不止。

    “别哭了,润玉,你还说你不在乎他么?你还说你的心里没有他么?我正要告诉你,他今天去海城了,返程的机票是明天下午,你好好把握!”那边挂掉了。

    我什么也顾不上带,赤着脚从上爬起来就往机场的方向跑,我跑啊跑啊,终于到了机场,可是他和一个漂亮的女人在机场道别,他们紧紧的抱在一起是那么的甜美,那么的幸福!看着他们依依惜别的神,听着他们恋恋不舍的话语,我躲在机场的角落里咬紧嘴唇,暗泪涌流!

    “小姐,小姐!”耳边一声声温柔的、甜甜的呼唤。

    我睁开眼睛,挂着泪痕的脸庞正贴着一个温软舒适的白色枕头,边站着一位护士打扮的年轻女孩儿,她带笑的酒窝,纯洁的双眸,看起来是那么的亲切那么的可

    “你是?”我想想刚才在机场的景,原来是南柯一梦!

    “我是医院的护士,昨晚是方太太命人把我请过来照顾你的。”她用不解的眼神看着我。

    “哪个方太太?”

    

重要声明:小说《玉尘无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