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往事随风(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尘城 书名:玉尘无影
    

    真是奇怪!我接着又打了几遍,还是无人接听。不是说好的,有困难找他么?为什么不接电话?是不是沉浸在刚刚找到哥哥和姐姐的幸福中?亦或是又出现了什么令他方寸大乱的坏事……

    第二天,我因为忙着上班就没有再去思考昨晚电话的事,直到我晚上下班回家看到黄影珊,我才想起不能再拖延时间了,否则她以后的子很可能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感深渊。和影珊一起吃过晚餐,她去刷洗碗筷了,我拿出手机又一次拨通了吴昊的电话。

    这一次,电话终于接通了:

    “喂!是吴先生么?”我问道。

    “你打电话有事么?”我能从声音判断就是他。

    “是的,我要见你!”我愉快地说。

    “什么事?”他的声音没有一点他曾经有过的温度。

    “你在哪里?”

    “我在应酬!”他似乎完全失去了像过去那样对我的关心和在乎。

    “哦。”我失望的几乎泪水都要流出来了。

    “这样吧,润玉,等到八点半我去家里接你。”他忽然又转为无限的

    “好的。”我刚才的不快一扫而光。

    看看腕表离八点半还有一个半小时,明天是周末不用备课,我还有足够的时间去把自己打扮的漂亮一点,因为我是去拜托他为我办事,不能太失礼貌了,他不是总是说形象就是一切么?

    “润玉,你今晚是不是有约会?”影珊看见在梳妆台前忙乎的我问道。

    “也不算什么约会,就是去见一个朋友。”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在心里把吴昊当作自己的朋友的。

    “好的,润玉,待会儿我也要去姐姐家里一趟,去看看她和那个男人的事处理的怎么样了,真是叫人揪心!”

    “好的,你到那里可不要干柴遇烈火的。影珊,你要多劝她,凡事往好的一方面着想。”我拉住黄影珊的手,摸着这双洁白润滑的玉手真是舒服。

    “我明白,润玉,就你会体谅人、理解人!像你这么一个冰清玉洁的大美人,如果我是男人我也会喜欢你!她拿出衣服开始换衣服。

    八点的时候黄影珊离开了,我把凌乱的房间打理好,刚换上准备好的衣服电话响了。

    “我在你家楼下,你下来吧!”语气严肃至极。

    “好的。”我放下手机一刻也没有耽搁的向楼下走去。

    一丝不乱的发型,深邃而又忧郁的双眸,没有一点点皱褶的衫,他的外表看起来永远都是那么的清爽、干练。

    “你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他连看我都没有看我一眼。

    “你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我没有说黄影珊和岳阳的事而是直接发问。

    “我为什么要接你的电话?”他把目光移向我,空洞的眼睛竟然没有表

    “你,你怎么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对我?”习惯了他的和纵容的我感到出奇的诧异。

    “于润玉,”他走到我的面前用手握住我的肩膀,圆睁的怒目放出熠熠凶光,“我怎么对你了?你以为你是谁?我为什么要事事处处为你而存在?我为什么要时时刻刻被你呼来唤去、任意调遣?”

    “你不是说过:如果我有困难你会帮助我;如果我累了、想休息了,你会做我永远的休息室、避难所和疗养院么?难道你说过的话你都忘了么?”我望着他忧郁的眼睛轻轻地说道。

    “是么?你还会记得我说过的话么?于润玉,我以为你完全不记得我曾经是怎样对你的呢?虽然我曾经伤害过你,可是我也为了那个不道德的行为付出了代价。难道你感受不到么?你这样三番五次的视我无条件的付出为理所当然。今天,我告诉你:我也是一个人,我不是神,就是神他也有打盹儿的时候,面对你的毫无反应,我累了!我也累了,我也想休息了,你明白么?”他托起我的下巴,我看着他满是疲倦的脸无言以对。“你需要我的时候就像一只温顺的羊羔,不需要我的时候却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使我的生活一会儿像柔和温润的湖面,一会儿又似波涛翻滚的大海。于润玉,我知道你魅力不凡,刚刚走了陈旭又来了岳阳,接着是江山。”

    “什么?你是怎么知道江山的?”我感到无比的吃惊,这个男人真是可怕!

    “我怎么不能知道他?“浩如烟海”你知道么?”他拿出来一沓花花绿绿的照片。

    “是你做的么?”我翻看着昨晚我把江山从浩如烟海拖出来的照片,大声质问。

    “不是我!”他轻描淡写的一瞥。

    “我们什么事都没有的,你要相信我!”我用乞求的目光看着他。

    “我给你说,像你这样的容貌的女人我要多少有多少。”他用手指轻轻的划过我的脸,“你今天为什么化妆?是为了求我为你办事,是不是?你为什么乞求我,还是要我为你做事,是不是?”我感觉我的脸被他划得好痛。

    “不是的!”我又慌忙解释。

    “你不用说言不由衷的话,”他拿开手指,顺着我的手臂滑落到我的腰,“今天我不会无条件的再为你做任何事。”

    “是的,是我把自己看得太重要、太重要了,”我眼中的泪水缓缓的流出来,滑过面庞,“对不起,吴先生,是我没有自知之明,是我寡廉鲜耻!”我转过

    “你要走么?于润玉,你以为我还会像以前那样,疯子一般的满大街去寻找你么?正是因为这种我对你无条件的,才会致使你毫不吝啬的挥霍我对你的,毫无顾忌的践踏我对你的!”他走过来拉着我的胳膊。

    “你不是对我已经失去了兴趣么?你不是在赶我走么?你不是不再为我做任何的事了么?”我奋力挣扎着。

    “在你的意识里我仅仅是一个为你做任何事的走卒?一旦失去作用就残忍的抛却至九霄云外吗?”他蛮横的把我抱住。“你还是一个有血有、有感、有思想的人么?”他忧郁的眼神中是叫我无法理解的试探和不安。

    “你,你要做什么?”我努力向后撤离我的体。

    “我要你跟我走!”他稍微一用力,我的体就被腾空抱起。

    

重要声明:小说《玉尘无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