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关可 书名:连云扣
    下午翊宸醒了,我便一直陪着他,晚膳之后建文帝来了,还带着太医,又给翊宸诊了一次脉,说已经无碍了,只要好好调养就是。(.dukankan.Com百度搜索读看看)建文帝很高兴,赏赐了太医,还叮嘱了翊宸好多,说话的样子很是慈,翊宸也显得很乖巧,拉着他的父皇说这说那,眼里充满着喜悦。我看着他心里也很替他高兴。

    父子两人说着家常,建文帝便问起他曾读过些什么书,待听到翊宸的回答,建文帝很是高兴,想了想,便让他作首诗来听听。翊宸看了我一眼,张口念到:

    “离离原上草,

    一岁一枯荣。

    野火烧不尽,

    风吹又生。”

    建文帝听了,半晌没言语,过了一会才问道:“这首诗是宸儿自己作的?”

    “父皇,是宸儿自己作的。今年天宸儿看见去年我们烧过的野草又长了起来,还长得更加繁茂,心里很是佩服小草的坚韧和顽强,便作了这首诗来自勉,父皇,宸儿作的不好吗?”

    “好!好!太好了!哈哈哈,朕的宸儿小小年纪便能有这样的心和才气,真是令朕没有想到啊!真要好好赏你!”建文帝高兴地说。(读看看小说网)

    “父皇,宸儿不要赏,宸儿想父皇多陪陪宸儿!”翊宸扑进他父亲的怀里,撒似地说。却在建文帝不经意的时候回头,眼中闪过一丝算计的光芒。

    送走了建文帝,我和小祥子抱琴便伺候他准备就寝,翊宸看着我们忙碌,突然说道:“安心,你把被子搬来陪我睡吧,我一个人害怕。”说话的神,倒真像个会怕黑的小孩子,要不是我对他够了解,也要被他骗过了。我瞪了他一眼,却不好说什么,只好抱来被子放在他的上铺好。

    等众人关好门出去,我才转过看着他说道:“别装了,人都走了。”

    翊宸坐在上,低着头有些担心地看着我说道:“安心你别生我的起好不好?”

    “翊宸,你知道你的行为叫什么吗?那叫剽窃!而且你还对你的父亲撒了谎!”

    “安心你别急,我知道我不该拿你的诗去讨好父皇——”“都告诉过你了,那不是我作的诗!”我是 真的有些生气,声音也大了起来。

    “好好好,不是你作的。”翊宸急忙说道。他坐起来,半跪在上,伸手拉住我,将头抵住我的肩膀,脸埋在我怀里低低地说道:“安心,求求你别生气,听我说好不好?”

    看着这样的翊宸,我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气也顿时消了大半,便抿着嘴看着他等着他给我解释。

    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始终没有说,最后只是对我苦笑了一下说道:“也没什么好解释的,这次的确是我做错了。你教过我做人要诚实,可我却——,以后不会了,你不喜欢的事我都不会再做了,只求你别生气,也别不理我好不好?”

    我愣愣地看着他,听着他对我说的话,心中五味陈杂。翊宸这么做,我不是不明白他的用意,一个没有背景,无权无势的皇子,要想在这皇宫里求得一席之地,唯一的办法就是得到他父皇的宠。皇宫本就是一个充满了谎言和欺骗的地方,我又怎能要求他永远洁自好,独善其,这与其说是对他好,倒不如说是在害他,把一只纯洁的绵羊推入狼群中,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后果。罢了罢了,‘在其位,谋其事’,他只是想最大限度地为自己争取机会,我又有什么立场去指责他?

    我拉着他坐下,为他整理了一下微乱的发髻,怜地看着他笑着说道:“好了,我不生气了,天晚了,睡吧。”

    他有些怔忡地问到:“你,你就这么原谅我了?”

    “可不就这么原谅你了么,不然你还想怎样?”我好笑地说,遂顿了顿,又说道:“其实今天的事你并没有做错,倒是我,凡事想得都太简单了。”

    翊宸看了我一眼又飞快地低下头去,眼中恍似有泪光闪动。“谢谢你能懂,安心。”他说道,声音闷闷的。我急忙打了个哈欠,说道:“你要真想谢我,就赶紧闭嘴睡吧,这一天,可困死我了。”说罢翻向里睡去,不再理他,不一会儿便进入了梦乡。

    ………………………………………………………

    李翊宸看着边熟睡的女孩子,唇边漾起一抹满足的微笑。“有你在真好,安心。”他总是喜欢这样对她说。

    原以为她的聪明仅限于她的学识,却不懂得人心险恶,谋算计,原来,她不是不懂,只是不愿懂。

    她就像照进他生命的一缕阳光,只有有她的地方,他才会觉得温暖和安全。“安心,从今以后,没有人可以再欺负你了,相信我,我一定会保护你的!”男孩拉着女孩的手,对着睡梦中的她郑重的许下誓言,然后偎依在她的旁,沉沉睡去。

重要声明:小说《连云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