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关可 书名:连云扣
    盛京的深秋已经有了冬天的感觉,风吹在脸上居然是凌厉的冷,延喜宫后墙上的桂花树被吹得瑟瑟作响,我站在院子里,看着这被分割成四方的天空和昏黄的斜阳不担心起来,在大兴朝的第一个冬天恐怕是要难熬了。(读看看小说网)

    来到这里已经四个多月了,由最初的疑惑、恐惧、到适应习惯,在这个陌生的时空里,我已经开始了我的第二次生命的历程。虽然不是我想要的,但上天既然已经安排让我重获一次新生--“那就好好活吧!”我对自己笑着说。

    我叫叶秋,27岁,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大型制药企业供职,从事药品开发实验工作,家庭条件小康,父慈母,还有一个妹妹,是收养的孤儿,现在还在上初中。一年前我也只是一个平凡幸福的女孩,有一个温馨的家,一份喜欢的工作,和一个暗恋了好久刚刚开始交往的男友。

    在我以为我会以这样一直幸福下去的时候,一张医院的检验单化为命运之手阻止了我的美梦-----脑瘤,一颗核桃大小的瘤子以摧枯拉朽的方式迅速地燃烧了我的生命,而人在得知我的病后冷淡疏离的态度更是令我丧失了求生的意志。(请记住读看看小说网的网址.Dukankan.com)只是,到了最后,对人生的绝望全都化为万般的不舍,看着为我奔波劳而两鬓染霜的的父母,突然间长大懂事了的妹妹,只觉得能够再多陪他们一天也好,可是却再也不能够了。

    记得当年父母要收养妹妹时问我的意见,我戏说好啊,要是我不在了可以替我照顾他们,当时母亲狠狠地瞪了我几眼,说我胡说八道。没想到,若干年后,一语成谶。

    做为一个被马列主义教育了二十多年的无神论者,当我再次睁开眼后看到的一切,无疑是震撼的。我没有死,或者说是我的意识体还存在,但它不在我原来的体里,而是依附在了一个叫做小秋的十一岁女孩上。是的,也有一个秋字,甚至生都在同一天,也许这就是冥冥之中的天意。我第一次相信了世上也许真有阳轮回,而且不管害怕也好,无奈也罢,那个叫小秋的女孩子怕是早已离开这具躯体超生去了,而我却要代替她在这个时代活下去。

    刚醒来的那几天,由于体太虚弱,一直迷迷糊糊地躺着,但是也把所处的环境了解了个大概。这应该是一个和我们平行存在的时空,气候,出产,语言,文字大致像我国古代的唐宋时期,虽有些差异,但大都一样。而我所在的国家叫做大兴,建国二百余年,地处中原,幅员辽阔,国势强盛,贸易繁荣。西有金,北有燕,东有幽和冀,南面靠海,原有一些小国,一百多年来已陆陆续续被大兴所收服了。

    虽然处在这样的一个太平盛世里,不过,我自己的处境却不容乐观。蔺小秋,本是边城细阳一个小小都尉的女儿,刚刚满十一岁,上面还有一个大她三岁的姐姐,蔺小梅,家境殷实,简单平凡。却不料祸从天降,建安十七年,一次小型的边界冲突中,她们的父亲带兵出击,遭遇埋伏,全军覆没。父亲虽然侥幸得以逃脱,却因为为人耿直,不懂得逢迎疏通,加上同僚排挤,竟被扣上了个通敌的罪名,获罪被斩。而一应家眷皆被典卖为官奴。母亲遭此巨变,不久便撒手人寰,亲戚朋友更是避之不及,只留下两个孤女颠沛流离。四个多月前被辗转卖到了易州,不料小秋忽染恶疾,又无钱医治,只有躺在柴铺上等死。而我,就是在这个时候代替了她。

    想想真是可悲,记得以前看过几部穿越小说,人家睁开眼不是公主也是小姐,而我却要拖着病弱的子等待被人牙一次一次的典卖。

    睁开眼后第一个看见的人便是我这个体的姐姐-----蔺小梅。小梅很漂亮,也很温柔,虽然我们这些同屋的女孩子都穿着破衣烂衫,但小梅依然努力的把自己和我收拾的干净一些。而她也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对我好的人,生病的时候不分昼夜的照顾,醒来以后抱着我的喜极而泣,都让我无法开口对她说出我并不是她妹妹的话。罢了,即便是说了,她也一定以为我是疯了吧。

    可我并没有和小梅在一起太久,病好以后没几天,一天下午,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老女人带走了她,她把我们那个可怜的小包袱里所有的东西都留给了我,又匆匆塞给我半块糖糕,她用她那双漂亮的杏眼看着我,仿佛要把我印在脑子里一般。

    “活下去!小秋!替姐姐,还有爹娘,好好地活下去!”

    我不顾一切的扑上去,想要阻止那个要带她走的人,却迎来看守的一顿老拳,混沌之中,只听那个满脸邪的人牙不屑的说:“你姐姐求了我几晚,还答应将来在醉香楼接了客人分了花红给我,我才把你介绍给邻县的安大老爷的,你可别枉费了你姐姐的一番功夫!”

重要声明:小说《连云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