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一切都结束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青涩鸢萝 书名:誘-欢
    思绪飘忽不定的游,果果眼前生生不息的大海变成一片密林,绿色的藤蔓盘根错节相互缠绕,遮住了晴朗的天际,直至最后一丝缝隙也被吞噬。在巨大的黑暗中,唯独两道墨绿色的瞳孔依然鸷地发出冷寒的光芒。

    “思念间很可怕的东西,她可以让一个人孤独的徘徊在这世上!”秦慕枫双臂忽地收紧她纤细的子,就像要将她揉进自己的血液,他鸷的双眸在攫住她小脸儿的瞬间碎成粉末,她想挣扎,想呼救,却被他一下子掐住喉咙,耳边是他变得狰狞地斥吼:“为什么?我只是用生命去着一个女人,我可以为了她放弃神之位,甘愿守护她千年万年!宙斯,你告诉我,我究竟错在哪里?哪里?”

    她伸出指尖想要抓住可以攀附的藤蔓,却发现手中只捏紧一枝绿色的枝叶。

    秦慕枫那抹被黑暗吞噬的子倾向她就要跌落下去的影痛苦的嘶吼,金色的长发如藤蔓般纠缠、恣意生长着……

    “因为你从来都不曾聆听过她的内心!”一道冰冷的声音如影随至,她陡然一个机灵,猛然睁开眼眸,再次看到的是深深地、长长的走廊!

    “爸爸!”可怕的梦魇一直就这样活在她童年的记忆里,她满冷汗的搂着自己的小子,粉色的小睡裙下那个**着的小脚踩在地板上沉闷地就像是她的心跳。

    每次她作恶梦,爸爸都会用他扎痛她皮肤的胡茬下巴亲吻着她的小脸蛋。

    哼唱着那一遍遍跑了好远好远的歌谣:

    “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虫儿飞,虫儿飞中,你在思念谁。

    天上的星星流泪,地上的玫瑰枯萎,冷风吹,冷风吹,只要有你陪。

    虫儿飞,花儿睡,一双又一对,才美不怕天黑。只怕心碎,不管累不累,也不管东南西北。”

    妈妈自从生下她便一直患有严重的产后忧郁,加上她体弱多病,每天晚上,都是爸爸陪她入眠,然后当她恶梦惊醒时,他都会准时出现在她房间把她抱在怀中。

    可是,今天的爸爸哪儿去了?果果又做恶梦了,好想爸爸抱抱!

    “在哪?在哪?她的爸爸?”回应她的始终是一扇扇空的房间。

    直到,她看着那间唯一传出声响的房门口,曾经爸爸妈妈还有她一起住过的房间,只是……她顿住小脚,黑柔的长发掩住苍白的小脸儿,她不懂,为什么那个房间里为何会传来急促的喘息声,还有那哼唧哼唧分不清是什么撞击的声响!

    “呃!”一声粗重的低吟和喘息声划过钉在门外一动不动地雪儿的耳际。

    爸爸!在小手推开那扇门的瞬间,倏然瞪大了眼眸!

    “苍羽,快!快一点儿!呃!啊!—”**放浪的声音霎时间溢了出来。

    她白嫩的指尖停顿在门扉上瑟缩着紧紧攥着。

    里面的竟然不是妈妈,透过那扇门缝依稀躺在爸爸下的女人,竟然是一个陌生的女人。

    她不明白,为什么原本属于妈妈的房间为何有一个陌生女人,竟然还缠着爸爸。

    那是属于妈妈的地方,那是属于妈妈的爸爸,他的爸爸竟然在她做恶梦需要安慰的时候在这里与陌生女人在一起。

    她不明白眼前意味着什么,但是她深刻地知道,那个女人占据了本该属于妈妈的位置。

    她愤然地冲进门,奔向纠缠在一起的爸爸和那个女人。

    “坏女人,你干嘛跑到我妈妈的上,你滚!”

    蓝苍羽沉浸在预中根本没有意识到门口已经站了一个小小的人影。

    等她站定在他边,恶狠狠地怒视着他下的女人时,他才恍然惊醒,看向下**着羞涩地钻进他怀中的女人。

    他扯起被子包裹住了两具汗淋漓的体。

    敛起眉,沉着嗓音:“果果,你怎么不敲门就闯进爸爸的房间,出去!”。

    “爸爸?”她惊讶地看着愤怒着赶她走的爸爸!

    他怀中的女人闻言吓得花容失色,比让孩子捉更加不堪地躲进他怀中哭哭啼啼地没完没了。

    他手臂不自觉地环向了她颤抖的体,又瞪向了一直站着不动的女儿。“果果,听话,出去!”

    爸爸!她瞪大的眼睛里载满了委屈的泪水。

    她最的爸爸竟然为了一个陌生女人瞪她:“爸爸,我做恶梦了!抱抱!”她抽泣着伸出小手想要扯住爸爸的手!

    “出去!”蓝苍羽恼怒地拨开她的小手,她一个不稳摔倒在地方,胳膊磕在了门上,划出了一道血红的伤口。

    那不是伤口,是爸爸在她幼小心灵上刻下的永远也无法抹去的印迹!

    时刻提醒自己,不要相信任何人,哪怕是你最的人,在利益与惑面前,依然可以置亲与不顾!

    “爸爸!我讨厌你!”她小手抵住潮湿的眼睛,扑朔朔地滚落着晶莹的泪,转跑出了爸爸的房间。

    听到的最后一个声音,竟是爸爸说:“没事了!别怕!”

    而那一声,不是对别人,正是对他怀中的女人。

    “爸爸!我讨厌你!讨厌你!讨厌你!……”她一遍遍地重复着,躲在被子里偷偷地哭,可不知道何时,一只温柔的手掌轻轻柔柔地将她的小手握在手中,那种温度就像是可以渗透入灵魂,驱散了滞留在心中最不堪的记忆!

    “果果!果果!醒来了!……”秦慕枫穿着米色睡衣的子倾向她,在她耳边轻声昵喃:“一切都结束了!”

    墨绿色的古老藤蔓指环发出炫目的光芒,染亮了她潮湿的小脸儿……

    ------题外话------

    这个文悬念好多,大家一定要有耐心看下去啊!否则鸢萝真没动力再写下去这个文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誘-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