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他可能快要死掉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青涩鸢萝 书名:誘-欢
    “这就是我为什么带走你的原因,你的眼睛里闪现了预望,那正是猎人最想看到的!”

    在秦慕枫面有,苏喻果就像是透明的,被他层层剥开内心。

    苏喻果嘴角带着浅笑,扭头背对着他又重新染成墨绿的双瞳,乔卓灏和他的对话,她听的清清楚楚,或许他们不了解,难道蓝苍羽不了解么?苏喻果只属于自己,从不属于任何人!

    “那真是让秦董费心了,麻烦您也转告那个乔总,苏喻果虽然不是什么大家闺秀,但也不是任人玩弄的线偶,如果他喜欢,尽管扯着那根线头好了,假如他足够有耐地享受这个孤独的过程!”语毕,她揣着小手,慢慢地走开。

    秦慕枫看到她坚定倔强的背影,口隐隐地泛疼,他不由地捂住口,低沉的昵喃:“诺,你今天太失控了,你忘记了自己的魔咒了么?”他只是应了他可以继续存在,但不要意支配他!

    寒风卷起线碎的雪花舞乱了他衣襟,忽地又恢复平静,这时林城走过来报告:“先生,独孤少爷打来电话说是麦小姐服了大量的安眠药生命垂危!”

    秦慕枫闻言只是轻轻哼了一声,没有过度的反应,稳妥地坐到车子上后,看了一眼苏喻果离开的方向,不答反问:“龙锦泽还在英国?”

    “是的!域世界最近很安静,唐烨专汪于他的GAY绯闻,司徒睿享受他环游世界的乐趣,而龙锦泽则一直在域世界的总部养伤!”

    “养伤?”以龙锦泽的份和地位,能够伤及到他需要在总部养伤,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是夜环所伤!我已经和她承系上了,不过……”

    秦慕枫看着车窗上蓝色江面的眸子深沉下去“接着说!”

    “夜环因为事败露,份被揭穿,现在被扣在夜世界的总部!”林城低下脑袋,双目微湿地看着手动档,秦慕枫伸出手轻轻拍着他的肩膀“放心,龙锦泽不会为难她的!”

    林城这才卸下僵硬的伪装,颤抖着男人的肩膀低声回道:“夜环她太刚愎自用,这次是她自作主张,不怪被擒,不过先生放心,就是死她也不会出卖先生的!”林家兄妹对秦慕枫自是有着一股子的忠诚,如若不是昨晚看到站在窗口任雪粘湿面颊的秦慕枫,暗生愫的林夜环也不会唐突的而走险。

    只是如此一来,与域世界的正面交锋在所难免,其实他今天自踏进蓝家大门开始,两个世界的对立和争斗就已经剑在弦上。

    “林城!夜环的事交给我!约龙锦泽!”

    林城激动地不知所措“先生……您要不要先去看看麦小姐?”当他看到后视镜里的秦慕枫,蓦然变得暗的面孔,顿又惊觉地说道:“林城不该多嘴,请先生责罚”。

    这时,肩膀上覆上一支大手,银色的探险者劳力士在阳光下折钻石般璀璨地光:“走吧!”

    ……

    “只怪我们得那么汹涌,得那么深,于是梦醒了、搁浅了、沉默了、挥手了,却回不了,如果当初在交会时能忍住,激动的灵,也许今夜我不会让自己在思念,沉沦……”

    “果果!呜……”电话一接通,罗碧瑶哽咽地叫了一声便哭起来。

    苏喻果蹙着眉,通常不喝酒的罗碧瑶是从来不会哭的,这会儿哭得还真叫人疼,她刚想说什么,就听那面传来一声微弱的轻唤:“碧瑶,我没事!”

    “碧瑶?谁……出什么事了?”虽然声音极弱,但她听得出是罗司言,猛然思绪回到昨晚包房里的一幕,他握紧威士忌酒杯的大手上布满了红色的小疙瘩,最后晕过去的模样。

    “呜呜呜……我哥不让我和你说,你快过来看看他吧,他可能快要死掉了,我听到他晕沉沉地喊着你的名子,你就过来看他一眼吧!呜……”罗碧瑶有些口不择言,也不知道自己都说了些什么,只是看着满布满红疹还呼吸困难的罗司言,就吓得语无伦次。

    “别急,你哥现在在什么地方?”站起,她便朝公园门口奔去。

    “果果!你快看看他吧!”苏喻果一进门还未站稳,便被碧瑶拖进房间,罗司言只穿了一件白色的睡衣,露在外面的口已经布满红色的疹子,而且已经红肿,剧烈起伏的口显示丰他此时呼吸极度困难,看到果果站在边,他努力眼开双眸,露出温柔的笑容,想张口说些什么,却觉得喉咙里要塞了厚厚的棉花,发不出任何声响。

    “碧瑶,你给他吃了什么药?”果果突然觉得罗司言状况有些不对劲儿,小手拨开他口,他**的上果然都和露在外面的皮肤一样,红肿地发烫,而且他肢体开始有些不正常的抽搐!

    “我!我!我没给他吃什么啊,不对……我给他吃了抗过敏药!”罗碧瑶将头的药拿给苏喻果。“我还是按照说明给他吃的,每次3粒!”

    3粒?果果白了急得直跳脚的罗碧瑶,她这哪是照顾病人,一天最多不超过3粒分三次服用的好不好!

    “他从小就有过敏症状,特别是对威士忌过敏!……你不要命了你,明知道自己什么毛病还要喝,你要死也飞回美国去,不要让我看到!”

    果果指尖一颤,冷艳的双瞳攫住了罗司言微侧过去的脸,心里已经明白地小手覆上他的额头:“碧瑶!打120!”

    “哦!好的!”碧瑶紧张地连握在手心的手机都忘记了,跑到客厅开始拨电话。

    果果看了一眼痛苦的罗司言,小手收紧又松开,从边拾起衣服,果断地脱了他上的睡衣,帮他穿好衣服,罗司言一直用惺红的双眸凝视着她冰艳的小脸儿在看到他上红疹时的微小变化,俏俏的鼻尖一皱一皱的,当她的指尖活跃在他口认真地系着扣子时,他一双大手吃力地抬起,握紧她小手:“果果……”

    ------题外话------

    留言木有,不带这样纸吧!呜呜呜……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誘-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