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征服的预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青涩鸢萝 书名:誘-欢
    秦慕之像足了狗皮膏药,将她死拖硬拽地拉进里面的一个小包房。

    秦慕枫眼光稍稍地扫过苏喻果的小脸儿,她只是微垂着眸,嘴角衔一丝若有似无的笑容,他觉得这笑容很熟悉,而那却不是水水的,水水只会在他怀里温温柔柔地细声细语,啃啃他的胡茬听着他的心跳。

    可,就是这个笑容,远比她和水水容貌极其相似更让他震憾!

    那是用于掩示受伤的笑容,着伤口给自己疗伤的笑容。

    很像他,或者说,那根本就是他!

    他像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给自己一个替她处理那些扰她男人们的理由。

    麦麦看着他眼中的波澜不惊,掠起一丝欣赏和动容,子一软,独孤若斯及时的接住她,轻轻揩去她腮边的泪水:“麦麦!你还要执着么?不属于你的就算你得到了又有什么用啊?”

    “可是……我就是他!从我十六岁那年开始,就发誓要嫁给他!为了他我什么都可以不要,我甚至可以为他去死!”她看向依然冷峻的秦慕枫,哪怕一个小小的眼神也好,让她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可是……

    “我从来没有过你!”秦慕枫斩钉截铁地看向她期待的双瞳。

    “呵……那我就证明给你看!”她就不信,他会亲眼看着她去死……

    “麦麦!”独孤若斯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秦慕枫便追了出去。

    只留下罗司言一个人静静地掩起眼中的落寞,为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但……他看了一眼轻轻挣脱秦慕枫怀中的苏喻果,一口饮尽可以让他三天下不了的烈酒。

    “秦董!戏该落幕了,莫不成你和独孤若斯一样,太入戏了吧!”她恢复拒人与千里之外的疏离,如果不是那个女人突然掐住她的脖子,她也不会陪他一起来演,她不会做让自己吃亏的事,当然,她也不会因为被欺负而亲手做那些让人嗤笑的粗鲁行径,只需她不作声,让秦慕枫自由发挥即可。

    秦慕枫微退一步,坐在通体褐红色的沙发上,那如极品红酒的视觉效果,就像是他的陪衬,只因他微微扯开薄唇,便如彼岸绽放,妖娆而迷炫。

    “苏小姐,我们谈笔交易如何?”他直奔主题,对面的罗司言却闻声一震,手中的洒杯差点滑落。

    秦慕枫只是轻轻一笑,将他的举止一览无余:“你需要一个强大的理由,而我恰巧可以满足你!”他墨色的双瞳闪烁着酒液及灯光的五彩斑澜,微抬手,那盛着酒液的酒杯在空中与她目光交汇,却又无意间朝罗司言轻轻抿唇。

    苏喻果抬眼看向罗司言,他正好也握紧了酒杯,脸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他的手背青筋凸起,如沾满沙粒般爬满了红色的小疙瘩。

    而他的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像是有一只手掐住了他的喉管喘不上气。

    秦慕枫……罗司言眼神有些唤散地看着他缓缓入喉的酒液,思绪如飞地倒回初见苏喻果的那一瞬间。

    一只小手从他手中拿过标子,轻轻摇晃了一下那琥珀色液体:“秦董,苏喻果只是一个凡人,无需强大,也没有预望去强大!交易比较适合你们商人,并不适合我,我只是一个堕落在活色生香的一个小小舞娘!”她看向罗司言:“游戏、交易我不想,也玩不起!”

    罗司言眼睛一阖,整个人倒向一旁……

    ……

    清洗完自己的乔卓灏坐在黑色真皮沙发上,微抬首看着大屏幕上陆续离开“宠”包房的男男女女,嘴角一直勾着清浅的笑容。

    “乔先生,如您所料,活色生香现在易主秦慕枫私人所有”

    “那你觉得,秦慕枫愿意扛下活色生香五百万巨额债务的原因是什么呢?”他接过雪衣递上的刚沏好的龙井茶,景德镇青花瓷杯的透明釉色衬得瓷胎上图案纹饰犹为精美。

    雪衣不敢造次地俯低体,为他添满香茶,薄凉的笑意埋在眼底:“雪衣只是觉得,那女孩儿的手指很漂亮,家师曾经说过,如想泡得一手好茶,必须要长一双灵巧的双手!”抬眼,她看向屏幕中女孩无意间掠起长发的小手。

    乔卓灏轻轻放下茶杯,起走到大屏幕前,目光从那冷艳的眸光移到三分钟后才走出包房大门的秦慕枫上。

    许是略有感知的,他微侧眸,透过鹰眼似乎看向乔卓灏的眼眸,左手捊开右腕,探险者专属劳力士清晰的显示是午夜零辰!

    电话突然响起,乔卓辰看着号码微微勾唇,迎上屏幕中倚靠门边与他对视的男子。

    “我可以给你答案!”他不习惯拐弯抹角,如果注定要用战争来解决,他会选择正面来进行针锋相对。

    乔卓灏负手而立,嗤然一笑:“你有把握她可以接受你的邀请?或者你有把握夺走握在我手中的棋子?”

    “呵……今天下午我给若斯讲了一个关于咖啡的故事,可是我觉得你更适合听茶的故事!不过,他们倒是都有一个共通的思想——五彩斑澜的迹!”文化的一种象征,却让人类演变成了一种生活的奢侈品。

    这种奢侈品不是有多么昂贵,却可以支配一个人的思想,或者成为一种意预支配他人的借口!

    “乔卓灏,你在黑暗里隐藏得太久了,你现在所表现出来的都是征服者的预望!你的预望越强烈,你的心会越膨胀,那种支配你的迹就会愈发的成为让你不惜伤害她,满足自己预望的借口!最后,就会像气泡吹到一定的程度……砰……一声破碎!”

    乔卓灏有一瞬间的怔住,鸷的瞳孔紧紧攫住他蓦然阖起的双眸,骇人的戾气使空气骤然降至冰点。

    “你在生气?你的呼吸在告诉我,你被你的迹侵噬到心骨了!”

    “秦慕枫!”一声轻笑溢出,掩藏的骇霎时散开:“你知道我刚才在她上闻到了什么?……预望!是预望!秦慕枫,你不正是也在利用她的预望想要将她占为己有么?我从不知道冒险的商业成功人士秦董,也会是一个懂得用预望来作交易的男人!”

    电话陷入冗长的沉寂,两个人透着某个介质相视而立!最后均微微笑开,不再言语……

    ------题外话------

    此文比较腹黑啊,希望大家会喜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誘-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