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初入宫廷

    但我和紫琪却是更有千秋,我活泼开朗,又被家人宠着长大的,难免有些刁蛮任,紫琪却格温和,不善言谈。(.dukAnkan.com读看看小说网更新我们速度第一)我自幼学习诗词歌赋,对于骑这些满人擅长的东西更是不在话下。可红姨说女子无才便是德,所以紫琪和紫玉对于诗词歌赋这些东西是一概不通的。倒是紫琪的琴弹的非常的好,怎么说红姨也算是歌舞世家,紫琪的舞姿也是很曼妙的。不过阿玛说我的舞姿更大气,而紫琪跳的舞多了一分柔美,也多了一分妖媚。而论起琴声,可以说紫琪的琴声是精神与音乐的融合,而姐姐弹的琴也是全心的投入的,而我只是想法子让声音更好听而已,外人自是听不出来,可真正的高手却是一听就明白。

    平在家中阿玛最疼的就是我,而我又是正福晋所生,地位自是不必说,宇轩是家里唯一正式一些的儿子,大家也是像个小祖宗一样供着,尤其是祖母,特别喜欢宇轩。(.dukAnkan.COM读看看小说网请记住我)而家中的另外几个姐妹,姐姐紫英自是不必说,她应该算是家中过的最不高兴的一个了;至于紫琪,虽然话不多,但阿玛和祖母还是很喜欢她的;紫嫣自幼体不是很好,文文弱弱的,虽经常被大家遗忘,但三姨和额娘对她是特别关照的。最小的紫玉格却和红姨还有紫琪一点也不像。可能是因为紫玉平时和宇轩耍的好,竟是有些男孩子格的。可红姨那些个鬼心眼子,她倒是照单全收,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紫琪没学会的倒是全被她学了去。三姨和额娘虽是不喜欢这个小丫头,但宇轩和她走的近三姨和额娘也没阻拦。她们知道如果让他风平浪静的过了这些年,以后入朝为官肯定是荆棘满天,就由着他随紫玉学了些。

    当然额娘也是怕我和她一样,被宠大了,却不知人心险恶,所以平耳提面命的自是不少。而我平虽刁蛮却也不忘做事谨慎小心。

    这些子因为马上要进宫便和三姨学起了那些女孩子家该学的东西,对于厨房的那些事还好,可这端茶递水还真不容易,如果真的像那些个丫鬟似的每伺候人非给我累个半死不可。

    在家怎么样也还是清闲,每天陪陪额娘倒也过的自在,可转眼间就到了要进宫的时候了,家里人倒是没少帮我准备,各种金银珠宝,还要方便携带的,弄了一大堆。大家伙像是送待嫁的姑娘似的给我送到了选秀的地方。阿玛、额娘却是处处打点,宁愿多花些冤枉钱也不想让我受到半点委屈。选秀的子倒也过的清闲,每不是学学规矩,就是与那些待选的秀女聊聊天,倒也认识了几个好姐妹。

    比如我隔壁的静凌,那拉氏静凌,今天16岁,是个知州的女儿,我叫她凌姐,虽不算漂亮,但却高高瘦瘦的,很大气。她有着我们满人女子特有的豪爽,在家中也是个大小姐,我倒是喜欢她不矫揉造作的样子,就是人太实惠了,也没什么坏心眼子。

    还有一个可的小女孩,14岁,赫舍里氏沅琦,沅琦的阿玛是个巡抚,沅琦长了一张娃娃脸,皮肤也是像婴儿一样又嫩又白,平时不太说话,但却是极会照顾人的,大家都很喜欢她。

    张华馨,是个汉人女子,今年15岁,父亲是管领,是汉军八旗的,原本是江南水乡出来的,长的极清秀,鹅蛋脸,杏眼,樱桃小嘴,说话声音也滴滴的。一开始总感觉她有点故作柔弱,可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毕竟她就是这种子的,反而感觉这个汉人女子与我更加投缘一些。毕竟她也出书香门第,琴棋书画自是不必说,诗词歌赋也是很在行的,平里经常一起读个书弹个琴什么的,她的字写的是极好的,可我就只有看的份了。

    当然也有些个自恃过高的,看我出不低,又长的漂亮,便处处与我为难,李云霞就是一个。她姨娘便是那宫中的齐妃,在宫中的地位也是不低的,仅此于皇后和敦肃皇贵妃年氏。她也仗着自己有靠山,整趾高气昂。

重要声明:小说《刁蛮才女入宫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