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丢失的银两

    额娘不心生一计,红姨晚上回来的时候三姨故意和额娘正坐在凉亭中,三姨小声说道,“听说最近有一批官银被抢匪给劫了,昨天去银号取的银两也没仔细看,拿回来才发现是官银,吓得我一冷汗,可事也就巧了,今天一看这银子却是不见了,不知是哪个不长眼的下人拿了去,还真是不要命了。(.dukankan.Com请记住我们的网址读看看小说网)”声音虽小,但却能让周围的人听的清清楚楚,尤其是红姨那种本来就喜欢偷听别人说话的人。额娘看了三姨一眼,轻描淡写的说着“真的假的,你别乱信那些个谣言,银子丢了就是丢了我们自己拿私房钱补上下次小心就是了,别给自己找借口。”三姨很无语的看了额娘一眼,说到“信不信由你,反正我现在已经丢掉了一个烫手的山芋,明天准备去庙里还愿去呢…”

    就这样说着,便听见后面有人说了一声,“红妹妹你看起来气色不太好啊,脸怎么这么白。”是梅姨的声音,三姨和额娘不偷笑起来,可表面上还是装的很正经的。(百度搜索读看看.dukankan.Com)

    只是听说第二天红姨又回娘家了,到了中午三姨和额娘一直都有睡午觉的习惯,也照常睡下了,这时红姨回来了,拿了一包东西又进了账房,账房本不是谁都能进去的,家中也就只有祖母、额娘、三姨和红姨能进去,即使是下人们进来打扫都要有人监督的。三姨和额娘今天自然不是真的睡下了,她们等这一刻也等了有一会了,便立刻带着下人进去了,却看见此时红姨拿着中秋要用的银两在门口。

    银两本应锁在柜子里的,可红姨这时却拿着银两站在门口,还被这么多人看见了,银两丢过的事三姨和额娘并未声张,也只有她们和偷银两的人知道。可她们却一副银两一直在柜子里的模样。红姨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这件事并没有闹大,还好额娘和三姨不是不知道分寸的人,只将这件事告知了祖母,也并未声张。红姨哭着说是因为自己的母亲病重,家里人见母亲是个妾室,她爹又出差在外就不给看大夫,她只有两个妹妹,都还小,所以她也是一时急才这样做的,祖母同她救母心切还给了她一些银两,只是让她在家面壁思过,以后不得出入账房,也没有处置的太重。

    那些银两确实是官银,以红姨的聪慧本不该这么轻易被骗,可偏偏额娘在她眼中是个大小姐的形象,毫无任何心机,三姨虽是精明却心地善良,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两个人还能演这样一出好戏。更何况外祖父是刑部尚书,红姨便天真的以为官银被劫是真事,可她却不知道舅舅是户部侍郎,在舅舅的推荐下三姨一直去的那家银号是朝廷公派的,使用官银再正常不过了。

    阿玛听说这件事后,自然是很不高兴,可他虽不认同红姨的做法,但对她的疼却是丝毫不减。也许就是这样,不是理智可以控制得了的。梅姨却和红姨越发的好了起来,真像是统一战线的两个战友。额娘和三姨本不喜欢这种争斗,可眼下的形势却由不得她们决定了。红姨是阿玛最喜欢的,而梅姨生了两个儿子,她们的势力确实不容小觑。额娘虽说正福晋,可她年长无子,子又刁蛮任了些,自然不太讨阿玛的喜欢。

    事却是没有绝对,这时额娘怀了孩子,祖母和阿玛倒是异常高兴,毕竟额娘才是正室,如果能生个儿子不怕后继无人,尤其以额娘娘家的势力,将来这孩子飞黄腾达光宗耀祖也是必然的。

    外祖母听说后也是高兴的不得了,外祖母出不仅是书香门第,还是中药世家,祖上也是做过御医的人,自然略通医术,这点额娘倒是学会了些,平时也对医书感兴趣便多读了两本。所以这阵子各种安胎药倒是吃了不少。

    事偏偏凑巧,过了3个月红姨也怀孕了,家里可谓双喜临门,最高兴的自然是阿玛,红姨虽只比额娘晚怀了三个月可却比额娘安静多了。听说当时我还是很不老实的,总是在额娘肚子里捣乱,额娘子骨还一直不好,每天都过的提心吊胆的。

重要声明:小说《刁蛮才女入宫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