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新来的红姨

    我知道姐姐这些年在家中呆的并不如意,可额娘却是因为这点处处对姐姐特殊照顾,反而导致她孤傲的格,额娘也常教导我和弟弟妹妹们要听姐姐的话,照顾她一些,小时候不懂事被人宠惯了也难免向她发脾气,可长大后我处处谦让自是不必说,就连比我小三岁的弟弟对她也是当长辈一样尊敬。(更新最快.dukankan.Com读看看小说网)这样的做法未免让人心寒,可到是让红姨、梅姨她们挑理了,说什么姐姐没有良心,当个贵人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这些个难听的话。记得那天额娘和三姨难过了好久,可这种话又无法反驳。

    说起来还怪那天的天气,祖母体不是很好,遇到那种低气压的天气自然会难过些。而那晚伴着阵阵雷声却梦见了早已过世的大伯。大伯是祖母的大儿子,不到20就生病离世了,那是一个文武双全的才子,就连祖父也喜欢的紧,可偏偏天妒英才,祖母心里其实是很放不下这件事的,家人也甚少提起。(读看看小说网)大伯去世半年后祖父也辞世了,此后祖母就一直跟着阿玛住了。

    而那晚祖母梦见年幼的大伯,也就是个婴孩,却哭着对祖母说,有个恶毒的女人抢了他投胎的路,否则就可以与祖母相见了,刚好醒来就听到了三姨生了女儿的消息,祖母不难过。那时候的人甚是迷信的,祖母告诉了阿玛,阿玛自幼和大伯感甚好,而且如果三姨不生儿子嫁到家里又有什么用呢,便很是厌烦姐姐。

    又过了一年朝中的一位御史把女儿嫁给了阿玛,家中就又多了一位侧福晋,这便是红姨。红姨是妾生的,所以在家中的低位并不是很高,可红姨的娘却是极厉害的。是位汉人女子,青楼出,可她虽出不好却极为绝美,江南水乡出来的,皮肤细腻嫩白,又是一副弱柳扶风的样子,便很招男人疼。红姨的娘琴艺是极为不错的,自幼家境不好又赶上战乱便到青楼当了艺。虽说是卖艺不卖可毕竟名声不好,所以红姨家中的人并不待见她们母子。

    额娘初见红姨是极喜欢的,红姨也很会说话,家里人都很喜欢她。毕竟在那种环境下长大的孩子总是成熟些,察言观色什么的又受到了红姨的娘的言传教就更加娴熟。听说阿玛是主动去御史大人家提亲的,可见阿玛对红姨也是真的很喜欢。

    红姨有些汉人女子的子,文静而且特别懂事。对祖母是极为尊重的,对待阿玛也真的是以夫为天。额娘明显感觉到受了冷落,却也说不出红姨的任何不是。三姨的心里就更加不是滋味起来。只是阿玛高兴多了,他是真心着红姨的,有这样一个女子陪在边自然心也好多了。

    本来自从梅姨和额娘闹过别扭之后祖母就把所有事都交给额娘了,一来是祖母确实心多年了,二来也是为了安抚额娘的心,怕以额娘的大小姐脾气又闹出什么乱子来。尤其是三姨进门后额娘就更加得心应手了,额娘本不是个仔细的人,可算账这种东西却又不好交给其他人来做,三姨自幼心细,这些年帮了额娘不少忙。可自从红姨进门后,祖母喜欢的不得了,就让红姨帮着额娘管理家中的大小事务。红姨对其他事倒不多问,但却经常进出账房,这不免让额娘不舒服。

    恰巧快到中秋了,三姨从银号取了些银两准备置办些过节需要的东西,顺便打赏下人。可第二天银子却不见了,事偏偏赶得巧,这天红姨却回娘家了,说是红姨的娘病了让她回家看看。听说这消息后额娘和三姨不面面相觑,总是感觉有什么不对头,可又不好说。

重要声明:小说《刁蛮才女入宫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