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三姨进门

    阿玛回家后得知了上午的事,急得踱来踱去,他知道自己不去接额娘额娘是不会回来的,可去了要怎么说呢,这位铁扇公主的脾气也不是那么好哄的。(读看看小说网)看着天色渐晚,再不去就要晚饭了就硬着头皮赶紧去了。只是感觉全发冷,不知道要怎么解释。

    终于到了外祖父府上,阿玛急着赶紧找到了额娘,而额娘现在也被外祖母劝慰的消气了,见到阿玛之后没有发什么脾气,倒是弄得阿玛一头雾水。赶紧拉着额娘的手说,我的福晋大人,您要是有什么委屈就赶紧跟我说,可别气坏了自己啊。额娘扑哧笑了,解释到“没什么啦,赶紧回去吧,回去还要给额娘道歉呢,上午的态度也不太好。”这句话可着实给阿玛吓了一跳,这是第一次额娘生气之后态度还能这么温和的。不过也许真的是岳父岳母开导有方呢,正想着阿玛的肚子咕噜噜的叫了起来。额娘问到,“你不会急着出来找我连晚饭都没吃吧。(读看看小说网)”阿玛调侃着说,老婆是天,天都塌了我还哪顾得上吃饭啊。额娘笑着说“少贫嘴了,我让丫头给你找点吃的”,说着就喊冬莲去厨房找了点心来给姑爷吃。阿玛吃完跟额娘说了会话就带着额娘来和外祖父外祖母告别。外祖母本想多留女儿几天的,可又怕亲家母担心,就放额娘回去了。还说也好久不见亲家母了,改要亲自拜见。阿玛自然是不知道,可额娘懂,外祖母就是要去说三姨的那件事。

    果然,第二天外祖母就来看额娘,祖母见了寒暄一番,外祖母忙着说“秀秀这孩子给你们添麻烦了,她就是从小被惯坏了,亲嫁和舟瑞(我阿妈的名字)多担待些哈”,祖母回到“哪里啊,我们家舟瑞能娶到秀秀才是前世修来的福气呢。”外祖母又接着说“舟瑞这孩子是真不错的,连我们家文文都说她姐姐嫁给姐夫真有福气呢。”祖母想着这不是在暗示什么吧,便顺着外祖母问“文文也该嫁人了吧,定好人家了吗?”外祖母就等着这句话呢,忙说“还没有呢,文文和秀秀自幼就感不错,最近她见姐姐这么久还没生个一子半女的也着急的,我想着要不就让文文也嫁过来,她们姐俩也好有个照应。”祖母听了高兴的不得了,拉着外祖母的手说“那敢好啊,如果文文和秀秀同意的话舟瑞是没有拒绝的理由的,不过我们舟瑞这是几世修来的福气啊,能娶到两个这么好的媳妇。”两个人又说了一阵,竟开始筹备合八字,下聘的事宜了。

    不过说起来三姨嫁给阿玛也真的是阿玛的福气,额娘和三姨是外祖父家出名的珠联合壁,一个是才女,一个是美女。额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读书写字什么的一点也不亚于男子,阿玛常说,如果额娘是男子的话说不定能当状元呢,虽然是闺房中哄骗额娘的话,但也不过分夸张。而三姨则长相清秀,还做得一手好菜,刺绣这类女工更是难不倒她,谁都说三姨将来一定是个好媳妇呢。家里的长辈说我是额娘和三姨所有优点的完美结合,其实这也只是恭维话罢了。我是阿玛的掌上明珠,额娘唯一的亲生女儿,家里的亲戚们又怎会说我不好,可我自己知道,我也不过是个普通女子,有自己擅长的地方,但缺点也不少。

    我的琴弹的确实很绝妙,再配上我的歌声就单凭这点就不是一般女子比得了的。准确的说姐姐和三妹琴弹的都比我好,可一来她们不能一心二用,甚少边弹边唱,二来她们的歌声与我相比还是要逊色不少的,所以我凭着这个优势便让大家以为我的琴艺有多高了。跳舞更是我的专长,我自幼是阿玛请汉人师傅来教的,对于儒教文学,唐诗宋词再熟悉不过,偶尔也能做上一两首诗词,至于长相材,更没得挑,家族里的女子还没有哪个能胜于我的。

    可凭心而论,我的棋艺绝对不及额娘,偶尔和阿玛对上几盘还有四成胜算,在额娘面前就不敢张扬了。再论书画,这绝对是我最讨厌的东西,阿玛总说我写的字如狂草般,换了几个先生也没能把我的字教成体,对画画更是一窍不通,简直到了谈画色变的程度。

重要声明:小说《刁蛮才女入宫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