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水流连已枉然4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卟湮 书名:破谷残烟
    她明明比我和墨烈和墨炎都小,为什么总说出这些让人莫名奇妙的话呢,好像她经历很多似的。(请记住读看看小说网的网址www.Dukankan.com)是啊,她脑袋里为什么装有那么多稀奇古怪的故事,什么孙悟空,武松,梁山伯与祝英台,郭靖黄蓉,还有什么黄继光董存瑞,白雪公主田螺姑娘,总之千奇百怪,神仙妖怪,江湖奇人,豪杰英雄,平常百姓,什么样的故事都有。不过她讲的故事还有趣的,真不知道这些她都是从哪里听来的。有时候她滑稽的不得了,一边哼哼哈哈的含糊不清的咕噜些什么双节棍手中还那两个棍子在那甩来甩去,还问我们酷不酷,虽然那时候并不懂她口中酷是什么意思;有时候她又好像很伤心似的,一个人坐在树上望着天上发呆,问她怎么了她也不说,很快又装出一副很开心的样子。她有什么心事呢?按理说没有啊,林大人一直把她视为掌上明珠,宠的不得了,她又能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呢?

    她有时候很调皮,经常和夫子辩论,常常一句话把夫子气的面红耳赤却又没办法反驳,不过夫子却很喜欢她,说她说的也颇有几分道理,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夫子夸人。(读看看小说网)她说她一看见四书五经就头疼,可又却总能和夫子头头是道发表自己的一些观点与看法;她说她就是俗人,不会文人那些舞文弄墨的东西,可是每次夫子考她的时候,她作的诗写得文章却总是让夫子惊为天人。私下里她就会嘻嘻哈哈的告诉我们,她说那些诗词和文章都是抄袭别人的,不,她说她那应该叫借鉴,让我们千万别告诉夫子,还偷偷写了很多给我和墨炎,说夫子以后考我们的时候,就把这些拿出来,就可以蒙混过关,多些时间陪她下什么五子棋,跳棋,飞行棋,都是一些从未听过的。后来这些她说她玩腻了,她又换了一些新花样,叫什么扑克,有一天她又说改天叫人做一副叫麻将的东西,说这是中国人的国粹,不过她又说怕我和墨炎被她带坏,玩物丧志,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她就是这样的奇怪的人,跟她在一起,你永远不会知道她下一秒又会想出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你永远不会感到无聊。有时候觉得她很单纯,跟同龄人没什么两样,一天到晚傻兮兮的笑着,就只知道吃喝玩乐;可是,有时候她比谁都要老成,处事谨慎滴水不漏,八面玲珑,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就连一向喜怒无常的父皇和母后都经常被她哄得开开心心的。

    不知道墨炎和我会不会有同样地感觉,明明她还比自己要小,明明她只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小丫头,为什么总觉得她到像个姐姐似的在照顾自己,好像什么事都替我们考虑好了,明明是应该我和墨炎要好好保护她,好好疼她的,为什么却总觉得只要有她在边,什么事都不用怕,什么事她都会替我们解决。有时候,她到更像我们的母亲。

    烟儿,到底该怎样永远的把你留在边呢?你就像一盘沙,握得越紧,失去的越快,所以我不敢强求你,也不会强求你,就像你曾说过得一句话,强扭的瓜不甜,可是,该怎样,才能抓住你的心,让你永远不会再离开呢?

    “烟儿,以后我该到哪里才能找到你?”

    “你以后要是想见我,直接来醉香楼就行了,我自会来这里见你。”林烟说完,拿出一些类似药丸的东西交到齐墨烈手上,“你和墨炎遇到危险之时,就把这啸天丸朝天空丢去,到时候就会有人来救你们。”

    齐墨烈有些生气,她总是这样,总把自己和墨炎当做一个处处都要靠她保护的小孩,以前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难道在你眼中,我们就那么没用?“我和墨炎自己会保护自己,不需要你心。”

重要声明:小说《破谷残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