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多管闲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南宫白菜 书名:官场巨头
    王有才是个搞串联的能人,挂着李家坪贸易有限公司副总的头衔,那些收辣椒的个体户无不对他高看一眼。

    从李嫣那里接受任务之后,凭借一张嘴,没两天就把所有人串联在一起。在利益的驱使下,平安乡代外地客商收辣椒的人一致同意,代收费涨价一毛。一斤辣椒不给两毛钱的话,别想装车。

    这下捅了马蜂窝,老客们不干了。那些外地客商过来买辣椒,有的是个人行为,有的是公司行为,但是无不包含个人利益在里面。

    加价一毛,等于从他们嘴里夺食,如果不能把成本转嫁给下家,岂不是要自己出这一毛钱?

    收辣椒的人联合起来,买辣椒的人也联合起来了,一众老客聚集在一起,开始联合抵制代收商这种涨价行为。

    两方互不相让,僵持不下,一时间导致代收商囤货数量大涨,辣椒堆积如山。每装车出货数量为零。

    有些资金周转不开的代收商,干脆停止收购辣椒,持货观望。

    在这种况下,李宝带着李嫣动前往省会长宁市。

    出发之前,李宝做了妥善安排。先和杨茂林请假,说是出去招商引资,杨茂林批准了。罐头厂那边交给杨丽负责,贸易公司这边则是由王有才盯着。

    罐头厂的那辆二手卡车先于李宝出发,载着一车辣椒等农产品还有诸多品种的罐头。因为李嫣没坐过火车,李宝打消了借一辆的念头,两个人坐火车走的。

    明城到长宁的绿皮车要走五六个小时,李宝没坐一会儿就开始昏昏睡。

    李嫣初次坐火车,感觉很好奇。而且长这么大,她连清南县都没出来过,第一次出远门就要到长宁,显得有些兴奋,一直精神头十足,

    车窗外面的景物不断倒退飞逝,秋冬交接,外面一片荒凉,李嫣却看的津津有味。

    这节车厢里的人不多,李嫣和李宝坐的是两人座,对面只有一个中年人,靠着座椅呼呼大睡,仰面朝天,嘴张的老大。

    李嫣坐在窗口位置,李宝靠在她的上,双手抱着肩膀,睡相倒不那么难看,很安静。

    出发四个多小时,火车停了好几个站,又一次停站启动之后,一个年轻人进了李宝所在的车厢。

    火车经过一个村庄,李嫣正琢磨着,这里的村子和平安乡没什么两样。突然发现,有人坐在了对面座椅上,紧挨着那个睡觉的中年人。年纪不大,也就二十多岁。

    李宝的手包放在小桌上,年轻人在包上盯了半天,李嫣觉得不太对劲,把包拿在手里。

    年轻人的目光追逐着手包,最后遗憾的咽了口唾沫,把注意力转移到中年人上。

    接下来发生的事,让李嫣瞪大了眼睛。

    年轻人极为熟练的把中年人的四个衣袋全部翻了一遍,把里面的东西席卷一空,四个翻在外面的衣袋,就像四根伸出来的舌头。夸张的是,中年人还在呼呼大睡,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东西被偷了。

    小偷掏完之后,目光落在李嫣的上,贪婪的在李嫣的上打量。

    李嫣好像突然反应过来,在下面踢了那个中年人一脚,说道:“有小偷,小偷在偷你的东西。”

    小偷刚要站起来,听到李嫣的话,恶狠狠的看着她:“臭婊子,多管闲事。”

    周围的乘客听到动静,纷纷伸出脖子往这边看,那个中年人也醒了,手忙脚乱的摸自己的衣兜。

    小偷掏出一把弹簧刀,手指一按,刀子“嘣”的弹了出来,在前一比划:“我看谁不要命!”

    部分乘客脑袋缩了回去,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有些人跃跃试,却被边的亲友给劝住。就连被偷的中年人,也不敢出声反抗,往窗户边缩了缩。

    “你祖宗,你敢骂我?”李嫣火了,秀眉高挑,怒视着小偷。

    李宝本来睡的正沉,这下也被惊醒,睁开了眼睛。

    “我……啊……”

    小偷还没骂出口,李宝抬起脚,照着他的肚子就是一下。小偷惨叫一声,被李宝踹的贴靠在后座上,双腿蹬的笔直,弹簧刀扔了出去。

    由于李宝用的力气很大,小偷座位背面的人都被吓了一跳,从座位上蹦了起来。

    李宝收回脚,小偷直的歪倒向一边,噗通摔在过道的地面上,随即躬成一个虾米,翻滚着惨叫。

    “活该,死小偷。”李嫣啐了一口,委屈的说道:“哥,小偷骂我臭婊子。”

    她刚才发火骂人,怕李宝怪自己,是以抢先告状。

    李宝拍拍她的手,站起,上去又是一脚,小偷险些被踢的背过气去,惨叫声都带上了转折调。

    李宝踩在小偷的上,把小偷的衣兜全部翻了出来,就像小偷翻中年人那样,然后把翻出来的东西扔在一边,大声道:“谁丢了东西,过来认认。”

    “我的,都是我的。”中年人赶紧道,过去把东西都捡了起来,有一个钱包,几张散放的纸币,还有一个缺了半边带子的手表。

    或许是小偷刚刚出手,并没有其他人过来认领,李嫣站起看了看,然后对李宝点点头,证明东西确实是小偷从中年人那里摸走的。

    这时,一个乘警和一个列车员从车厢一头走过来,乘警看到这边的况,大声问:“怎么回事?”

    “警察,他打我。”小偷嘶声道,挣扎着站起

    李宝微微一愣,这小偷竟然恶人先告状。

    乘警听到小偷的话,看着李宝,喝道:“这位同志,你为什么打人?”

    “他是小偷,偷他的东西。”李嫣急了,先指了指小偷,又指了指那个中年人。

    “你丢东西了?”乘警看向中年人,然后指着小偷:“是这个人偷的?”

    中年人正要承认,突然发现小偷恶狠狠的看着自己,心里一寒,嗫喏道:“没,没有,我没丢东西。”

    “哎,你这人怎么能这样,好心好意帮你,你还帮小偷说话。”李嫣大声指责。

    中年人张了张嘴,在李嫣的视下,把头转到一边,不敢面对李嫣的目光。

    小偷疼的表有些扭曲,此时也不得意的咧咧嘴,再看李嫣时,目光带着挑衅之意,不过看向李宝的目光,却充满仇恨,很是恶毒。

    “看你妈看,就是我打的你,怎么着?”李宝一口唾沫吐在小偷的脸上,上去又是一脚。

    小偷倒飞而出,顺着过道翻滚几下,钻到一个座椅下面,挣扎着惨叫不已。

    旁边几个座位上的乘客惊叫出声,乱成一片。

    乘警吃了一惊,向后倒退一步,喝道:“干什么,别乱来。”然后打开对讲机呼叫支援。

    没一会儿,乘警长带着几个人过来了,其中一个是乘警,还有两个列车员。那个乘警凑过去嘀咕几句,乘警长瞄了小偷一眼,又看看李宝,喝道:“都带走。”

    一个乘警立刻上前,想要抓李宝的胳膊。

    “滚蛋。”李宝抬手一拨拉,那个乘警踉跄着倒向一边。

    几个乘警都有些紧张,乘警长喝道:“老实点儿。”

    “工作证拿出来我看看。”李宝来到乘警长前,瞪视着他,居高临下的口气,显露无疑。

    乘警长心里一突,开始变得犹疑不定:“看我的工作证干什么?”

    “看看你叫什么名字,哪个单位的。我怀疑你们和这个小偷有勾结,不抓小偷反倒抓见义勇为的人。”李宝语气变寒:“要是处理不好,回头我砸你的饭碗。”

    “你,你不要胡说。”乘警长面色微变:“你又是哪个单位的?”

    “我是哪个单位的用不着你管。”李宝把乘警长的大盖帽摘下来,拍打两下又带上去,扣在脑门上,把他的眼睛给遮上了:“混个帽子戴不容易的吧。”

    说完也不等乘警长反应,高声道:“我就不信没有一个人帮忙证明这人是小偷,有没有哪位敢站出来吱一声。”

    “我。”旁边座位上一个七八岁的小朋友举手:“他是小偷,妈妈不让我说话。”

    和小朋友坐在一起的少妇脸上一红,在小朋友上轻轻拍了一下。

    “还有我,妈的,不就是一个小偷么,怕他干什么。”另一个中年人站了起来。

    “最他妈讨厌小偷,我也证明。警察同志,小偷偷东西被发现,竟然掏刀子,这是要明抢啊。”一个老大爷把小偷扔出去的弹簧刀从座位下踢出来说道。

    一连几个人出来证明,李宝嘴角一翘,看来还是有心人的。

    乘警长把帽子正了正,面色晴不定。李宝有恃无恐的样子,对他产生了不小的压力,很快,他做出决定:“既然真的是小偷,那我们一定会严加惩处。”

    说着指示乘警把小偷带走,然后又对李宝道:“不过这位同志,你打人也是不对的,以后不要随便动手,遇到小偷尽快报警,交给我们警方处理。”

    乘警长死撑面子,李宝不以为意,摆了摆手。乘警长也不多说,带人拖着小偷离开车厢。

    车厢里随即议论纷纷,还有人站起来往李宝这边看。

    “哥,你好厉害。”李嫣兴奋的说道,不过注意到被偷的中年人时,却蔑视的撇撇嘴。

    很快,中年人待不下去了,想要躲开。

    李宝挡在他的前,在他的脸上不轻不重的拍了拍:“以后再这样,还指望谁能帮你?”

    虽然力量不大,中年人的脸却瞬间变的通红,感觉无地自容,逃也似的跑到了其他车厢。

重要声明:小说《官场巨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