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关系转折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南宫白菜 书名:官场巨头
    李嫣以前就觉得婆婆很苛刻,但是一种很传统的思想,让她逆来顺受,从来不曾反抗。娘家给她出主意,让她再找一个对象,她也没想过。

    不过今天,李嫣发现,婆婆不仅过分,甚至很可怕,简直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极其恶毒。

    如果不是小流氓真的来了,后果不堪设想。

    李嫣一阵后怕,从炕上站起来,脚底都有些发软。

    听李宝问怎么处理,李嫣跳到地下,像胖女人之前抓自己头发那样,扯住她的脑袋就是两耳光。打完之后,还觉得不够解恨,左右开弓又是几个。

    这几耳光下去,算是抛却了婆媳的分。

    胖女人哭号躲闪,不想李嫣已经硬起心肠,这几下打的结结实实。

    李嫣打完胖女人,又在傻子上踢了两脚,傻子光着股,胯下的一团东西已经软了下去。李嫣向他吐了一口唾沫,把头转向一边。

    “大憨,大憨,我的儿啊,你把大憨打死了。”胖女人见傻子不声不响,哭喊着爬过去。

    李嫣心里一突,担忧的看向李宝,这要真打死了,那可怎么办。

    “死不了,就算打死,我也是见义勇为。”李宝皱着眉头说道。

    “小白脸,我和你拼......”胖女人瞪视着李宝,不过话没说完,傻子醒了,吭哧吭哧爬了起来,他四处打量,一副茫然的样子。

    当他看到李宝,表立刻变得非常凶狠,又要往李宝上扑,好像认定李宝是他的敌人。

    李嫣后退一步,躲到李宝后。李宝把棍子一扬,再来的话,还打!

    “大憨。”胖女人一把扯住傻子,傻子才老实下来。

    这时,老冯冲进屋子,手里拿着一整块砖。他先是看看地上的老婆孩子,然后走到两人边,目光不善的看着李宝和李嫣。

    李宝挪到门口,将三个人堵在屋子里,李嫣一直跟他,闪出门,进了厨房。

    “你要是觉得那块砖能干过我这根棍子的话,我不介意和你比划比划。”李宝掌控住形势,变得轻松了一些。

    老冯迟疑了一下,把砖扔在地上,然后双手抱头往地上一蹲,哭丧道:“作孽啊!”

    先前李宝那一棍子,差点把他打的背过气去,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感觉肋骨都被打断了。他心知自己不是李宝的对手,干脆放弃反抗。更主要的是,他的心里,或许还存在那么一点良知。

    “你们这是强,是犯罪,等着坐牢去吧。”李宝用木棍指着几人,然后对李嫣道:“去报警,叫警察来。”

    李嫣跑去拿了一把菜刀,回到李宝边,恨恨的看着公公婆婆三人:“能让他们坐牢?”

    李宝点头:“肯定能,坐个十年八年没问题。”

    胖女人本来老实了一些,闻听哇的嚎哭起来:“带小,你不能让我们坐牢啊。你凭心说,以前我对你好不好。今天不是没把你怎样么,以后我不管你了。”

    “没怎么样也要坐牢,那是强未遂。”李宝斥道。

    “带小,大憨都傻成这样了,你行行好,放过我们吧。”胖女人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盯准了李嫣求饶。

    李嫣果然开始犹豫,她看向李宝:“要不别叫警察了,反正我也没怎么样,以后和他们两清。”

    “你自己的事,你自己决定。”李宝说道。

    “毕竟我叫过他们爸妈,以前是一家人。”李嫣有些怅然,“今天就算了,你们走吧。”

    胖女人眼中闪过一道狡猾的目光,脸上堆起感激:“谢谢,谢谢,闺女,我对不住你。”

    接着把老冯拉起来,拖着傻子:“走,快走。”

    李宝把棍子横在门前:“你们不能就这样走!”

    胖女人一惊,赶紧停下脚步,李嫣也是疑惑的看着他。

    “李嫣,有没有笔和纸。”李宝说道。

    李嫣点点头:“有,有圆珠笔和方格本。”

    李宝道:“去拿过来。”

    李嫣一头雾水,但还是听话的去找纸笔,她拿给李宝,不知道李宝要做什么。

    “如果让你们就这样走了,回头不知道你们会搞什么幺蛾子,留下字据再走。”李宝把纸笔扔向胖女人,“我说,你写。”

    “写,写什么?”胖女人接住纸笔,小心的问道。

    “写什么?”李宝哼了一声,“把今天你们干的事写下来,然后签字画押,防止你们抵赖。”

    李宝记得先前胖女人喊自己夫,如果回头反咬一口,那岂不是麻烦。要治他们,就得治服帖了。留下证据是其一,回头还有手段炮制他们。

    李嫣念旧,李宝对她倒有些欣赏,如果过于绝,反让人觉得可怕。

    不过这不代表李宝赞同放过他们,这是纵容。如果不给他们一个教训,难保他们不会故态重萌。

    “我不会写字。”听到李宝的话,胖女人像抓到烙铁一样,赶紧把纸笔扔掉。

    “她会不会写字?”李宝看向李嫣。

    “会,家里的帐都是她记的。”李嫣拆穿了胖女人。

    胖女人这个恨啊,心说妇,等我躲过这次,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写!”李宝一棍子敲在墙上,“啪”的一声爆响,吓的胖女人连哆嗦几下,不甘心的捡起纸笔。

    在李宝的迫下,胖女人写下一份认罪书,然后和老冯签字按手印,傻子也按了一个,李宝这才放他们走。

    “小婊子,小白脸,妇,哎呦,疼死我了。”胖女人和老冯拖着傻子,嘴里骂骂咧咧,不时的痛叫呻吟,“快回家,然后去找小魁商量商量,今天这个亏不能白吃,我要让他们好看!那个狐狸精还说和小白脸没关系,今天可算叫我抓现行了。”

    如果李嫣知道胖女人没有丝毫悔改之意,不知道会不会后悔轻易的饶过他们。三个人走了之后,李嫣曲腿靠坐在炕头,抱着膝盖,不声不响。

    李宝微觉无趣,不过他知道,李嫣的心一定很复杂。

    “老妹,那个,下面你怎么办?”李宝打破沉寂。

    李嫣的目光恢复焦距,有些茫然的看向李宝。她突然想起来,还没有感谢小流氓呢。今天要不是他,自己都不敢想会怎么样。

    李嫣是真心的感激李宝,先前些许矛盾比起来都无所谓了,她从炕上下来,说道:“小流......”

    话说一半,李嫣赶紧打住,现在好像不该叫他小流氓,可是自己不知道他的名字啊。想起来了,乡政府王主任说过,他姓李。

    没等李嫣再次开口,李宝翻了个白眼:“老妹,我不行刘,我姓李,叫李宝,重新认识一下吧。”

    李嫣俏脸一,险些给他听去,伸出手和李宝轻轻一握,顺势道:“是我弄错了,不好意思哦。李宝大哥,谢谢你啊,今天多亏你了。”

    时间似乎回到了两人初次见面的时候,李宝微有些恍惚,那时李嫣也是这样感谢自己的,当时几乎认为她是一个温柔的女孩子。

    “举手之劳,我不能看着你被欺负。”李宝摆摆手,正气凛然

    “嗯。”李嫣轻轻的应一声,少有的乖巧。

    “对了,老妹,我那件衬衫呢?”李宝想起这次来的目的,“我的衣服都脏了,明天上班没衣服穿,就剩上这件。”

    李嫣心里一颤,终于来了。之前被他占了便宜,自己有理,不怕他问。现在他成了自己的恩人,怎么好抵赖。

    “大,大哥,衣服没了。”李嫣支支吾吾。

    “没了?”李宝很奇怪。

    “不是,不是,不是,是坏了。”李嫣双手连摆。

    “到底怎么回事,那件衬衫你不给我,我明天只能穿这个卡通的上班啊。”李宝扯扯自己的T恤。

    李嫣看了一眼,副乡长级干部穿这个上班确实很好笑,不过那件衬衫也不能穿了。她的心一横,把大黄狗撕破的衬衫找出来,在李宝前抖了抖:“大哥,不好意思哦。那天洗好搭在晾衣绳上,被风吹到地下,大黄把它叼到狗窝里去了。”

    李宝看到破成条条的衬衫,登时了然,他一拍脑袋:“我指望着这件衬衫救命呢。”

    衬衫后来李嫣又洗过,她打算抽空缝一缝,不过一直没倒出时间。

    现在李宝知道了,再也躲不过去,李嫣说道:“大哥,要不我陪给你,再给你买一件。”

    “用不着你赔,我又不差这一件衬衫。”李宝从没想过真的让李嫣赔,坏了就坏了吧,不过他立刻发现,自己今天真的就差这件衬衫。

    李宝一阵纠结,抓抓头发:“哎!”

    李宝说不用陪,李嫣的心里再次涌出一股感激,看来小流氓也不是那么小心眼,她试探着说道:“大哥,总归是我弄坏的,你不让我陪,我还不好意思。要不这样,我,我帮你洗衣服?”

    “这个主意好!”李宝的眼睛一亮,要是李嫣帮自己洗衣服,以后就不用带到明城那么麻烦了。

    他期盼的看着李嫣:“真的?”

    李嫣连连点头:“大哥你要是不嫌弃,你的衣服我都帮你洗。”

    “老妹,太谢谢你了。”李宝大喜。

    李嫣被李宝的绪感染了,抿嘴笑笑,十分妩媚,接着脸色微黯:“大哥,我今天晚上帮你把衣服都洗了吧,明天我就要回德胜村了。”

    李宝一愣,喜悦骤减,只洗一次有什么意思,懊恼的说道:“我以为你能天天帮我洗衣服呢。”

    李嫣不知道想到什么,脸泛红晕,小声道:“德胜村离乡政府远的。”

    李宝想想问道:“不能住这里了么,这房子是在谁名下?”

    “房子是我老......”李嫣想说老公公,顿了一下:“是老冯的,还没来得及给我对象,我对象就死了。”

    李宝心里就是一叹,这下李嫣得不到什么了,如果在他死去的对象名下,还能争一争遗产。

    “不知道该不该问,你对象他?”李宝小心的问道。

    时间过去半年,而且本来就谈不上有感,李嫣已经淡了,她幽幽的说道:“不怕你笑话,我对象是个混子。不过老冯家有钱,还有当官的亲戚,冯老二看上我,找人去说亲,我爸我妈就同意了......”

    李嫣像吐露心事一样,向李宝讲了自己的故事。听完,李宝才知道,原来李嫣的对象是冯家老二。冯老二结婚请客那天在饭店耍酒疯,到女厕所去拉隔间的门,连踢带踹,口出语。

    结果人家女客有些来头,是县里一个混混的女人,叫来一帮人把冯老二打了一顿。冯老二重伤不治,一命呜呼,李嫣在结婚当天就成了寡妇。

    听了李嫣的不幸,李宝的心微有些沉重。不过幸与不幸很难一概而论,对李嫣来说未必不是一种解脱。

    “好啦,去把你的衣服拿过来吧,洗完我得收拾东西。衣服明早应该能干,到时你拿衣服,我和老冯家散伙。”李嫣如释重负的拍拍手。

    李嫣说的轻松,可是要离开这生活半年的地方,这里的一切都是自己亲手布置的,她的心中又非常的不舍。

    李宝能感受到她的心,这时候再让她洗衣服恐怕不太合适,于是说道:“要不衣服我自己想办法洗吧。”

    “没事,你拿来吧。”李嫣笑笑,“怎么,怕我洗不干净啊?还是怕我再给你弄破了?放心,这次我用夹子夹上。”

    “我不是这个意思。”李宝摇摇头。

    没等下面的话说出口,窗外突然传来一声巨响,轰的一声,窗上的玻璃跟着哗啦啦响起来,嗡嗡的声音在屋子里不断回

    李嫣觉得脚下一震,尖叫一声蹲在地上。李宝下意识的缩缩脖子,他也吃了一惊:“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李嫣用力的抓着李宝的大腿,有些惊慌。

    “我去看一下。”李宝拍拍她的脑袋,把她拉起来。

    李嫣站起:“我和你一起去。”

    两个人来到外面,听到远处嘈杂声不断,整个李家坪二社的狗似乎都在汪汪。

    而乡政府那个方向,火光冲天。

重要声明:小说《官场巨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