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开始布局

    

    

    

    

    
    style="BORDER-RIGHT: #a6ccf9 1px dashed; BORDER-TOP: #a6ccf9 1px dashed; BORDER-LEFT: #a6ccf9 1px dashed; BORDER-BOTTOM: #a6ccf9 1px dashed">
    style="BACKGROUND-COLOR: #e7f4fe">
    style="FONT-WEIGHT: normal; FONT-SIZE: 12px; LINE-HEIGHT: 160%; FONT-STYLE: normal; FONT-VARIANT: normal; TEXT-DECORATION: none"

    color=blue>

    

    

    

    
    style="BORDER-RIGHT: #a6ccf9 1px dashed; BORDER-TOP: #a6ccf9 1px dashed; BORDER-LEFT: #a6ccf9 1px dashed; BORDER-BOTTOM: #a6ccf9 1px dashed">
    style="BACKGROUND-COLOR: #e7f4fe">
    style="FONT-WEIGHT: normal; FONT-SIZE: 12px; LINE-HEIGHT: 160%; FONT-STYLE: normal; FONT-VARIANT: normal; TEXT-DECORATION: none"

    color=blue>

    

    


    弗兰克的老总及夫人的结婚20周年纪念是个所有鼎江商家都要赏脸参加的公开活动,一来声势浩大,二来攀权附贵。(读看看小说网)我不自然的端着杯看着坤总时不时的瞪着远处正在寒暄敬酒的他们家的大“败家子”以及不远处的李斯特和许久未见的伊利莎白。

    转过,舅舅和舅妈也在不远处,何秦嫣则与苏晓一同以神经病朋友的份出现,我想何大美女近期是不会再对我们这群人中下手了,起码她现在是动不了,她还得装她道貌岸然的贵妇,我想她最好祈祷她和舅舅不要碰上。

    安妮斯顿领着肖恩朝我走了过来。

    “是你改变了坤瑾笙的吗?他之前最讨厌社交,一和陌生的人打交道就会不由自主的虚张声势。。。。”她脸上带着三分醉意看起来,额,很美。

    “我会是一个很好相处的婆婆”她轻启朱唇我却觉得那么美丽的两片唇瞬间成了一个分贝很高的扩音器,正在唱着一些不着边际的歌曲。

    我差点没站稳,扶着旁边的肖恩。

    “难得他这么想到我和他爸,自然是要把这个仪式做的隆重一些,也好让外人看看他也不是那么冥顽不灵。”她又掂着酒杯喝了一口,“这一天也算是等了好久了”她现在的严肃表我完全不能联想到刚才说自己是个好相处的婆婆的人是她。

    不远处的伊利莎白已经完全脱离李斯特的怀抱了,正和她的“小男孩”神经病大人聊得开心,也不知这位美女飞回来的飞机上是不是站来的,居然重心不稳的向后一坐,红酒撒了一地,酒杯也碎了。神经病小心的扶起她却被她刚捡的玻璃渣扎伤,伊利莎白小心的从精致的手包里拿出一块缎帕给神经病擦血,满脸歉意的样子再看不出原来是个拿儿子要挟过别人的人。

    神经病慌乱间朝我这看了一眼,我才不想看到他呢,我扔给他个眼神:坤大少爷,您自便。

    飘悄悄抹了抹自己的嘴瞬间由饕餮变成淑女,其速度惊人之快让我怀疑她是不是学过川剧变脸。

    “你认识几个人?”她问道。

    我很茫然的摇摇头。

    “什么?你和他在一起这么久都不认识这些人?”她惊奇地望着我,“你该不会是不想给我介绍吧?”她用疑惑的眼神打量着我。

    我很自然的在飘面前展示我的无奈。

    “算了,靠我自己”她一口喝干了手里的红酒迎着一个大概30岁左右的猥琐男走去,不一会就和那猥琐男开心的聊起来了,哇,功力不减。(读看看小说网)

    说起飘怎么会来其实是因为托尼临时有事来不了所以邀请函才被和林星逛完街的飘弄来的。

    飘走回我的边:“基本再花点心思两三天内拿下他。”她改喝香槟了

    “你口味变了?这样的你能接受啊?”我望着她。

    “好的都让你挑去了,还不许我们这些人挑个水货啊,虽然和行货多少还有差别,总是和行货比较接近了,我们这些外地人,想在鼎江发展就得靠个关系啊,女生这么大了还天天的不太现实了吧,还是理智一点找个靠得住靠山才是正经路子,当然你的成功案例属于极少数,我们复制不了。”

    她这一席话讲的我连反驳的**都没有了,我只能说人各有志,经历了一点事就会通透一点,比如现在,我并不十分介意飘对我的想法,我更在乎的是自己内心是否不够完善。

    “她又说了什么?Airport?”那个该死的神经病的脑袋搁在我肩上带着浓重的葡萄酒气息喷了我一脸。

    Airport?又嘲笑我?他就不能说点不恶俗的?我的抹晚装又不是夹着进场的!

    一个服务员给神经病送来了手机,神经病一查,托尼已经打了20多个电话了。

    “这个托尼干嘛啊,不来还打那么多电话”他嘟嘟囔囔的给反打回去

    “托尼。。。。。”神经病的神看起来没那么自在了。

    他挂断电话:“你得和我出去一趟”他一把拽住我,这时音乐响了,该是跳舞的时间了。

    他摆出一副跳舞的样子拽着我,我有点不解:“你打算跳舞?”

    “不,我是主人,大摇大摆离场不太好,如果是和女人出去约会或者。。。额。。。。就会比较说得过去吧?”他坏笑着着着我,满脸的猥琐啊。

    我莫名的想脱下我的高跟鞋砸这张流氓脸。。。。。如果我这还没摆脱固定架的右手是好的,我可能会这么做。。。。。

    当然我忍住了这股冲动。

    我被他扯出了宴会大厅站在小巷口喘着气,他那该死的大长腿跑得快,完全没顾忌我穿着高跟鞋的小短腿啊,我是多么的后悔没有拿鞋砸死他。

    “你逃命啊?跑那么快。。。。我都要跑吐血了”

    “我倒还真是不确定是否有人会想再次要你的命”他脱下外替我披上。

    “怎么说?”

    “李卡回来了”他摸着唇。

    “那你爸妈你不怕会有人害他们啊?”

    “之前李斯特有过害我父母的念头,不但没有得逞还让很多商界人都知道了”他靠在巷口很**的扯着领带叹了一口:“坤鹏这么多年在商界也不是白混的,李斯特如果再敢动,坤鹏自然也不是好惹的,他现在可不会只是让我抢风头”

    “托尼到底怎么了”我问道。

    他背上我回到道:“他老爸的店似乎是被人闹事后一把火给烧干净了”

    “什么?那你还在这里悠闲自在?”我很诧异啊。

    “呵,烧都烧干净了,我现在又不是赶去救火的,要说收集证据我不觉得托尼会办不到这些事,重要的是他们现在都没受伤,这是最重要的。”

    是吗?我果然是闲事管太多了,死心啊。。。。。。

    他背着我在巷子里走着,我的鞋提在手上,多亏了有这么厚实又暖和的背,在这样的五月末的晚上倒觉得很受用。

    “还好吗?”我们约好的地点是在离店铺不远的肯德基24小时店里。

    “燃化气爆炸,是黑帮做的手脚,并且是先来找过麻烦的”林星捂着手上的咖啡杯。

    “托尼呢?”神经病问道。

    “去警察局了”

    “警察局哪里能有什么结果,有些黑帮可不是警察局敢惹的”他皱着眉头说道。

    “喂,黑豹?你今天在我兄弟这来找麻烦了是吧?哪条路?你做的好事好跟我装糊涂?不是又想来见我吧?”他眯着眼用手指敲桌面的姿势是又在考虑什么。。。。。

    “在卢微路,我想你还是来见我一面吧”他抠着指甲

    “那好吧,我就等你给消息了,从现在开始计时,1,2,3,4”他坏笑着放下电话,“一小时内查出黑帮,比托尼那边笔录口供什么的快多了,对了,赛文呢?”

    “受了点轻伤,翻译陪他去了医院处理去了,他不让我去,说是医院酒精问让女孩子染上就不好了”

    “他什么时候请的翻译?”我只是觉得说不定这翻译会有点问题。

    “就最近啊,电视台又来采访,想着平时要见他的客人也比较多,所以就请了”

    “托尼啊,你那边处理好了吗?”我给托尼打电话,托尼听了以后就赶回来了,顺带把他爸也捎回来了。

    “你不带翻译回来?”神经病望着他。

    “翻译回家了啊”也没看出托尼有什么畏惧的神色。

    “黑豹查到了没有?”他接起电话。

    “黑龙那个死兔崽子背着我接了一大户的的活,坤少爷,都是我的错,我回去把那死兔崽子教训一顿”黑豹气势汹汹在电话那头表忠心。

    神经病这厢却懒懒的回复他:“那倒不必,只要他把那神秘户主的号码或者名字告诉我就行”

    “你怀疑又是她?”我轻声问道。

    “如果是黑龙干的,很可能是她”

    他们全部都惊讶的望着他:“你才是鼎江的黑老大”

    “额?没有啦”这种时候还能扮羞的也就是只有他了。

    我想拍死这个满脸羞绯红还有点胡茬的死男人。。。。

    托尼的爸爸又和托尼说了句话,托尼很是为难,我不解地看着神经病,因为这里除了托尼就只有他懂法语了。

    “说是杰瑞明天没有时间过来了”神经病小声给我翻译。

    “杰瑞是谁?”我望向托尼。

    “翻译,说是明天有事不来了”他掏着口袋,“额,杰瑞的东西还在我这啊”看似惊讶可给神经病的眼神是质疑的。

    他摊开手心是一个单凸面浮雕字母银项链,是个“H”

    我的脑中闪过这个项链的影子,很熟悉。。。

    我和神经病同时去翻“H”的横杠内侧,果然找到了那个被隐藏的“J”。

    那个杰瑞,就是哈杰。

    哈杰回来了,许久不见的哈杰回来了

    既然他介入,这件事就更不简单了。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女生成功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