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肖恩大人救我们

    

    

    

    

    
    style="BORDER-RIGHT: #a6ccf9 1px dashed; BORDER-TOP: #a6ccf9 1px dashed; BORDER-LEFT: #a6ccf9 1px dashed; BORDER-BOTTOM: #a6ccf9 1px dashed">
    style="BACKGROUND-COLOR: #e7f4fe">
    style="FONT-WEIGHT: normal; FONT-SIZE: 12px; LINE-HEIGHT: 160%; FONT-STYLE: normal; FONT-VARIANT: normal; TEXT-DECORATION: none"

    color=blue>

    

    

    

    
    style="BORDER-RIGHT: #a6ccf9 1px dashed; BORDER-TOP: #a6ccf9 1px dashed; BORDER-LEFT: #a6ccf9 1px dashed; BORDER-BOTTOM: #a6ccf9 1px dashed">
    style="BACKGROUND-COLOR: #e7f4fe">
    style="FONT-WEIGHT: normal; FONT-SIZE: 12px; LINE-HEIGHT: 160%; FONT-STYLE: normal; FONT-VARIANT: normal; TEXT-DECORATION: none"

    color=blue>

    

    


    “珂皎,你到底是怎么了?”舅妈和我在咖啡吧里坐了这么久,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了。(www.dukankan.Com百度搜索读看看)

    我思考着该把最近这些乱七八糟的事里的哪一些拿出来说。

    “你基本就是脱离了本职吧?基本是在为策划部卖命啊,他们那边的人刻薄又不饶人,总是挑我们部的事,你说你做好了那边的事我也就不好说什么了,现在却又在做男模的公司助理,最近出的活一件比一件差啊,厂房招标的事还有现在杂志的事,再这样下去,老总是要来拿我们这些人的不是了。”舅妈焦急的一口气说完。

    说实在的如果我说这些事是有人陷害我猜她不会信,她不会相信我被我的“朋友”打着名号做了一些看起来质量很低的事吧,再说本来在招标和工作窜岗的事上舅妈就已经十分的不满意了,我该孝敬点,别在这时候给她老人家添堵。。。

    “是,是,我也意识到了,大概最近真的是大意了。”我看着自己还伤着的胳膊。

    “手还好吗?和家里人说了没有?你看你,你也不告诉我和你舅舅,如果不是今天看到,我和你舅舅一点都不知道你的况,你这样多让人担心啊。”舅妈其实真的很善良啊,在我发生这些事的期间正好是她带薪休假的子,所以他什么也不知道。

    回家以后神经病依旧在悠闲的和托尼爸爸品红酒,两个人说着我完全听不懂的话。他看见我来了给了我一个一会儿再说的眼神,我心领神会,独自跑去房间冥想。

    没多久他敲敲门靠在门上看着我。我笑了,从这种接近地面的高度去看他感觉他就像一座铁塔。

    “你舅舅是有所察觉的吧?”他抱着臂。

    “嗯哼,这样的谈话结果无非是想告诉我少兴风作浪,改装聋哑,别呈那个能”我漫不经心的抚着单。

    “托尼老爸的店生意还不错,他考虑着在鼎江住下,对林星他也满意,打算早点让他们定下来”他看着窗外。

    是啊,这能算是近来最值得开心的事吧。

    “何秦嫣手机里的号码我查了个遍,最近那只旧手机也不用了,但是你说的卡车司机和尤娜她依然联系很频繁,还有那个和护工相似名字的人。”他依旧看着窗外说道。

    “我基本断定是何秦嫣弄出来的车祸,尤娜也参与其中。那个时候我伤的最重,尤娜基本只是轻伤,这个开车技巧是很明显的,而后那辆卡车是我们撞车之后才来的,看司机的样子就是一脸焦急着带走尤娜的样子,我想应该是错不了。”我努力地回想着。

    “你越来越不害怕面对事实了嘛。(www.dukankan.Com百度搜索读看看)”他笑了走过来。

    “逃避事实只能被欺负啊”我不屑的挥开他准备揉我头发的手。

    他的笑瞬间消失了,冷着一张脸一晚上再没理过我,真是奇怪啊,放着卡西柔软的毛发不去蹭,偏偏对我一头乱毛很感兴趣。。。我又不是卡西。

    第二天周末我们便一起去了医院,医院给出了护工的签名。

    “侯成?”神经病双眉紧锁,接待我们的护士美眉在那红着脸的惊叹:“好帅啊!”同时还拉上其他护士来看,于是我无语的看着一群护士站在这里看猩猩。。。。

    “各位美眉,侯成长的什么样?”他轻轻的笑着望向那一堆护士。护士们倒吸一口气,激动得不行。

    “尖尖脸,小平头,30岁左右,皮肤黑,眉目间有点像洪达”护士们回忆着。

    洪达是鼎江电视台的主持人,好歹还算是个人物呢。

    “那我还有问题的话能不能打电话来问你们呢?”他笑成这个样子,我怀疑那群护士里是不是有几个长得比较滑稽。

    护士自然是十分的乐意于得到他的号码。

    主要是我觉得我每次和他出去办点事吧,只要碰上女生,她们就像看见我抱了一个巨婴出来散步一样,全部母泛滥的围上来,以至于正经事总要被耽搁,我很是讨厌这种低效率状态。

    “原来我真的很帅啊?”他笑嘻嘻的看着我。

    我面无表的看着他回想一下早上出门前他的脑袋可有被家里那道结实的防盗门夹过。

    “侯成不是我请的护工”他突然变得严肃了。你以为你是变色龙啊。。。

    “那护士们放他来这么长时间了额”我觉得奇怪。

    “没什么可奇怪的,他有个双胞胎兄弟叫侯城”他漫不经心的把手插在口袋,“又是何秦嫣谋算的激将法,小老头虽说是有病在但是不该病加重的这么快,她料定我会撒火,是等着出把柄的。”

    何秦嫣作了这两兄弟所以成功的给老伯喂了慢毒药,而希望借此机会让神经病和哈杰打起来,好强壮的大脑!

    我一直隐约记着一个叫成文宇的男生似乎还在公司工作,我脑中闪过舅舅说的厂房招标之类的事以及图纸剽窃的事,忽然明白这个成文宇也是舅舅安插来的商业间谍,只能说何秦嫣的来的消息全来自于他和哈杰,不然我在也找不出合适的理由了。

    “哈杰最近去哪里了?”他眯着眼睛。

    “这是我想问你的问题好吗?”我表示我很无奈。这话说得好像我把他藏哪去了似的。

    “反正是不在公司,大概畏罪潜逃了”他说话的语气就像在讲故事,似乎这几天的事就和他每天都要吃饭这件事一样平常。

    我还是很难揣测哈杰在这些事里除了提供报还起了其他什么作用。

    “奎特在何秦嫣的手机里查到了几个英国长途”他接完电话对我说道。

    “这说明什么?”

    “说明英国那边有人激励了她”他把我丢进车里,坐上驾驶座。

    “去你家吧”我看着前方。

    “我不欢迎你去”他看都不看我直接否定我的提议。

    “你的猜测我们自己来证实”他怎么这么通透?这个古怪的家伙跟学了读心术一样,太可怕了,我试着在心里默念了几遍“神经病”,您猜怎么着,他居然满眼无奈的看了我一眼,摇摇头叹了口气。

    真神奇!

    回家后这个无良的当哥的和他那位无耻的做弟的两个人合谋了好久,最终由弟弟肖恩打电话给安妮斯顿,主要是哭诉了一下哥哥不会照顾他,现在过得不舒服,很想回家什么的。看肖恩那声泪俱下的样子,我都差点相信神经病虐待过肖恩,我惊讶的看着肖恩挂断电话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

    “肖恩,你的梦想是不是当演员?”我大睁着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他们两个回个我一个鄙视的眼神。

    “你不是靠自己查么?怎么还要求你妈啊?”我对上神经病的眼睛不屑地问他。

    “我这不是在靠自己查么?我也没有亲自去找安妮斯顿吧?”他指了指肖恩。

    肖恩慢慢抬起头看着神经病酷酷的说道:“把我当枪使有没有报酬?”

    神经病突然满脸笑意,一把勾住肖恩夹在腋下使劲的揉着肖恩的头发:“我们兄弟俩还提什么报酬啊。”得,这是个无耻的主。

    肖恩又看了他几秒钟,挣脱他走掉了。

    “哎哟,这个臭小鬼还跟我装深沉”他看着肖恩小小的背影,原形毕露。

    我只能说凭着第六感这件事的局比现在要大的多。

    几天之后肖恩收拾着行装,问神经病:“除了要妈打电话给舅舅还有什么来着?”其语气懒懒的样子,我倒是有几分担心。

    “没了”神经病拍了拍肖恩的脑袋。

    “安妮斯顿对李斯特现在的态度就是处于信任和防备的状态中”他走来低声对我说。

    我看着肖恩跟卡西道别,挥挥手潇洒无比地走了。

    “肖恩自己回去?”

    “托尼在楼下等他”他松了口气,拿起沙发上的毛毯走到玻璃墙边坐下,“除了监听了艾莉丝的事,还有你车祸的事,我在想下一个会是谁,我不希望是小鬼,所以送走他也算是好事。可能我是自私了一点吧。”

    他的侧面又和窗外的五月温暖阳光融合成了一幅好看的画面,我很是喜欢这样安静的午后。

    “神经病,我能不能问你个事?”

    “什么?”

    “你是不是遭遇过什么不幸?或者你根本就不是你爸妈的孩子?”

    他眉毛一抽一抽的:“真亏你想得出来,水母。”

    “我总觉得富二代不该是你这幅苦兮兮的样子”

    “我16岁开始就自己独自负担自己的生活了”他居然早就备好了咖啡,小抿一口后又接着说下去,“被安妮斯顿和坤鹏把我给赶出去的,说我惹祸,坏他们大计。当时真的很恨他们,现在说来反而却觉得很想感谢他们,如果不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学着过那样的子,我大概现在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少爷,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学不会,那不是我想要的人生,那种感觉就像是被金钱和富有的家庭给绑架了一辈子一样。”

    原来他的经历是这样的。

    原来我以为我们相似的感觉不是错觉,这突然让我觉得很踏实。

    我明白他之前所说的孤单了,就是那种有时被人保护到密不透风有时却又被最的亲人丢下的感觉,真正他的人不给予温柔,而外面世界的温柔都是虚假的。

    我却相反,不温柔的青注定我会有颗不温柔的心。

    我笑着望向窗外,我们所处的世界啊,不管温柔与否,于我而言是恩赐,伤是学习。我经常被认为是格淡漠薄的人,想来他们也不无道理,一瞬间就能接受朋友背叛之类的事,我也不知道该夸自己还是应该自责。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女生成功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