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三章 生日和飞来横祸

    我经常忙的停不下脚去看看周围,所以世界对我来说的颜色其实透着一层闷闷的灰色,可今天公司的天台真的给了我很大的惊喜,原来从这样的高度看去,鼎江的傍晚是一种与众不同的宽广。(.dukAnkan.com读看看小说网更新我们速度第一)

    “这是我经常练舞的地方”哈杰眯着眼睛看向远方,“舞者的心态很重要啊”他的笑是干净而透着阳光气息的,不像神经病,他带着坏人才有的深深的感觉。

    “你喜欢这样的地方吧?”哈杰转向我,“你的世界很大很大,比其他人都大”我有点慌张,我怕这个亦敌亦友的人会看穿我的心思。

    我低下头没接话,踢着地上的小石子。

    时间好像停住了,这么安静的天台,远方几处的灯已经亮起了,属于幻都的夜世界要来了,我也该早点走了。

    “你的生啊”哈杰说道,“除了送礼我该做点有意义的事”

    他的大脚在平台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停在我后:“你不用转过来”他的气息靠近了。

    “我喜欢饺子”

    我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也喜欢”我还傻乎乎的附和道。

    “别装傻,王珂皎,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我,我,我不知道”我把他甩在后。

    我有种莫名的罪恶感,我觉得我是不是想太多了?或者说,我这根本就是在破坏尤娜的某种期望?

    我钻进神经病的车,万分嫌弃的看着他和我被着戴上的戒指,这个说来话长了,一个屋檐下住的人太多,尤其有个老的,有个小的,你想藏着掖着点什么你就做梦吧。。。

    他来接我回去,高级法国大厨亲自为我下厨呢。。。

    本来应该很开心的我,想到哈杰刚刚那突然的表白,突然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面对他,这是人生里第一次被人表白,到底还是有点开心呢,可是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啊。(读看看小说网)。。

    “怎么了,刚刚的表白很感人?”他看也不看看我,语气冰冷的很。

    “嗯哼,我在想,你本来好这一口的却没被表白,心里该是何种滋味”我很同的看着他:“没关系,你可以去追他的”

    “水母,你脑袋里除了装点有关gay的YY你还能再装点别的吗?”

    “难道你是双?东方不败?”我故作惊讶。

    “东方不败是什么?”他很迷惑。

    “没有,是好东西。。。。”正所谓害人害到底,送佛送到熄嘛。。。

    “切,你当我白痴啊。。。”

    回到小区的时候正碰上尤娜,尤娜很惊奇地说:“刚没看见你和哈杰呢,怎么哈杰还没来啊?太不够朋友了”

    我们三上了楼,老伯打来电话以后计划有了变化,我们打算去医院过这个生了。托尼的爸爸很不高兴的把烧的精致之极的菜打包起来,托尼说他老爸觉得打包这种事是毁坏食品艺术。。。。

    临走之前总监又来了个电话说是我的文件出了点小问题,神经病很是不高兴:“就你忙,你生出来那天又不是劳动节”

    我才不要和他搭腔。

    我很认真的记下出问题的地方,但在我印象里交过去之前我是审核过的,都做了这么久的事了之前那些毛病我都改了不少了,还出了这些有的没得问题,无非就是些错别字和排版的问题,但总监很是较真的必须让我去一趟,据说是上次活动的经费协商也出了问题,这我就不明白了,上次的合同签的明白的很,所有款项都是按合同付过的,结果现在给了这么久又来纠纷了?我得去摆平它,不然我这生是该过的多不开心,多不美满。

    我让他们一票人先带着吃的去医院,和尤娜赶回公司,尤娜是寒假考的驾照,练车次数也不多,我就自作主张的要用神经病的车。

    “你抽什么风啊。。。我的车给你们两个用,我们一票人走着去啊?你也不看看托尼的车能坐几个人”他还是不开心。真是个皇帝不急急死太监,我晚一点去你能少吃一口饭饿死啊。。。托尼还是给我们行了个方便,尤娜开车带我去公司。

    尤娜的车我觉得开的还是很平稳的,不像我姐刚上路的时候开的很颠簸。我在副驾驶座看着自己整理的那叠新的资料想着赶紧回公司交了好再赶去医院。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第六感都和我一样强,我刚想抬头的一瞬突然有种大去之不远矣的感觉,接着一股巨大的冲击力从我的右手边传过来,我只觉得脑袋撞到车顶右臂剧烈的疼让后从车前窗飞了出去,重重落在地上,上唇湿湿的一片,后脑湿湿一片,全都有被扎的感觉,最后一秒的意识是:完了,今天要去见阎王了,就是不知道尤娜怎么样了。然后眼一黑就没知觉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觉得有人在拍我的脸,一个小姑娘大睁着一双眼睛看着我:“阿姨,你还好吗?”我迷迷糊糊地看着她刚想说句什么,围观的一个妇女跑上来骂骂咧咧的把小女孩给拉走了。我挣扎着爬起来,拔掉上的玻璃渣子感觉后脑勺摔了口子,右臂骨折了,好在腿没什么大碍。我是知道现在大家不敢扶的状况的,但是没想到周围的看客们都以为我们死了,要等着看看还有没有动静才考虑要不要打急救电话。我只好自己去看尤娜,我心里闪过一丝害怕,真的怕出什么事了,看到尤娜的时候尤娜还昏迷着额角流着血,就不知道是不是有内伤,我觉得真是心寒,手机什么的也找不到,对着周围看客喊道:“是男人的就不能过来帮个忙?”没有人理我,我探到翻在地上已经扭曲的车里找手机,终于找到了。我打着电话守在尤娜边。鼻子里的血还是流个不停,已经弄脏衣服了,后脑的口子滴在地上的血看得我自己头皮都发麻。。。我的头晕晕的,可就是不能躺下来,一则怕死过去,二则尤娜还没醒呢。这个地方偏,晚上人不多,车也不多,路又宽。除了挡住了一辆卡车,其他车都过去了。后面的卡车司机人倒是很好的跑来说载我们去医院,可车小只能容一个人,我看着他把尤娜抱上车把他的号码留下让他送尤娜去医院。我得去问问周围还有没有什么目击证人看到是哪个祖上缺了八辈子德撞我们还逃跑的。我很是失望这些人一脸惶恐的表,握着手机很烦躁,头又开始晕乎,我看这样不行,我在第二次倒下去之前拨通了神经病电话,他那头刚:“喂”一声我就趴下去了。

    醒来的时候没有看到神经病,也没有看到托尼,只有林星默默的坐在前:“你醒了?我去给你倒点水,你躺着别动,手骨折有轻微脑震的,真是被你吓到了”

    林星的语气不似平时的明快,我总觉得出了点什么事。

    “现在什么时候了?”我问道。

    “你昨晚撞车的”

    “尤娜怎么样?”

    “打电话来说是没事了,你快少说几句吧,人家比你伤的轻多了”林星喂我喝水。

    “昨天。。。还好吗?”我咽了一口水觉得嗓子好疼。

    “老爷爷去世了”坐在角落里的肖恩突然冒出一句,我的脑袋就嗡的一声有点吃不消了。

    “橙橙,你哥知道你现在说出来非得杀了你不可”林星转向肖恩。

    我脑袋空空的,努力的想去看手上那枚老伯送给我的戒指,怎么会呢。。。怎么会这么快呢。

    “珂皎,本来坤不让说的,你别这样啊,说句话吧。”林星颇有些担心。

    “林姐姐,饺子姐姐迟早要知道的啊”肖恩把我要看的戒指放到我面前,两只旧旧的戒指却晃得我眼疼。

    我偏过头去忍着泪:“我的事别告诉我爸妈,林星也别告诉我舅舅”

    这个时候我突然把生死的意义想的那么透彻,我才发现这一秒或许是某人重生的时间,也可能是某人咽气的那一秒,人的存在还有其一重要的原因就是遇见,遇见你生命里每一个给你美好的人,让你付出感人。正是那些人的存在才让我们这么孤独的人生旅途这么开心,就算知道人的生命以流星消失的形式存在也不觉得遗憾,所以啊,该做的是碰上自己的人就毫无顾虑的去,抓住他留在你生命里的每一个印记,就像现在回忆起老伯叫我小挡箭牌时的表,我突然觉得那些记忆好珍贵珍贵。我紧紧的抓着被子的一角就好像拽着自己和老伯的那些回忆。我想把这些眼泪全埋葬在这满是消毒药水味的被子里。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女生成功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