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坚强的水母

    我跪在太婆灵位前默默地烧着纸,神经病走过来:“你都跪了一下午了,要不我来?”

    “你又不是我们家的人,你烧去的纸太婆不会要的”我看着火盆里艳艳的火光。(.dukankan.Com百度搜索读看看)

    “小伙子,你过来一下”爸爸拍了拍神经病的背。

    我烧完手里的纸才想起来,他该算是什么份这样莫名奇妙的来到我家,甚至之前妈妈都不问我。

    我把烧纸的工作交给堂妹眉眉,我虽然很嫌弃神经病但也不希望他被爸妈和家人为难。

    “小帅哥,我开门见山的问吧,你和我们女儿是什么关系?”妈妈和爸爸还有他三个人关在厨房不够牢固的小门里说话,我透过门缝向内看去。

    “当然,我们也不敢妄加猜测,我们女儿几斤几两我们心里清楚,她商也不够高,也不是什么都能承受的人”爸爸接着说。

    “我们是朋友,我想她说过了”他很平静

    “哪一种?”妈妈问的紧,“在去世人的面前要说真话”

    “她想要的那种”他回答的真是坦然。

    “那就好”爸爸起准备来开门我赶紧转走了。

    “王珂皎!你把男朋友带回家现在要过夜了你打算怎么办?”眉眉居然丢下活跑来质问我,不过我还真是习惯她的个,只是从她一个十四的女孩嘴里说出来这种担忧不免让人有点毛骨悚然于这孩子广泛的知识面。

    眉眉小的时候顽皮,成绩不好。而我却是个好孩子的典范,加上小时候长得也一副讨巧的模样,总是特别听爸妈的话,小时候奖状很多,大人总是夸我,却不喜欢顽劣的她。我不能说我喜欢她,但是倒也习惯她这不平衡的心理,在我看来这种嫉妒十分有趣。

    “你怎么会找到这么一个男人,真不懂现在男人都是什么眼光”她抱着臂上下打量我,我忘了说她可是自封班花的。妈妈走进了厅里,她立刻变了一副脸牵起我的手:“珂皎姐姐,我刚刚有点打盹,我先去睡一下”笑的一脸无害的她让我诧异于她新月异的变脸技术,她那双“秋水眸”在神经病上扫来扫去,神经病后来告诉我他觉得眉眉的眼神比飘那眼神更加像要下一秒就要吃掉他的感觉。

    我本想继续再守得晚一点,妈妈赶我去睡觉:“我有话跟你说”

    “我们还有你叔叔在这里守夜”爸爸拉住神经病,“对吧?”

    神经病点了点头。(读看看小说网)

    “妈妈?”我看着急着拉我进门的妈妈

    “小伙子长得很帅呀,到底是怎么回事?”妈妈问得很严肃。

    “别在太婆过世的这段时间谈这个好吗?我不想说”我脱去外看着妈妈。

    “你知道外婆在过世的时候特别遗憾没有看到你,她说你是我们家最不可思议的女孩子,这个家里最聪明和机敏能担起家的就只有你,她说眉眉这孩子心思太多,心思太歪,你却太过善良太过忍让,这一点很容易成为你的绊脚石。你这么大了要恋什么的我和你爸不反对,就连太婆都说你太让人心疼,应该早点有人来照顾你,但是。。。。我不希望是这种份地位悬殊的人,妈妈不是其它妈妈希望你和钱有缘和谁就都能有缘,当然我们家福分薄,也是不可能有那种豪门命的你懂吗?豪门深似海,要恋就是为了幸福不是委屈求全”

    我点着头:“可是妈妈你想多了,然后你不觉得舅舅总有点什么不能说的秘密吗?他这样把什么都告诉你到底是为了什么?我觉得他似乎很希望我和坤瑾笙关系亲密呢”我指了指门外正在和爸爸交谈的神经病,第一次叫他那犹如土匪的名字真是不习惯。

    妈妈点着头:“但不管怎么说他是长辈,你还是要尊重他,他总还是为你好的”

    那,我不能确定啊,现在哈杰说的要取得信任的人难道是我?我不能很绝对的说不是,而且舅舅这葫芦里我可不确定卖的是什么药。

    出殡那天我和妈妈按照习俗给太婆梳头,又忍不住回想起了童年里有太婆的点滴,眼泪滴进了太婆灰白色头发里。从墓地回来的那天天气特别好,阳光又照在那张熟悉的沙发上,家边的那只老猫又来找太婆了却只是在原地转圈,似乎连它都感觉到了故人的离去,我静静的坐在太婆做过的位子看着那个能第一时间看见门口的地方,太婆该曾是怀过怎样的心去等着那个难得回家的我?

    神经病这几天住在宾馆里,爸爸把他带过去的时候他差点把我们住在同一个房子里的事给说出来。现在他慢慢走过来蹲在阳光里摸着那只不安分的老猫的脊梁,这只最怕人的猫居然在他面前那么温顺。

    “你在想你的太婆吧?”他问道,我却没做声。

    “我觉得水母一定像太婆”他挠着猫的下巴头也不抬的说道,“爸爸说的”

    我爸和你爸是有区别的,请在前面加上名称代词。

    “你也接到总监的电话了吧?”他依旧自说自话,“我们可以推迟时间的”

    “年还是要过”我扶着沙发的扶手“生活还要继续,乐观和坚强是太婆教给我的”我站起,“和我们一起过年吧”

    年夜那天少了太婆,席间的气氛变得冷冷清清,神经病作为一个古怪的宾客在桌上无所适从,除了爸爸和妈妈其他人都懒于待客,只有眼神里闪着光的眉眉和神经病说个不停,神经病一边应付着,一边丢给我一个可怜巴巴的眼神,我视而不见。

    这个年过的没有喜庆和愉快,直到初五回鼎江家里的气氛依旧没有好起来。回去之前我走到太婆的灵位前拜了一拜,当眉眉在向太婆许愿未来能找一个良偶佳婿时,妈妈捅了捅我,问我有什么愿望,我觉得我的愿望就是希望太婆在那边能过的轻松,快乐,开心,自由,剩下的一切问题我都能自己去面对。

    “王珂皎!”眉眉对着我就要走出家门的背影当着所有人的面第一次喊我的名字

    “你不该祸害瑾笙”她走过来低声的附在我耳边说道,“你的长相你的一切完全没有可能给瑾笙幸福,你最好懂的,这么多天来我和他的感说明我才是最有权利他的人”我傻笑着看着我这个不谙世事的堂妹,她才了解神经病多少?她又了解多少?居然就已经说到的问题和高度了。

    “放心吧,我对他一点兴趣都没有”我拍拍她的肩,走出家门

    回途中我问神经病:“你喜欢眉眉?”

    “你以为我有恋童癖?”他打着方向盘,“你的极品堂妹我可受不起”

    “她那意思是你和她有感的嘛”我说道。

    他默默的想了一会儿:“说过18句话就是有感?”

    我面无表:“也许”

    “那我们两早该结婚了”他笑着看着窗外。

    “你为什么要偷拍我”我继续回到这个问题,“你到底有没有删掉?”

    “那是我的手机,动了我的手机该罚的明明是你,不罚你就不错了你还想让我删东西?”他很不屑的语气,“你应该高兴于我拍照的技术”

    我去夺他的手机,他举得老高:“想出车祸的话我也奉陪”

    我安分的坐住不动:“到底为什么给个理由”

    他又是一阵安静

    “其实水母是个美女,我只是对美女感兴趣”他笑道。

    你消遣我吗?你不是号称看过的美女比我走过的路还多吗?

    “胡说八道”我抱着手臂。

    车在加油站停下,他拿出手机翻给我看:“是真的,水母很漂亮,在水母不戴眼镜的时候,水母的脸上有一种安静的美丽,我则善于收集各种各样的美丽”

    您别给自己的轻浮德找这么文艺的借口好吗?

    您别这样烧死人的目光好吗?

    我一把推开手机:“你随意,别让我看见就行”

    “水母能振作起来吗?爸爸说水母很坚强,上大学这么久从来没向家里哭诉过”他趴在方向盘上看着我,果然说人话的时候是个帅哥。

    “能,我是打不到的女超人”我看了看窗外,“更何况太婆不希望我成为一个为了生死这种人生自然规律的事就一厥不起吧”

    “那如果有一天我死了呢?水母会想我吗?会难过吗?”他突然说了这么低沉的话

    “你在胡说什么?”我不想理他,我也不愿意去设想这种乱七八糟的的问题。

    “你回答我”他这强迫的有点过了

    “你还有那么多朋友等着为你伤心难过呢,轮不到我轮不到我”我不想回到这些问题,我看起来勇敢其实还是外强中干啊,我不想再去想象周围世界里再少一个人的场景,我会心力交悴。

    他不再言语,一路沉默倒也没什么不好,我更想一个人好好把这几天复杂的心好好梳理梳理。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女生成功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