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章 让我彷徨的吻

    这个抱个孩子坐在一堆乱七八糟的衣服里的落魄样有点像个带着儿子流浪的犀利哥,神经病你赢了!

    肖恩在神经病的怀里睡得昏天黑地,托尼进门后就上去换手来着,这。(百度搜索读看看.dukankan.Com)。。。干嘛不让肖恩睡啊。。。。

    神经病看到我这一兔子睡衣的打扮差点笑出声“兔子水母?有意思。。。。”

    你怎么不去死一死,牛魔王神经病?

    我瞪了他一眼,懒得和小孩子计较。

    话说我终于明白为什么的抱着肖恩了,上被踩过,沙发也一样。。。这小贼也太不厚道了。

    “被偷的外是哪一件?”我很疑惑为什么只是偸了件外要把房间里搞得像车祸现场一样,这是有多大的仇恨呢。

    神经病皱着眉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林星忙忙碌碌的在收拾,我只能做点粗活。。。

    “啊”林星轻轻叫了一声,“怎么了?”托尼紧张的那个劲啊。。。。

    “不知道踩到了什么,我没穿拖鞋呢,可能是硌着了,没什么。。。”林星捡起地上一个小小的圆形零件,“这是什么?”

    托尼接过那个小东西,把肖恩放进林星的怀里。

    “我好像在哪里看过。。。。但想不起来。。。。”

    “谁看见我的手机了。。。。”神经病慢慢悠悠的打断了我们谈话,“那边的兔子水母,用你手机打我电话看在哪里”

    “为什么,凭什么?你自己不可以拿座机打吗?”我才不想和他烦

    “你们俩小声一点!”林星看看熟睡的肖恩。

    我拿起听筒,里面什么声音都没有。。。难道电话线都被拔掉了?

    “好像电话线被拔掉了”我搁下听筒。

    托尼又走过来研究电话,我继续做我的粗活。。。。

    “昆切斯特?你拆过电话?”托尼惊讶的把座机翻过来看着一堆露在外面乱七八糟的线。

    “你就不能往贼上想?我没事动那破电话干什么?”哟,这吃了炸药的语气。

    “那,你们不觉得扣子什么的,还有电话这些事诡异么?干嘛什么值钱的不偸就偸外还把电话弄成这个样子?”我适时的插句嘴

    他还是皱着眉不说话,托尼和那破电话较上劲了,没人理我。(百度搜索读看看.dukankan.Com)。。我还真是额,自讨没趣。

    林星在肖恩的小外了找到了神经病的那支4s,发现有几个未接电话,神经病这才起去翻手机的未接记录,反打回去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咆哮声:“坤瑾笙!外卖不送往桌上一丢是你的做事风格吧?那边的顾客都是点名要你送的,你可好,不打招呼直接跑掉,你赶紧给我回来,今天加班!加班!听见没?”神经病笑着挂了电话。

    “他不知道你家的事?”托尼这才抬起头。

    “知道,但是也只有他愿意用我,没有说我是大少爷,只有他敢这样骂我,这小老头我喜欢的”

    什么?这不受虐狂吗?胡胖子要这样对我大骂一通我是一定会气得七窍生烟的。

    “走”他一把抓住我,丢掉我手上的扫把。

    “干嘛?”我才不要被你们拖来拖去呢,这么大冷天我还穿着睡衣跟你去送外面,我脑子有病呢。。。。尤其是还有你这么个神经病。

    “你要是想在这里给他们两个添乱那也可以啊,不怕和我们两只狼住一晚上那我们倒是也非常乐意的”他怎么又一副色迷迷的表?你对我这种类型的都有兴趣?那你之前说的美女真不知道是长什么样。。。。。

    “一只”托尼笑着比划了一下。

    我瞪着神经病,但是还在考虑,因为我从进屋到现在大概已经打翻了三盆水,碰倒了两架书。。。。照这个况不让他们两独处一下好好打扫,我们还真的要住在这狼窝里了,尤其是连钱都没带,又已经没有公车的况。

    他把我的手丢还给我“你这么主动真是不好意思”

    你是想怎的?

    “那我和你出去的话,这么晚我怎么知道你带我去哪里。。。。。还有真么冷的天。。。。我”

    他顺手把自己大衣脱下来给我罩上,苍天,这衣服太大了。。。。

    “那你咧?”

    “省的你不放心,一头狼这样就没办法做什么了吧?”

    “谁知道呢。。。。”

    他把手机塞进我手里“你给我少废话,再有事你拿这个报警行了吧?”

    我迟疑的接过手机笑了“你喜欢我?非要我出去”

    他叹了口气:“哈,我喜欢你行了吧,要是卡西在家里捣乱我也会喜欢它的”

    哎,何必涅。。。。

    我只能跟着他下楼

    坐进车里我很疑惑“你拿这么大的车送外卖?太招摇了吧?”

    他打着方向盘不理我

    “诶,我也想去考个驾照,你在哪里考的?”

    继续不说话

    切,我还懒得理你呢。。。。

    到了披萨点以后老板看着我惊讶了半天

    “怎么?送外卖带保镖不好吗?省的再被那些女人拦半天”他笑着对着老板,哎哟这是什么人啊,我这么遗憾的高给你当保镖?你干脆说我给你当挡箭牌的算了。

    “那我走了啊”他拎起桌上的一大袋打包好的食物“怎么他们没送过去吗?”

    “这几个客人是冲你来的你不懂啊?”老板没好气的回答他“他们送过去的她们怎么会要吃?”

    “那我走了”他笑了笑拉着我骑上一辆小摩托。

    冷风吹得我脸疼,虽然穿了神经病的大衣可是还是冷得不行。那这家伙呢,他连外都不穿那该多冷啊。

    “喂,你冷吗?”

    我确定今天晚上他是打算当哑巴了。

    去的第一户是个大概14岁的小女生开的门,熟门熟路的和他打招呼:“坤哥哥,你终于来了,妈妈说要退钱买别家的我不让她退呢,我知道你会来”她抓住他的手就是死不撒手“这个是谁啊?”他冷着脸答道:“我的保镖”“哈?保镖?”她比划了一下我的高“这个做保镖还不如我做安全呢”她笑嘻嘻的“我学过跆拳道哦”她比划了两下“下次我来保护你吧?”

    “谢谢,我只用我的专属'挡箭牌'”他把我拖过去放在他面前紧紧的搂着。

    我靠,你这个样子我在人家小女生面前是该多难做人。。。。

    然后小女孩就默默的变了脸色,拿着披萨很纠结得进了房。

    我还是真心愤怒的,我真的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

    第二户是个女白领,可那个样子我觉得更像,额,不解释。她很风万种的靠在门上说:“哎哟,等你半天你都不来,今天还是进来陪我喝一杯吧,天这么冷怎么都不穿件外,真是的。。。”她用那涂了猩红指甲油的食指轻轻点了点神经病的膛,神经病什么也没说,往后一转抱住我的腰往前一丢,我莫名奇妙的站在这两个人中间。

    那女人笑了:“你送外卖还带个孩子。。。。”莫大的耻辱啊。。。。

    “我的保镖,你最好懂了”

    “用这种货色做保镖你觉得你挡得住吗?”她凑近他的脸笑的特猥琐。

    她又转向我:“小妹妹还没发育吧?”我靠,我要跳起来咬你啊,你就算再高也不能鄙视我!

    她的“魔爪”伸向我。他伸手拍掉了她的手抱住我的腰往后退了一步:“我的保镖谁都不能碰”

    我已经受不了了,我觉得我就是个玩具,任他摆来摆去,下楼以后他笑嘻嘻的说道:“那些女人再不用缠着我了”我不知哪来的胆子回头推了他一把“你给我滚,我不想看到你!我不要当你的玩具!”他往后退了几步,碰到了人行道的台阶倒在人行道上的脏水坑。这么不经推,这个子真是白长了。心里却很愧疚,穿着他的衣服还把他推进冰冷的脏水,我上去伸出手:“你还好吧?对不起啊。。。。”他半天没有吱声,只是坐在路边低着头,我看是真的玩大了诶,我把外脱下来给他罩上想看看他的表他又抱住我,我真的怒了,想挣开他!这算什么?算什么?我被他包在大衣里实在有动弹不了。

    “你给我放开,你总是这样,你把我当人看了吗?我承认我平时总是和你对着干但我。。。。”

    他冷冷的唇贴上来一口咬住我还要说下去的嘴!我要彻底疯了!他是不是听不懂我的话?我挣不开他按着我脑袋的大手,就那么不争气的哭了。惨淡淡的橘色路灯下我就这么丢掉了初吻,不美好的地点,不喜欢的人。。。。我越想越委屈:我19年来没有和男生牵过手,没有抱过任何男生,所以从来没想到我会以如此丢脸的方式失掉初吻。。。。他好像感觉到我哭了,想抹去我的眼泪,我撇开脸,我该怎么面对对神经病一往深的飘?她知道了一定会疯掉的!

    我推开他,站起来一个人默默的在街上走着,他只能默默在后面跟着。

    我确定我一点都不喜欢他,哭的抽抽嗒嗒的,抱着臂一边走一边想,可他现在也不说什么就这么轻浮,他到底要干什么,为什么为什么除了工作的压力我还要忍受这样一个白痴?为什么?我难过的蹲下,他跑过来抱住我,我却挣不开,我该怎么办,我这是被人欺负了啊,难道报警吗?警察会管吗?根本不会!他为什么要吻我,玩我吗?我越想越气,反手给了他一耳光,这一耳光打得我都吓傻了。他可怜兮兮的看着我,然后,松手走了。

    我得一个人在这不熟悉的路上等天亮吗?为什么为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女生成功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