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工作day小记

    第二天我没有精神微微有些感冒,很早就赶去了舅妈所在的公司,舅妈接到我的电话就赶紧下楼来接我了,她告诉过我,这工作说轻松也不轻松,是给她的上司当第二助理。(.dukAnkan.com读看看小说网更新我们速度第一)第一助理经验丰富,要我多和她学,至于怎么能给她的上司当助理,她说是因为和上司关系不错,上司赏识她,卖个她面子,她千叮咛万嘱咐叫我不要出乱子,有不懂一定要赶紧问。

    我进公司的时候发现这真的是个简约又时尚的现代办公室,颜色以灰白为主的装修,地上铺有灰色的地毯,每个人的穿着都很精致的,办公室很安静,没什么人出声,大多是打字声和发传真的声音,在这样的气氛里,我还是有点紧张。

    舅妈领着我走向她上司的办公室,办公室门口一个大概快40岁的女人接待了我们,她就是第一助理央琳,她化着好看的淡妆穿着合体的裙,微笑着和舅妈谈话,说是经理出去了,我可以开始工作了,她会好好带我之类的。

    舅妈真的就走了,我有些不知所措的在央琳对面的办公桌后坐下,她看起来很亲切,微笑着问我多大了之类的问题,然后告诉我大概该做些什么,最后一个电话打断了她的话,接完后,她站起对我说:“经理回来了”我也赶紧站起,对着门的方向,没一会儿一个50岁左右的微胖男人进入我们的视野,有些谢顶,看起来有点猥琐。央琳喊了一声经理,我是来不及只能跟着她微笑,那谢顶经理看了看我,问央琳:“新来的助理?”我紧张的点头,央琳微笑着说:“是”那该死的谢顶经理居然又摇了摇头钻进了办公室。姐姐我哪里招惹你了,摇什么头,当然面上还是一副要膜拜的样子,做人么,尤其职场人,外一层里一层,必须的。

    我的第一件事居然是去给那经理接孩子,这活我总觉得他在公人私用呢,更有趣的是我碰上了神经病牛魔王大人!话说我正想不通为什么这么个老经理有个上幼儿园的儿子,就看见神经病父无限的抱着一个和经理老人家儿子差不多大的小男孩从幼儿园出来。“哇,儿子都长这么大啦?神经病?”我一定要吐槽吐槽吐槽!他的脸瞬间变得死灰死灰的颜色“关你什么事?还有你再骂我神经病试试”“喔喔喔,在你的下一代面前还是给你面子好了,牛魔王”他怀里的孩子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他就一声不吭的抱着孩子走了,经理的八卦胖儿子一脸鄙视的看着我:“那个大哥哥完全不理你诶”你闲事真多,没看见我把那个家伙说的无话可说吗?当然我还是扮好姐姐的样子,笑眯眯的送他回家了,哎这小子比那小子走运。

    之所以这么不喜欢经理是因为后来几天发现经理和央琳在一起总有点不太对的感觉,总之在一起的话两个人暧昧的就和夫妻一样,后来思来想去觉得裙带关系无疑了。至于经理的小儿子,据说是现在的23岁小妻生的,也就是我的前任,怪不得看见我摇头晃脑啊,敢是嫌弃我长得不如你原来那个如花似玉小妻啊。那和这40岁的老女人又是怎么回事?难怪缘羽说男人就没有能喂得饱的时候。(请记住读看看小说网.dukankAn.com)

    我的第一天工作结束后,总结一下,接了四个电话,打了两个电话,给经理订了一间酒店,接了他的胖儿子。下班后去的舅妈家吃饭,舅妈说:“你现在又在准备考本科的事,所以实习给你找份简单好干的活,你只要懂事会看脸色就好”我倒是很明白舅妈的好心只是面对那个恶心的地中海本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没有说出今天在办公室看见央琳和经理那极不正常的对话,只能暗自庆幸没有让他们发现我,到底知道秘密的人总是很危险的。

    吃晚饭就回了学校,去面试的林星回来了,她这份工作是人力资源管理,看表就不像是成功了的样子,我也没打算问了,倒是她一直很好奇我的工作第一天:“怎么样?紧张吗?上司好说话吗?工作都具体做些什么?不要培训吗?公司大吗。。。。”你瞬间变成了十万个为什么了是吗?我摇摇头没说话,我能说什么?说我的老板是个死胖子地中海?说我的老板和他助理有一腿?说我是最安全的助理?不过我倒还真是相信我自己的安全啊,前面说了,堪比公牛插座。

    雅雅的网络小说签约了,于是拖着我们一票人去吃火锅,喝了不少酒,大着舌头唱《他不我》听得真是心酸,飘慢慢揩着泪,我倒是奇怪了,咦?她会失恋?飘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整个火锅店都能听见她的声音,咦,你这没喝酒的胜似喝酒了的?雅雅都唱不出声了,迷迷糊糊的看着飘,飘的绪激动的不行,几次都噎的喘不上气。我偷偷问林星是怎么回事。林星叹了口递了张纸给飘,“她给昆切斯特发了两个礼拜的短信,昆切斯特今天才回了一条说有孩子了,我也很奇怪,我从来没听托尼说过昆切斯特有孩子啊”我回想在幼儿园里那个可的小正太,我点点头:“他还真老呢”飘哭的抽抽搭搭,说喜欢她的男人她不喜欢,她喜欢的男人却名草有主,大意是这样吧,这么一说我倒是很有兴趣知道是哪个女神敢嫁给那疯子的。

    第二天上班我彻底感冒了,说话怪腔怪调,央琳不让我接电话,所有跑腿活都交给我,说是这样影响了工作会被经理骂的,真是有够厚道的。一整天不是给大家送工作餐就是跑老远给那胖子买咖啡,反正没有消停,那胖子一喊“艾利克斯”我就特嫌弃我这个英文名,真恨不得瞬间变成另外一个人。一来,我讨厌他色迷迷看着所有女员工的样子。二来,这活太没技术被他们呼来喊去不就跟丫鬟一样,我总觉得这一整天他们都在整我,等着看我出洋相呢。

    回到寝室我觉得全都快累散了,就想往上一倒什么事都不管了,我闷在被子里回想被压力压垮的高中和那次失败的高考,我越想越委屈,越想越难受,从来没想过自己也会有这样精疲力尽的一天,突然好想家,好想我妈,好想吃她做的红烧,想告诉我现在动弹不得的处境。

    我也不知道闷了多久,被林星一把掀开被子“快点来吃东西啊”我瞟了一眼桌上两个精致的小慕斯:“又是托尼给送来的”“嗯,他们今天开party,所以买了很多,说是一定要送过来让我们两个尝尝。”我一边吃一边漫不经心的听她说托尼的好,突然说到托尼和神经病住在一起的事我就觉得奇怪了,难道那孩子是两个大男人生出来?我一想,脑袋里就出现一副滴滴的神经病靠在温柔的托尼肩膀上抱着孩子对孩子说:“来,叫妈”的场景,吃着吃着居然笑喷了,林星很不解的看着我,我擦着满是鲜蛋糕的嘴摆着手说没什么。要是让她知道我把她的白马王子想象成同恋她该想劈死我了。

    第四天经理去出差了,带的自然是央琳,我百无聊赖的坐在办公室里看,抠抠指甲,擦擦桌,摆摆文件,如果我以后工作再敢找这种事做,我一定掴死自己。我拿出便利贴玩的不亦乐乎。突然看见有个眉清目秀的小兄弟拿着一本资料册朝这里走来,我赶紧正襟危坐,

    很礼貌的说:“对不起胡经理他不在”他点点头把文件递给我,就不做声的走了。照理说我是不可以看文件内容的,这不胡胖子不在嘛,趁没人发现我也长长见识。里面是纠结复杂的工程图啊什么的,除了能看懂造价和预算其他完全没有我认识的东西,那么一下子我突然觉得自己像一个白痴,真的如神经病所说,我就是个白痴。我愣在那里不相信这出自于一个看起来比我还小的人之手,更奇怪的是,这公司做服装的怎么又做起房子了?万能吗?

    舅妈今天下班很早,又带我去她家吃饭,上次没看见的舅舅回来了,舅舅自己有一家公司,前几天去了外地出差,今天回来了总有点不敢和他说话,具体什么原因我也说不上来。反正一直都觉得舅妈可亲可近而舅舅总有种距离感。

    回到寝室以后林星兴奋的告诉我这个工作面试通过了,过几天就要去上班了。问起来才知道是做小学的语文老师,我很是替林星高兴,这是她最喜欢的职业了。托尼知道以后又打来电话说要请大家吃饭,而我却实在是动弹不了了,林星也不想独自大晚上出去,托尼很是失落,最后商量来商量去,还是决定周末再聚。

    一个星期的上班day觉得除了累什么也没学到,胡胖子依旧和央琳在外面风流快活,我很是同他家里那位妻。周末本来计划好是要去玩羽毛球的,结果突然下雨,托尼直接开车把我和林星给接去他们家了,我祈祷着不要看到神经病。那我这个假期就逍遥快活得完美无缺了。我和林星在这间老大的小高层客厅看电视,哇,高品质生活啊,连装修什么的都像电视剧里一样。托尼在厨房忙忙碌碌的准备午饭,完美好男人啊。小牛排的香味让我这个食动物完全饿到不行啊,林星循着香味跑去厨房,两个人在厨房你浓我浓啊,有没有?你们这两只让我这个孤家寡人何以堪呢!我狠抽了两下鼻子把头埋在一堆报纸里,我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听见。。。。。门铃突然响了,我跑过去想开门,怎料智商太低玩不起这高级的门,托尼不得已离开他的甜蜜厨房来开门。开门以后又是个帅的不行的帅哥满脸笑意的提着东西进门了,怎么回事?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位帅哥很识相的只是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没有跑去厨房干扰那两只。我坐在厅里的地毯上玩命的吃托尼丢给我的脯,托尼这小伙子老太喜欢了,很善解人意啊。那位帅哥翻了好几个台实在无趣就开始找我说话,我嚼着满嘴的噎的翻白眼,一边拍着脯一边喝水一边头也不抬的死不改的吃。说了几句才晓得这个叫苏晓的帅哥也是那天的男模之一,他也是个业余的男模,人家真正的份是苏大律师,有个漂亮的妻子。才新婚不久呢。据他说他们都是在男模兼职会所认识的,当时我差点一口水喷在托尼宝贝的羊毛地毯上,男模会所?不是什么牛郎啊,少爷的聚居地么?缘羽说的啊,缘羽见多识广啊,难道这些家伙全是少爷?我不看向还在厨房甜蜜的林星,有点寒意啊。。。。。

    当然我觉得如果和苏晓这么说的话且不说他的脾气好不好,正常男生都要发飙的吧?还是找个机会来问温和的托尼好了。

    这么想着门铃又响了,一个年轻的女孩带着一个小男孩站在门口我看那可的小正太总觉得特别眼熟,后来想来想去,哦,就是那天那个神经病他儿子嘛,这个难道是他老婆?神啊,真是值得膜拜,不过为什么看见家属却没看见他老人家呢?

    就在这时候客厅一角的门突然开了,一条高高大大的古牧跑了出来,我向来喜欢动物,很亲的和古牧玩互动呢,小朋友也走过来叫古牧的名字“卡西”,我们倒是演的人狗和谐的。可没过一会,一声闷闷的“她怎么来了”打断了和谐,这说谁呢,我转过头才发现那个着上半,穿了一条白色运动裤的神经病。哇靠 ,我要不是为了林星我才不要来中你这个彩呢!“卡西,肖恩离白痴太近会被传染的!”你才白痴,你全家都白痴!我怒视着他,我才不要在众人面前自毁淑女形象!小朋友闻声跑过去:“昆切斯特,你好久都没回家陪我玩了”呵,抛弃妻子啊。我等着看他老婆的反应,结果人家居然和他打了个招呼就走人了,这什么况?除了结婚,还有离婚这回事?哟看不出他简单的头脑还要考虑这些如此复杂的事,真是难为他了。

    小朋友像块糖一样粘在他上,他倒是也不反抗,和托尼还有苏晓打了声招呼就带着小朋友去洗澡了。“卡西,你跟着他这辈子悲惨的”我叹了口气,“不过小肖恩也很悲惨”。托尼端了牛罗宋汤上来,林星也笑呵呵的端上一些小菜,大家都在客厅里等那家伙,在家里都要耍大牌,真是的。。。我觉得我不想和那神经病一起吃饭,那美味的牛排会因为他而变味呢,而我也势必要让他倒胃口。“额,我提议我在这里吃好吗?”我指了指茶几,“no”托尼说,“这不行,今天昆切斯特过生大家要一起吃饭”“那我在他能吃得下吗?”托尼又迷人的笑了:“开什么玩笑,王,他怎么会吃不下呢?”你!明知故问啊。我和托尼正在说话,浴室的门被推开了,小肖恩光着股一泡沫的跑了出来,里面传来那家伙的吼叫:“!(你最好给我赶紧回来!)"肖恩完全不理会的满客厅乱转。这时浴室门彻底被推开了。

    这神经病光明正大的出现在我们一群人面前,天下是要大乱了吗?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女生成功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