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重阳节风波

    “说你这个白痴的女人”他倒是很得意于把我骂得停下脚步。(.dukAnkan.com读看看小说网更新我们速度第一)我怎么可能会任他再摆布了:“你这个自大狂妄又嚣张的神经病给我听好了,我不是你想怎样耍就怎样耍的玩具,如果你嫌生活没有乐趣,我请你找别人去,我和我家人都和你这样的自大狂的脾气靶子没有任何关系,你要是想找我的麻烦,当着众人的面你大可以来闹个天翻地覆,反正你一个风光无限的男模今天是丢定了脸了;而我,无论怎样钻进人群就没有人再认识我了,你现在想怎样?”我走近一步,微微仰视轻蔑的冷笑着。他眼睛变红整个脸都气变了形,一个箭步就想冲上来,两个男模上来拽住他的胳膊,他怒吼着被这两帅哥拖走了“你这个怪胎!你给我等着”我站在原地不动,冷笑着:“恭候你大驾”。那个最的男模上来道歉了:“,and。。。。我能知道两位的电话号码吗?”他笑得太迷人,让人晕乎乎,还直直的盯着我亲的林星,有没有搞错!我护了护我的林星,好歹是好人家的姑娘,可不要这一帮道貌岸然的给骗去了!我的林星啊,已经完全不受控制了,完全醉倒温柔乡了,诶诶,平时那么理的人啊。。。。他们微笑着看着对方看了大概半分钟才被我的咳嗽声打断,然后迅速自报家门交换号码。什么啊,这是,吵完架后居然还有对相亲的!他自称是托尼,留下一个手机号就被一群人叫上车开车走了,于是后知后觉的警察什么闹都没看到。

    回学校的途中林星终于告诉我她和托尼勾搭上的全部过程,原来从后台到T台,托尼就没再看过其他人,这也是林星跟着我跑进场的全部理由,我却什么也没发现,更没发现托尼在台上每次都深又温柔的对林星的每一个微笑,这年头干什么都不容易,连当一个闪闪发亮电灯泡都没有那么简单,林星一路上话多的让我差点想敲晕她,她一直沉浸在一见钟中,猜测托尼给她发短信和打电话的时间,我却高兴不起来,我已经记不起有多久我都没发过那么大的火了,今天虽然没期望有什么一见钟的故事发生却是也不想发生这么让人扫兴的事,哎~如果以后他们真的有什么故事的话我不会还要再看到那个神经病吧?我真的是很不安的看着沉在幸福中得林星。

    回寝室的路上心很复杂,虽然我懂得今天我没有错,但还是为这个假期第一天就飞来的糟糕艳遇而纠结烦恼。只是值得贺喜的是,托尼果然发来短信表示他觉得林星有总很不一样的气质和气场,他觉得他们两一定会很聊得来,于是两个人火朝天的聊到了12点,林星那一直震动的手机让我睡不着,“林星,你喜欢托尼?”“大概有一点好感吧,他说他是法国人,由于比较受不了家族的闲散生活方式所以来鼎江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找他想要的人生价值,他现在在国际学校当物理老师,男模只是他们的兼职,他说。。。”“林星,我们不了解他,我们和他们有太多文化差异,而男模对于我而言,总是轻浮的代言,何况他们外国人真的是很开放的,你觉得你真的能接受得了吗?”林星没有马上接话,房间里又是一片安静“我只想在有机会的时候不错过。。。”我知道他们真的看对眼了,因为这个外国男人第二天就要带林星出去玩,林星想来想去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还是决定先保持距离,于是,没有答应。

    我的敬老院活动近了,今天就是正式活动的子了,我带着林星,楚大美女——楚飘还有三个承办活动的社长一起坐地铁赶去敬老院。可惜时间算得不好,出站的时候差不多活动就要开始了,我一定会被负责的老师给骂死的。。。。可救星总是在最需要它的地方出现,一辆熟悉的商务车停在我们五个女生面前,司机位的车窗一摇下,三个社长都有点不好意思的偷笑了,而我的林星变的表温柔无比,我就只能给我的楚美女扶着她快脱臼的下巴了。(读看看小说网)是托尼了,他笑得杀伤力太大,我又开始晕乎乎了,可是车里一声怪怪的中文打断了这一切美好“托尼,are you ok?我陪你来是来看着车的,不是来陪你谈恋的!”是那个神经病!托尼瞬间笑不出来了,紧张兮兮的看着我,林星一把拽住我往车的方向走去。这是拉我去打架呢,还是怕我们再招来警察?托尼这几天和林星聊天的况来看,基本上比较相信他是真的有追林星的想法,而且是认真的,所以才会这么放心的坐上他的车去敬老院。

    到的时候,老人们很好奇这一个外国人,和这个材高大的半个中国人,一直拉着他们问这问那,还和托尼学英文,托尼看起来温柔又耐心,而那个神经病一直怒气冲冲的看着我,老人的问题回答的不多。老人们好像看出了点什么,正想拿我们打趣,我赶紧过去把老人们搀走,想吵架我奉陪,但是要在敬老院给我闹一出的话我是不会放过他的!活动开始了,三个社的社长紧张的布置人数,调配好道具就开始了。第一个活动是汉服,今天重阳节,有古老的东西更符合老人的胃口。楚美女是主持,林星则是拍照的,我拿着策划还在不停的打电话,原因是插花社订的那批花被堵在了路中了,交通完全动不了,而托尼和林星正在你浓我浓的摆弄托尼的单反,我管不了那么多了,上前对托尼说:“托尼,再把车借我用一下吧”托尼有点为难的说:“这。。。这是昆切斯特的车啊。。。”他抬头看了看一脸严肃的看汉服走秀的神经病,“昆切斯特,王现在有急事要去芳江路,用你的车送送她吧。。。”那个神经病一脸笑意的转过来示意他听见了,接着再转回去,我。。。。我,我,我,我要咬死他!托尼说:“昆切斯特其实人很好的,不知道今天怎么了”人很好?我怎么一点也没看出来?欺负我智商低还是欺负我商低呢?托尼这是在找借口还是完全不会看人啊?我看时间是来不及了,我想也没想直接就往外跑。在这种放大假又偏僻的地方路上没有一辆出租会停,而打出租这个不明智的选择一旦提高了预算那我的努力仍然白费。十公分的高跟鞋让我跑不了太快,但是总比坐在哪里等着被整死要强。我看着手机上的时间在街上脱下高跟鞋就赤脚狂奔。我一定,一定一定要拿到那批花,这次活动,这么多人在看,毕业实习,和论文加分就看它了。可是时间是不会听我说话的。到底离芳江路太远,我无限伤感的坐在路边的人行道上,上天总是公平的,过去的十九年都太顺利了顺利到现在终于开始人生中的第一个挫折吗?我没有哭只是脑袋里一直有个声音在说“皎皎,不是舅妈不帮你,是公司要求必须有一个社会活动策划经验,我知道你证书多,有能力,可能帮的我都帮了,这只能看你自己了”我为找工作的事晒得就差没掉一层皮,冷言冷语的也有,客气精明的也有,但结果都是没有任何社会经验或活动策划经历的不要,连面试都免了。我想这也是命里的劫了,该经过的也躲不掉。虽然辛苦策划最终落得失败,但我也算是竭尽全力了。。。这样想着就站起准备打电话给插花社社长通知她推掉花的订单,然后等着回去被李老师骂一顿,做完之后,我的履历表上依旧空空如野,这个全市后台最硬的社会活动负责人手下做过事的学生无一不找到了好工作,而我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就是这么消失的。刚接通插花社社长电话她就兴奋的说她拿到了花问我在哪里,现在场面还有人撑着,赶回去还不迟。有人撑?难道楚飘在教老人们怎么相亲?我告诉插花社社长我马上回去让她也赶紧回去,回去以后,还没进们就听见一阵叫好声。谁这么厉害啊,我笑呵呵的脸在看到台上那人时瞬间石化,这神经病是打算表演完再砸场的吧?魔术?然后变出一条蛇吓得所有老人都开始跑马拉松他就可以报仇了是不?林星很紧张的挪过来对我说:“昆切斯特出去了一趟以后回来说想玩魔术,看来不及了就让他上去了,他就把口袋掏空了全给了托尼,然后跑上台了,说是会影响魔术。。。老人们倒是很喜欢他的样子。”我抬头看看那个神经病,这个时候觉得他稍微顺眼了一点。

    插花社社长和托尼把花搬回来了,后面的一切也就顺利多了,总算是听李老师表扬了我一次,我是不是该谢谢林星的半个男朋友?于是我决定答应托尼带林星去兜风的要求,前提是带上我和飘,飘很有劲的和神经病搭腔,可神经病一副冷臭脸,难得搭飘几句话。飘很是受挫,小脸一朵菊花似得哭丧着,这家伙还嫌男朋友不多么?整合整合都能组个足球队了,干嘛?还要找个守门员吗?车一直是托尼在开,林星坐了副驾驶,所以神经病只能坐在后座,我闻着车里好闻的皮座椅味和两个男人上的香水味,觉得,哇果然还是有高层社会的感觉的呢。飘仍然挣扎着和神经病对话,回想一下他们的对话为:飘说:“帅哥是哪个国家的呀?”“中国”飘又说:“帅哥看起来好年轻哦,是90后吧?”“嗯”飘接着说:“帅哥高多少啊?”“191”飘还想问:“帅哥。。。”“是要买健卡吗?我认识人给你打折?”他直着脖子转向飘,声音没有任何绪。据飘说,那个眼神让她怀疑再说下去,她下一秒就要和地面亲密接触了。飘很受挫,我知道,从来没有男人能拒绝她,今天居然被梗的说不出话。托尼倒是一路和林星越聊越开心。在这种时刻我又开始没话说了,你知道飘总有太多短信和电话要回,而我根本不可能插进前面两个宝贝的谈话中,车上是闹只是多了神经病这尊冰冻大佛,和我这个万年手机党。我是觉得,如果缘羽和雅雅在的话,这两个活跃的家伙一定会把场面炒。突然想起来雅雅的男友不在鼎江,是在申星市认识的,现在的长假只能独守空房,我可怜的端木雅雅啊。

    到了泾西离泾东最近的地方,这是个旅游胜地,由于一条著名的江把泾西和泾东隔开所以,隔江相望的泾东有一种距离美。傍晚的江风吹着深秋的人,也不知是凉快还是凉意了。托尼和林星走在前面。我有点担心林星,她总是生理痛,总是很无力的倒在上,现在被江风吹了,势必是要感冒了。托尼的绅士举动让我对他印象好了那么一点,他脱下自己的风衣给弱小的林星罩上,高187的托尼和穿着板鞋只有156的林星,看起来有点像孩子和她父亲。虽然有海拔差距但似乎不会隔开心的距离呢。我和飘在后面跟着,只有神经病在车里坐着。你知道吗?越有钱越小气,这句话啊,简直就是为他而造的!飘说,神经病是她的菜,说是想追神经病,问我的意见,我当然反对!“飘你不要脑袋被驴踢!那个白痴对你的态度难道看不出来吗?你说林星和托尼,那是他们两相悦,你不要去找他自讨没趣啊,再说,我本来就觉得林星和托尼在一起多少还是不放心的,但我只做参考,不想打扰别人的生活,只是你和他我很不看好,我实话实说。”“我知道啦,你这霸气的女人一向在大事上给我们最好的意见,但是我真的想试一试。”“那行,你试一试别把自己搭进去就行”“嗯”飘想马上转头回去找他,我望着她“你去哪?现在要和饿狼待一起吗?”飘垂头丧气的跟着我慢慢走。夜来得很快,这座魔城的魅力在于它的灯光,泾东的建筑璀璨流光,泾西的建筑大气辉煌。托尼带着林星回头了,这时天空开始放礼花,我们不由自主的抬头看。那一刻,我想,人生中每个人的平凡生活都是那么美妙而始料未及,几天前的林星会想到自己会对一个男模动心吗?街上旅游的人们越来越多了,灯光烟火也更加绚丽。托尼兴奋的说:“。”然后丢下我们走了,好吧,为什么不打电话叫神经病送来?哦,神经病嘛。。。。飘很八卦的拖着林星打听托尼的消息,林星一脸幸福:“他现在24岁啦,来中国六年了,大学也是在鼎江念得,所以中文很好,法国人喜欢说法语,他却说他更习惯说英文,因为小时候是和爷爷在一起的,爷爷是个美国人,哦,对了,珂皎,我总觉得昆切斯特喜欢你呢,因为托尼说他回家以后一直提起你。”我倒是没兴趣,只是很担忧的看着我的飘,我觉得她会有点纠结呢。托尼到底还是把人给拽出来了,还带来了相机,说要大家合个影,让路人帮忙。托尼站在林星边我想把飘挤在我和神经病中间,却被托尼强行换了个位子,我的脸自然好看不到哪去,神经病插着手转向一边,飘美丽的脸看起来无比惆怅。托尼啊,这照片一定会毁了你和林星的好心。。。。。照完以后托尼推了神经病一把:“不要这么沉这个脸啊,要不要和王一起玩?你不是喜欢王的吗?”笑呵呵的托尼发现一张臭脸转了过来,再臭点我就想弄点豆腐,整个风味特色小吃了。托尼不知道是不是喝酒了,还继续说着:“那天在后台你只看到了王,全场只对王映象深刻不是吗?”“你回去还一直说,如果再见到那个女人。。。。”神经病压着火气说:“你喝多了吗?”咦?和我想的一样呢,哎,酒驾真是不放心呢。托尼还想继续说下去,神经病又臭着脸对着我:“老土的白痴女人还要说几遍才能说清我看到她的原因?”咦,你以这个俯视加鄙视的样子藐视我158加上一双高跟才168的高么?我倒是没生气,笑了“我懂,托尼是喝高了,你们还是花钱找代驾吧,不然昆切斯特会送我们上西天取经的。”我怎么会给你当靶子,除非我出门把脑袋给夹了!托尼觉得美景好像也盖不住神经病的火和我的大胆,总算是知道造次了,赶紧辩解:“没有,没有我没有喝酒,昆切斯特,走走走,那个。。。。。”好家伙反应速度我很满意,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嘛。。。。回途托尼放了一点轻音乐,悠悠绵绵的钢琴曲,飘很快睡着了,倒在神经病上,神经病很嫌弃的把她推到我怀里,我很嫌弃的瞪了他一眼,心里为我的飘悲哀。林星没多久也趴在副驾驶上睡了,只有我,看着窗外的街景睡意全无,我们这样一群女大学生本来和这些男模根本不会有任何交集,这个奢华高贵的城市,遇见在不同阶级的人,会不会,纸醉金迷,会不会迷失自己?不同阶级间的能继续下去吗?那是有关价值观,生活环境的东西呢,除了还有什么理由和借口让这两个不在同一阶级的人在一起?结局大多希望是美好的,只是总有太多害怕呢,灰姑娘和王子真的又得到幸福了吗?人生在理智和感中飘,一步一步的路总害怕错了最要紧的那几步。

    车到学校门口停下了,保安拦着不让进去,神经病感叹学校破旧又小,根本不想下车,托尼扶着迷瞪的林星,我摇醒了鼾声如雷的飘,在重阳节的夜里抬头看天,天空依旧没有星星,云朵被灯光染红,小雨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下的。只是人烟稀少的学校,空洞洞的天还有我们迷茫的毕业生,认识他们到底是好是坏?有太多要思考了。

    托尼不能进女宿舍楼,我最终弄醒了林星一起把睡不醒的飘给架上楼去,直到最后托尼和我们道别时我才知道,他和林星约了看迎新晚会的事,我不可思议地看着林星:“你不怕传绯闻,被围观吗?”“怕,更怕见不到他”我早该想到林星是个电影人物,为是不顾一切的,“托尼自己没车吗?”“他的车前几天被别人借走撞坏了,所以现在在办一些理赔和修车的事。”我们把飘送到寝室门口时却发现有人在寝室里唱歌,是雅雅的声音啊,我敲了敲门“雅雅?”歌声还在飘,没有任何应答。“雅雅?”林星又敲了敲门,歌声停顿了一会,一声闷响听得我心里不安。我把飘靠在墙上让林星扶着,冲下楼找宿管阿姨拿钥匙,然后又急急得赶上来,如果有什么不好看的场景那阿姨是会告到辅导员那去的,雅雅该怎么毕业?“雅雅!雅雅!”林星一直在喊却没人答应。。。。林星急的都快哭出来了,我有些不安的把钥匙伸向匙孔。

    “雅雅,你千万不要有事”。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女生成功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