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于吉

    林云轩的度假,不是去夏威夷的沙滩上游玩,也不是跑去其他他野外郊游。

    林云轩喜欢的休息方式,是吃着美味的小吃,喝着清凉痛快的游戏世界饮料,然后控着游戏分,以最轻松自在的方式,虐杀着那些低级图的投影副本领主怪物。[.Lvsexs.]

    曾经的火焰魔女副本,林云轩需要半小时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通关。

    但是现在,即便是地狱级难度,在30级的男气功师,圣骑士,男爆破元素师以及25级的狂战士游戏分面前,却是只需要3分钟!甚至还可以更短一些!

    休息的子里,林云轩下了不下100次火焰魔女副本,虽然说因为那有些坑爹的爆率的关系,火焰魔女卡片没有继续爆出来,但是大量的资源,少许金币,以及大量低级的蓝sè魔力装备却是收获了不少。

    而在游戏世界庄园之中,这数天时间下来,伴随着不断跟着肖白狼,江南等人前去下副本,本就战斗意识不错的大剑少女克蕾雅和芙罗拉两人,也得以越来越熟悉那斩杀魔物的生活。

    唯一让她们两人有时候,会心生不满的,或许就是比她们先接触这个奇妙世界的肖白狼那时不时闪过的不屑眼神吧。

    而更让她们有些抓狂的是,那肖白狼,手居然在她们两人之上,就是合她们二人之力,也拿不下那肖白狼,也因此,克蕾雅和芙罗拉是憋着一股子气的,前去投影副本之中找怪练习着战斗技巧,并在灵气丰富的庄园内进行着一千里般的修炼。

    时间,就在这样的修炼之中,很快过去了一周。

    一周之后。

    林云轩终于从火焰磨女的上,爆出了一件神器,梵风衣。

    看着这件低级神器,林云轩唯有苦笑,它的速度是加3%的攻击速度,放在以前的游戏世界之中,这是很受青睐的,因为竞技场有所谓保护措施,使得穿上这布甲的人,也不至于会损失太多的生命值和防御力,但是在主世界,这件10来级的神器布甲上衣梵风衣,却是如同鸡助。

    哪怕是林云轩自己,面对这衣服,也是选择了将其挂在拍卖场之中,而非自己使用。

    “唔,这一周,外面看起来还是比较太平嘛,也就是逃税圣地之一的某大洋群岛,在上周因为不明原因陆沉了一座小岛而已。”

    每天坚持抽出一小时来浏览网络新闻的林云轩嘴角带着笑意,每次扫过那条弹出的消息,他就会有些得意的猜想,那小岛上的两个深渊觉醒者,到底杀掉了多少真神阿莫拉神教的信徒呢?

    深渊觉醒者,林云轩不喜欢,真神阿莫拉神教,林云轩更是讨厌。

    看到他们两个火拼,总是让林云轩有着一种另类的欢悦在心头。

    “唔,休息够了,也该给自己找一些刺ji一点的事做了才是。”林云轩伸了伸懒腰,带着一丝柔的看了一眼chuáng上带着满足微笑睡着的睡美人苏菲菲,轻轻一笑,关掉了电脑穿上一件短袖衬衫便走了出去。

    “使用探查英灵能力,告诉我吧,优秀级英灵所在位置!”

    “呵呵,这一次的英灵,居然那么近。”林云轩很快得到了讯息,mo了mo鼻子,便向着车站走去。

    因为就在靠近自己的山门的城市市内,林云轩也没有施展什么手段,就好像普通人一般,上下车,然后买了一个气腾腾的白面馊头,边吃边向着目标所在地走去。

    “这里是?”步行到了提示所在的大致区域,林云轩扫视四周,结果发现这儿竟然是一座很普通的居民小区。

    此时正是清晨,1小区huā园内有着三三两两的老人正在耍着太极,进行晨练。

    几个上学的学生,结伴而行看到了林云轩的时候,还会好奇的多打量林云轩几眼。

    “好吧,看来你也是一个低调行事的英灵?只是不知道,你会是谁,又在哪呢?”林云轩环顾四周,好似闲庭漫步一般的走着,只是每一步踏下去,都必有一丝天魔气悄然溢入地底,然后在林云轩控之下游走四周,寻找每一丝蛛丝马迹。

    同时,男气功师分也被林云轩召唤了出来,直接出现在了居民楼顶之中,居高临下的监视着下方的一举一动。

    天上地下,方圆十平方公里之内,顿时都笼罩在了林云轩的感知之下!

    鼻贴层楼高的房间之中。

    一对刚刚起chuáng的年轻夫妻正在忙碌的洗刷着,而在客厅内,一位穿黑衣的小孩正端坐在那,喝着茶,看着图书。

    不时的,这位约莫十岁左右的小孩,还会发出一声轻笑,然后撕掉图书上的插画,偏偏这样的事,那对年轻的夫妻却好似完全不在意一般。

    “是他?”林云轩也敏感的注意到了那小孩异常,但是却轻轻摇头,不,那小子只是一个寄宿者罢了,唔还是一个看起来如小孩一般的寄生者。

    寄生者,并不是因为林云轩出现而出现的怪物,而是很早就存在于社会之中的一群特殊群体。

    他们每一个都是心理学的大师,优秀的催眠师,在古代被称作方士,巫师的他们,现在已经可以过上优渥的生活,并享受政府的高额补贴。毕竟他们的天赋配合现代社会研究出来的技巧,使得他们在许多方面都有妙用。

    不过这些群体之中,总是有那么一些人,他们更喜欢沉mi在自己的世界之中,逃避压力,逃避现实,于是他们选择了成为寄生者。

    寄生者会让陌生之人,将他当成最亲近的亲人,甚至愿意无条件为其付出一切。

    这样的行为无疑是卑鄙,而又不〖道〗德的,如果遇上那些邪恶的寄生者,无辜之人甚至还会因此而付出让其难以想象的惨重代价!

    在美丽坚,催眠师协会之人曾经出手,解救过一部分受害人,并因此出现了一本名为“我控诉”的黑皮书,不过因为寄生者非常难以被人发现的特点,很少寄生者,真正的受到惩罚,成为被控诉的对象。

    林云轩没有想到在华夏,居然也会遇到这样的寄生者,他冷笑一声,将之记在心中,却是暂时不去动他。

    那小男孩放下了图书,在那对年轻夫妻送来了食物之后,便对着那对夫妻喝了一声,让他们乖乖的一脸满足笑意的离开了房子。

    然后这黑衣小男孩鬼鬼祟祟的躲进了房间之中。

    这引起了林云轩的一丝怀疑,顿时具象化出来男爆破元素师,直接瞬移到了这小孩所在房间的房门外面,以惊人的视力透过门缝看了过去。

    “嗯?这是……”

    林云轩男爆破元素师看到,那小男孩的房间内居然布满了各种奇怪的充满了宗教味道的道具,有水晶骷髅,也有鬼面具,还有牛骨刻制而成的五芒星护符。

    “师父,快教我新的法术吧。”房间内,那黑衣小孩有些焦急的说道。

    “为何,难道你又惹祸了?”房间之中,一个灰méngméng的人影发出了带着沧桑味道的声音道。

    “师父,这次可不是我惹的,是那些修真者,他们似乎有人注意到了我,师父啊,我可不想被他们抓住啊。”“修真者?”灰méngméng的人影发出一声讥笑:“现在的华夏,还有正统的修真者吗?”

    “放心吧,1小子,我可是于吉啊,太平经的作者。”这灰méngméng人影道:“放心吧,小子,你的命长着呢,当年张角未能做到之事,我可是对其充满了期待啊。”“太平经?黄巾军?”黑衣小孩跪倒在了灰méngméng的人影面前道:“师父,你那么厉害?”

    “哼,这是自然,论道mihuo人心,控人心之术,你师父我,可是当时的佼佼者!”

    “只可惜当初天不助我”天不助我啊!”

    这于吉摇头之中,发出一阵充满苦涩味道的感叹。

    忽然,于吉挥出右手,手中出现一根白sè的木棍,一划之下,房门破裂,一股冲击

    o砸在了男爆破元素师的子上,将其催动得撞在了墙壁之中陷了进去。

    “哼,居然敢偷听我师徒的对话,你就是那些修真者吗?”

    于吉怒道。

    “修真者?”男爆破元素师分在林云轩控下,轻轻冷笑了一声,撑起了魔法盾,盯着对方施展出来的冲击

    o,从墙壁上悬浮了起来道:“不,我乃法师,来自欧罗巴的魔法师!”

    “魔法师?”于吉看着男爆破元素师手中出现的光芒,不由心中暗道了一声不妙,立即抓住了黑衣小孩,施展瞬移之术,离开了房间。

    于吉刚刚带着男孩瞬移在房间外的空中,便看见一团火焰从他们先前所在的位置处传来,然后紧跟着,于吉便注意到那男爆破元素师居然也瞬移在了自己后,并使用法杖,对准了自己!

    “可恶!”

    于吉目前依然只是看不清的人影,他抓着黑衣小孩,动作不免迟缓,加上刚刚瞬移,正是虚弱之时,顿时难以躲避开林云轩男爆破元素师的攻击,在其火焰飞弹下,被一路从空中炸到了地上。

    然后又被林云轩男爆破元素师以魔动炮,给予了最后一击,顺便将这居民小区的huā园给轰凹下去了三分之一。

    那些还在小区的居民们,看到这一幕,自然是报警的报警,逃跑的逃跑,打电话叫人的叫人,一时间,陷入了各种各样的混乱之中!

    林云轩冷眼看着这些变化,暂时没有出手的打算,而是选择了静观其变。

    男爆破元素师看起来占尽上风,打败了那于吉,但是林云轩却没有发现任务完成,这只能说明这事,还没完呢!

    对方虽然只是优秀级品质的英灵,可是不要忘记,当初那位安培晴明,也不过是优秀级的英灵罢了,这位于吉,太平经的作者,可也是一个了不得的幕后大

    oss啊。

    三国演义,比之天下三分更让历史记得的,便是这位于吉的太平经传人,张角带来的那一句苍天已死了。

    黄巾军!这于吉,完全可以称得上,是那在历史之中留下了重重一笔的黄巾军们的祖师爷了!

    同时,也是某种意义上的许多mihuo人心之术的方士们的祖师爷!

    他,不可能那么简单的就会死去!

    魔动炮之后,男爆破元素师上再度漂浮起了数十枚火焰飞弹。

    “嗯?”林云轩注意到,硝烟之平,出现了上百的黑影。

    “呼~!”

    这些黑影显lu出来了影,竟然是骑着战马,戴着黄sè头巾的黄巾骑兵!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上百黄巾骑兵举起弯刀,高声呼出这许多人耳熟的口号。

    而在他们周围,那于吉不见了踪影,不过那黑衣小孩的双目却是变作了怪异的冰蓝sè,更是双手挥出许多黄sè纸人,那些纸人一旦落在地上,便会变化出来类似的黄巾士兵。

    有的是手持木盾,短刀的黄巾刀盾兵,有的是着皮甲,握着两米长枪的黄巾枪兵,还有一些,配备了弓箭,正拉弓瞄准了男爆破元素师,准备给予还击。

    “哼,撤豆成兵之术?、,男爆破元集师分开口说道。

    “魔法师,你不要太过分了!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来找我麻烦!”黑衣小孩此时抬头看向天空,口气十足的像极了于吉,在林云轩看来,恐怕这黑衣小孩,已经被于吉附体,成为了于吉的新躯了。

    “无冤无仇没错,但是现在,我们不就已经有冤有仇了嘛?”男爆破元素师笑着一挥法杖,顿时数十火焰飞弹便好似下雨一般砸了过去。

    “六丁六甲!”

    黑衣于吉后退一步,捏出法令,顿时十多名刀盾黄巾兵跃上空中,组成一面盾墙,闪耀出黄sè光芒和林云轩男爆破元素师的火焰飞弹碰撞在了一起,互相泯灭。

    轰!

    火焰飞弹未能威胁到那黑衣于吉,可是却也破坏了其唤出的盾墙。

    紧跟着,林云轩男爆破元素师左手一抛,连锁闪电当即打中了黑衣于吉上,并产生闪电跳跃,连带着打趴了他边的大批黄巾军兵丁。

    “御火术!”黑衣于吉浑冒着浓烟,双手化为结印,唤出了一条火蛇,扑向了林云轩男爆破元素师,同时在其后,百名弓箭手也拉弓出了利箭。

    这些利箭看似真箭,却蕴含爆炸威力,男爆破元素师也不敢加以轻视,唤出火盾,将其一一挡住。

    这时小区大门附近,数十警车停在了门口,上百〖警〗察紧张的想要进来,却被男气功师给挡住了。

    “你干什么?”

    一名刑警队长看到林云轩男气功师拦在门口,不让〖警〗察们进去,顿时火了,他听着里面传来的爆炸声,越发心急,这可是大案,重案!自己要是连门都没进去,引起的非议,争议,谁能承担得起?

    “这里面的事,超出了你们的处理能力,还是别进去为好。”林云轩男气功师摇头说道。

    “你!”刑警队长有些冒火,忍不住想要打人,却是被他后赶来的两位同事给拦住了。

    “队长,队长!你看,那人是不是和这照片内的人很像!”一个年轻小〖警〗察,讨好的mo出相片给那刑警队长说道。

    “嗯,是很像,这人是………”

    “他,他就是那昆仑山的仙人啊!”1小〖警〗察一脸崇拜的说道,同时不时偷看那男气功师。

    “不不对,如果他是假冒的怎么办?那我们不时丢脸到家了?”刑警队长觉得不对,更有些不安。

    “此事重大,我们上报之后,听令行事吧。”刑警队长旁边一人出了主意。

    “可是,那里面”刑警队长还是有些犹豫。

    那年轻小〖警〗察咬了咬牙,竟然鼓起勇气来到林云轩男气功师边,问道:“你可是昆仑山战神的修士?”

    “不错。”林云轩看了小〖警〗察几眼,控制着男气功师点了点头。

    “但是,你如何证明?”小〖警〗察问道。

    “证明?”林云轩男气功师看向那边左右为难的〖警〗察们,顿时了然,轻轻笑道:“这个简单。”

    “简单?”1小〖警〗察微微一怔,顿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位昆仑的修士仙人,已经一跃飞上了百米高空,然后如图一头大鹰一般的,急速落在了自己后。

    “这样的证明,可够了?”林云轩看着小〖警〗察,轻声询问。

    “够够了。”小〖警〗察有些紧张的点了点头,连忙说道。

    那刑警队长,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也不再犹豫担忧,开始老实的向着上面汇报况起来。

    而在居民区内,战斗依然继续着。

    男爆破元素师和于吉带领的黄巾军两人一个空中,一个地上,不断斗法,打得那是异常精彩,如果现场有摄像头的话,相信这一场奇幻大剧,足以省下大半的美工以及特效费用!

    “轰!”又是一声乓响,数百黄巾军顿时灰飞烟灭。

    不过林云轩男爆破元素师,却也子中了两箭,所幸扣掉的生命值,并不算多。

    “你……”

    于吉喘着气,yin沉沉的看着林云轩,口中含糊道:“当真要和我拼下去!”“哼,废话少说,如果你没有了王牌在手,今,就是你的死期了。”林云轩说道:“就如同当,你死在凡人之手一般!”

    “哼,杀我之人,必受我诅咒,不怕我的反噬的,你就来吧!”于吉脸sè一白,然后大声喊道。!。

重要声明:小说《最强游戏分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