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解救

    黑色城堡(阴yīn)暗,潮湿得地牢之中。//百度搜书名加笔趣阁看最新章节 biquge.com//

    一座六芒星祭坛上,盘旋着数以百计的白色鬼火。

    银白色得锁链,将驱魔师队长和苏雷娜两人,捆在了半空,形成一个十字。

    他们(身shēn)上得圣力,被这些锁链缓缓吸取着,不停得榨取着他们(身shēn)上仅存的力量,同时,六芒星祭坛之中,一股股黑色雾气,缠绕着其双足,然后越来越快得蔓延了上去。

    “队长……”

    苏雷娜(性xìng)感的双眼,此时已经铺满了血丝:“真对不起,看来我快要撑不住了,我觉得……好想睡啊。”

    “不可以!”

    驱魔师队长吃力的吼道:“不可以堕落,圣骑士绝不可堕落!”

    “苏雷娜,天启已经回去了,一定会有伙伴,前来救我们的,你绝对要坚持到最后才行……”

    “切,真是一群硬骨头。”

    白袍祭司握紧法杖,无聊得看守着祭坛。

    “大家都去为了真神阿莫拉而战了,我却要待在这里,看着这两个令人厌恶的圣骑士。”白袍祭司抬头盯着驱魔师队长,忍不住道:“我以真神阿莫拉之名发誓,你们会在你们口中的援军到来之前崩溃。”

    “对吧,大美女。”白袍祭司呵呵笑道:

    “我真想看看,你这样的女人,变成妖魔之后,会变成一头蜘蛛?还是变威和我一样的独角怪物?”

    “喵一!”

    忽(热rè),一声猫一般的叫声,让白袍祭司(身shēn)子一震,连忙转头。

    “嗯?一头猫?”白袍祭司看到,淘气虎从通风口爬了出来,正露出可(爱ài)淘气的笑容看着自己。

    “不,不对,不是猫!”白袍祭司神(情qíng)凝重起来,举起了法杖。

    “虽然这家伙还是幼年期,而且也确实听起来和猫叫一样,但是他确实不是猫,而是一只小老虎。”

    一个动听的男声,出现在了白袍祭司(身shēn)后,他凭空而来,就好似其原本就是在那里一般,让半空之中的驱魔师队长,瞬间眼中一亮。

    “男法师?而且一还是爆破元素师!”驱魔师暗自猜测道。//百度搜书名加笔趣阁看最新章节 biquge.com//

    “唰一!”林云轩男爆破元素师分(身shēn),在以本体拖住这黑色城堡大军的(情qíng)况下,前来解救审判骑士小队,自然不会故意耗去时间,他出其不意出现在白袍祭司(身shēn)后,不给其变(身shēn)的时间,三把寒冰剑便插在了这白袍祭司背上的三处要害之地,同时手中法杖一挥,冰晶召唤之下,三枚冰尖柱插在了白袍祭司(身shēn)上,将其定在了地上,并附加了冰冻状态。

    林云轩爆破元素师分(身shēn),再接再厉,面对冰冻了的白袍祭司,举起法杖,魔力爆发的同时,凝聚数十枚闪电飞弹,尽数得砸了进去。

    只是一两秒的光景,这白袍祭司,便不甘心得化作了一团碎片。

    “祭司大人!”

    门外,数百正在吃喝得妖魔士兵和夜叉们浑(身shēn)一震,惊恐得察觉力量随之而去,警觉不好得他们,连忙打开地牢大门,想要一探究竟,结果刚刚冲向门口,便见那林云轩爆破元素分(身shēn)一挥法杖,一条火焰之路顿时成型,瞬间燃烧了起来,将许多门口的妖魔都烧成了灰烬。

    “喵一!”淘气虎这时候跃上祭坛,发出虎之冲撞,(身shēn)化闪电,撞在了驱魔师队长的锁链上,顿时扯得这些锁链,哐当直响!

    “碰!”

    驱魔师队长锁链断裂,掉在了祭坛上,他挣扎了几下,发现自己浑(身shēn)都没有了力气,生命值也处于极低的水平,忽然发现那淘气虎,竟然叼着一瓶生命药剂放在了自己面前。

    “多谢。”驱魔师队长喘了口气,咬碎了玻璃瓶,合着玻l离碎片一起,吞咽进了肚内。

    恢复了一定体力的驱魔师队长(身shēn)子一震,将(身shēn)上上残留的锁链全部震断,然后也不顾及此时的自己浑(身shēn)**,一声低喝,竟然以圣骑士得血祭技能,将一部分生命值化作了魔力。

    “朱雀!”

    驱魔师队长挥出符咒,朱雀式神成型,尖叫着跃起盘旋半空,烧掉了那些锁链救下了苏雷娜,然后化作陨石,砸在了驱魔师队长(身shēn)后祭坛之中,顿时将这六芒星祭坛给毁坏了大半。

    林云轩爆破元素师嘿嘿一笑,举起法杖,魔法飞弹好似不要钱一般的横扫四周,火焰蔓延四处,顺着过道,开始燃烧了过去。

    “多谢相助。”驱魔师队长抱起苏雷娜,看向了林云轩爆破元素师。

    这是一个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年轻少年,黑发,黑眼,虽然给驱魔师队长熟悉之感,可是驱魔师队长却确信,自己没有见过这位来历不凡的爆破元素师。

    “受人之托罢了。”林云轩爆破元素师注意到了驱魔师队长(身shēn)上光洁无一物,微微一笑,从腰带之中大方的掏出了两(套tào)驱魔师的25级蓝色品质(套tào)装出来。

    这些蓝色装备,靠着抢劫的福,林云轩爆破元素师,算是比较富裕的。

    驱魔师队长也不谦让,接了装备,很快就武装了起来,然后他道:“你前来此处救我,到现在还没有其他强者过来,想来是有你认识得强者,拖住了他们吧。”

    “不错。”林云轩爆破元素师微微点头,然后道:“你们两人,现在就先离开吧,记着,千万不可去北边。”

    “明白。”驱魔师队长也不多问林云轩爆破元素师分(身shēn)心中准备如何,他只是牢牢记住了林云轩爆破元素师的样貌,打算回去之后,借助圣光教会的力量找到其所在,之后才亲自准备好礼品前去感谢。

    在缓慢愈合下恢复过来的苏雷娜,也穿戴好了装备,低声道:“队长,我们就如此走了?我们的装备……”

    “够了,那些怪物不知道何时就会回来,要是我们还在这儿,只会给对方造成麻烦。”

    驱魔师队长说道。

    “(身shēn)外之物,加上有我们灵魂印记在,又不会被他人使用,等以后我们再来寻找吧。”

    “唔……好吧。”苏雷娜有些不舍,但是形势((逼bī)bī)迫,由不得她继续反驳。

    “轰一!”

    驱魔师队长撞塌了一处墙壁,带着苏雷娜离开了此处地牢。

    林云轩爆破元素师看到两人离开,稍微松了口气,技能施展起来再无顾忌。

    “同时((操cāo)cāo)控着两者之间激烈交战,真不是人做的。”林云轩爆破元素师分(身shēn)额头微微冒出汗水,苦笑着道:“不过幸好,看起来本体那边,那些妖魔是打着活捉的注意,加上不知道有我这种可以瞬移得家伙出现,才让我钻了空子!”

    “所幸,他们两人总算脱离了虎口,只可惜那对圣骑士是凶多吉少了。”

    林云轩暗叹了一声,忽然觉得眼前一空,却是地牢附近的妖魔,已经被自己一扫而空。

    “喵!”忽然,远处的一声猫叫,提醒了林云轩。

    林云轩爆破元素分(身shēn)一个瞬移,穿越墙壁来到了淘气虎的面前,却看到,这淘气虎所在的小房间内,竟然堆积了上百的空间腰带,其中,便有着驱魔师队长,以及苏雷娜得空间腰带!

    “这些装备武器,他们无法使用,销毁也不易,于是就干脆放在了这里,看起来这哀伤平原除了审判骑士小队之外,还有许多冒险职业者,也中了他们的招啊。”

    林云轩爆破元素师看着这些空间腰带,深吸了口气,运起了天魔**,天魔气侵蚀了过去,将这些空间腰带一个个的化为了自己所有。

    黑色城堡外。

    “可恶……”金边白袍祭司(身shēn)边,一个白袍祭司看着自己的一头夜叉被林云轩匕首捅了一个正着,明显完了,不由低声骂了一声。

    “速达,平心静气。”金边白袍祭司坐在巨大得战车之中,靠在椅子上,看着下方的激战,说道:“这是一个领悟了观气之术的人类职业者,而且还具备了男气功师和圣骑士技能,并使用了刺客武器的天才职业者。““我知道,可是他的等级不会超过25级。”这位白袍祭司低声道:“先前,那一队辣手的圣骑士小队,我们围攻他们,也没有耗费太久吧。”

    “那个驱魔师?”金边白袍祭司想到了驱魔师队长,也想起了自己得坐骑,差点就被那家伙垂死的一击给破坏,不由冷哼道:“他不过是等级高了一些罢了,哪里能够和这个家伙相比?对待天才,我们总是需要优待的,我需要活捉,明白吗?如果向上次那样,搞死了两个,怎么办?”

    战场之中,林云轩本体吸引了这些黑色城堡内守军的注意之后,便开始了苦战。

    同时面对着-七八头夜叉的攻击,十多头妖魔士兵的武器,哪怕施展了天魔变,每一次避开都显得惊险无比!

    林云轩躲开,食人魔的狼牙棒,(身shēn)在半空,面对着跃来的夜叉利爪,如果在平时,林云轩估计会选择被比较弱得那一爪命中。

    但是现在,林云轩却又了另外的选择。

    “喝!”

    匕首斩在了一头夜又得利爪上,将其招数破掉,然后一个雷霆膝撞使得其不得不惨叫着撞向后方,为林云轩开出了一条安全的通道。

    “啪!”脚踩实地,林云轩一个前踢,将(身shēn)后追来的夜叉击飞,然后再度开始又一次躲避。

    看着林云轩再度化解了一次看似必中得围攻,白袍祭司们的眼角纷纷再度跳动了一下。

    “让雷鹰冲击吧。”金边白袍祭司皱眉道:”以他的(身shēn)法,应该不会在雷鹰得攻击下重创失去生命才对。”

    “嗷一!”雷鹰张开双翼,便要行动,这时候,林云轩也确认了自己的分(身shēn),将空间腰带全部收集了起来,然后心中也暗道了一声:”就是现在!”

    (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最强游戏分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