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死灵术士

    今夜,无月。

    唯有稀疏星光,照耀这浮空之城的山林。

    林云轩埋伏了对手之后急速返回了安置那对姐弟所在的山洞。

    “泰蕾莎……”一到洞口,林云轩便看到了站在洞口旁,静静的等待着的泰蕾莎。

    依旧是一袭的白衣纱裙,依旧是金发雪肤,只是脸sè的憔悴更让林云轩起了怜惜之意。

    “你,不应该来的。”泰蕾莎轻声道登上天空之塔,对你我而言都太过危险了。”

    林云轩微微一笑,看了眼泰蕾莎(身shēn)后变成了黑豹的路易。

    “那么,你就打算一直维持着这样的状态?夜晚为人,白(日rì)为狼”林云轩道就算你能忍受,你也应当为你的弟弟想想”

    “路易他……”泰蕾莎俯(身shēn)看着黑豹,眼中闪过一丝难过。

    林云轩轻声安慰道泰蕾莎,坚强起来,我会在你们(身shēn)旁,给你们力量。”

    “而且这天空之塔,便是没有你们,我也必定要成为登上塔顶的第一人”

    “你可,天空之塔每年的登塔者,都有至少五分之一会命丧塔中?”泰蕾莎关心的说道而且你们已经成为了许多人的眼中钉,(肉ròu)中刺,塔内必有他们的子弟,你们的危险会更大”

    “放心吧。”林云轩lù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这片丛林,我熟悉。”

    “天空之塔,我却也是同样熟悉的”林云轩道。

    “?”泰蕾莎微微一怔,显然想不到,林云轩会如此大胆的胡说熟悉天空之塔的地形,那儿常人能去一次便是极为不了,就林云轩刚刚转职来看,更是一次都不可能有机会进才对。

    “是谁”林云轩说出此话,却是心中一动,猛的转头看向了远处山林,就在方才提到了熟悉天空之塔的瞬间,他那惊人的感知却是感觉到了远处的异动。

    “别想瞒我”林云轩说着便对着远处扔出了一枚天空树的果实。

    对于职业者而言,天空树的果实炸裂的威力很小,算不上,但是其声bō,却足以让他们暴lù出行踪。

    “哎呀,好聪明的小子”

    远处的树丛之中,一个矫健的(身shēn)影跃了出来,右脚点在了一根细nèn的树枝上停了下来。

    来者méng着脸,(身shēn)披黑sè紧(身shēn)皮甲,凸出了其xìng感十足的(身shēn)材,lù出的双眼描着紫sè的眼影,仔细看去,竟然是有说不出的yòuhuò蕴在其中。

    “你是谁?”

    林云轩握紧双手,念气环绕同时施展而出。

    “我?”来人轻轻一笑,上半(身shēn)颤抖了几下道是你们的盟友。”

    “盟友?你是财政官那边的人?”林云轩道。

    人点头不然,我早就趁着你们不在,将这对姐弟带走了。”

    “那,多谢你方才在这保护他们,不你来此有事呢?”林云轩想了想抱拳行了一礼然后问道。

    来人一跃竟然有三十多米远,却不放出丝毫声响的落在了林云轩前方山洞石台处,解开了面上的头巾。

    如云的秀发顿时瀑布般散泻在了其后脑,借着星光,暗黑里来人的眸子像宝石一般闪烁着精光,脸容,充满了阳刚美态,偏偏又柔和了女xìng的柔美,让人一眼看去,只觉得另有一股美女风(情qíng)。

    “是你?”泰蕾莎站起(身shēn)来低声道阿芙罗。”

    来人轻轻一笑,对着泰蕾莎缓缓行礼公主(殿diàn)下,阿芙罗向你问安,这一次,我奉罗琳家主委托,来助你们一臂之力。”

    “公主。“阿芙罗走近了泰蕾莎,刚刚要,却微微皱眉(身shēn)子一闪避开了男元素师的一道冰晶召唤。

    “你意思”阿芙罗美丽的脸庞闪过了一丝厌气

    “谨慎罢了。”林云轩mō了mō鼻子,lù出淡然笑容所以,我方才探查了一番你埋伏的地点。”

    阿芙罗方才所在那大树脚下,淘气虎似乎听到了林云轩的声音,回头喵了一声,微微点头。

    “你,你们还有其他人?”阿芙罗一下子想到了这个可能,眼神顿时yīn暗了起来。

    “阿芙罗,林云轩,你们了?”泰蕾莎此时却不明白发生了事,慌张道阿芙罗确实是财政官的客卿,我可以保证这一点。”

    “但是同时,也是执政官的贵宾吧。”林云轩却是一口回答道。

    “你”阿芙罗伸出双手两把短刀出现在了其手中,一丝丝黑暗之气,随之蔓延在了其(身shēn)上。

    “是的?”阿芙罗说着,脸容也好,(身shēn)形也罢,竟然也开始了改变,(身shēn)材不仅变得越发苗条了起来,脸上脸容更是越发的动人了起来,一股妖媚之极的气质,更是隐约间从其(身shēn)上散发而出

    看着其如山川起伏的优美体态,lù出的那晶莹似雪又充满张弹之力的肌肤,林云轩忍不住一声大喝,这才震慑住了那差点想入非非的心中杂念。

    “泰蕾莎已经是极美了,这阿芙罗,美得却是倾国倾城不,这等的天生丽质,已经是必须用美得诡异来形容了”

    “你们三人的定力,超出我的预料。”

    阿芙罗轻笑一声,(身shēn)子随风而动,随着飞舞的黑发,短刀劈出,看似没有使用任何技能,林云轩却是不敢大意,一个前踢被踢了出去。

    “啪”脚友踢中了刀背,两人同时一震,急速分开。

    林云轩只觉得浑(身shēn)一阵寒冷,同时注意到进入了中毒与诅咒状态,不由暗道了一声,对方那两把短刀果然诡异非凡

    男元素师法杖一动,数十光雷飞弹便(射shè)了出去,阻止了阿芙罗进一步的动作。

    然后圣职者不敢怠慢,口中念出咒语,净化术,将林云轩(身shēn)上的负面状态给清除了出去。

    “念气炮”不再近战,林云轩轰出了念气炮,堵住了阿芙罗的后撤道路。

    同时,男元素师瞬间移动到了其头顶,一个火盾术便砸了下去。

    阿芙罗瞬间止住了退势,脸上浮出一抹动人微笑,柔软无骨的右手挥动短刀,一只血红sè的大爪却是忽然从其短刀上抓出,瞬间抓灭了火盾。

    “死灵术士”林云轩微微一怔,低声喝道你竟然是死灵术士”

    林云轩不敢怠慢,瞬步而去,也不顾被诅咒的风险,一个八极崩便轰了。

    面对一个不知多少等级的死灵术士,林云轩瞬间决定,还是要近战

    “打算搏命了吗不跳字。阿芙罗轻说了一声,空气之中浮现出一副白sè盾牌,挡在了其(身shēn)躯前面,挡住了林云轩的八极崩

    金刚碎林云轩拳头被阻挡,脚步却也不停,一脚踏出,金刚碎之下bō动顿时四散开去。

    “会得招数,还tǐng多嘛。”

    阿芙罗轻轻后跃,避开了金刚碎的范围,然后(身shēn)后浮现出了数十红sè的诅咒之箭。

    诅咒之箭对着空中齐(射shè),与男元素师释放出来的火焰飞弹碰撞在了一起,互相泯灭,刹那间,如同烟花盛宴。

    “死灵之怨恨”阿芙罗趁机单手按在了地上,整个石台,顿时便红sèmí雾覆盖。

    林云轩死灵术士的本事,明白这红sèmí雾所在就是其死灵结界所在,不仅会受到伤害,对方更能因为结界帮助,而获得伤害增加的能力

    圣职者大吼一声一个落凤锤砸在了石台边上,使得石台摇摇yù坠。

    那阿芙罗微微一怔,脸上首次惊容,想不到对方居然打算毁掉石台,破坏法阵,但是这样一来,在石台上的另外两人,不也得一起跌落?

    “难道他们以为,我会给他们借力或者浮空机会吗不跳字。阿芙罗轻喝一声,双手随着(身shēn)子舞动,短刀化出刀芒,刺向了圣职者。

    林云轩轻喝一声不顾死灵怨恨影响,撞在其舞动的(身shēn)子上,使得其一下子失去了平衡。

    而男元素师却是在这一瞬间,挥动法杖,施展出魔动炮,轰断了石台,使得整座石台哗啦一声随之跌落了下去。

    这山洞两旁都是丛林高山,可是下方却是两侧高山形成的险峻山谷,高度不下千米

    而且山谷深处,长满毒草猛虫,是这浮空之城山林之中的(禁jìn)地

    阿芙罗被林云轩撞了之后,本想咬牙借力跃走,却被林云轩一把抓住了其左脚,一下子被扯了。

    “你”阿芙罗短刀劈出,却被林云轩另一手牢牢握住。

    鲜血,从林云轩嘴角流出,却是丝毫不惧的盯着阿芙罗。

    阿芙罗看着林云轩握着短刀的右手,不由轻叹了一声你居然真打算搏命,为了一个亡国公主,值得吗不跳字。

    “你这妖女,是打算享受这最后时光吗?我一(身shēn)钢筋铁骨,又有上面圣职者不断铺助,到了下面,谁死谁生可是未必”

    “你”阿芙罗显然很不爽对方叫妖女,不由恶狠狠的盯了林云轩一眼,然后(身shēn)子一颤抖,竟然是施展了影分(身shēn)之术,脱离开了林云轩。

    虽然退开数米,这阿芙罗却还是在半空,不断下落,不过手一挥一个(身shēn)穿黑sè英国管家服的俊美男子,却忽然出现在了其(身shēn)后,轻轻将其抱起,悬停在了空中

    是由

重要声明:小说《最强游戏分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