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独狼死,群狼生

    第一百三十九章独狼死,群狼生

    林云轩这边抵达了魔都火车站的时候,自称为神狼一族的狼族总部,也聚集了上千的狼族。

    这上千的狼族可以说是聚集了整个神狼一族的精锐,几乎全族的成年子弟都被集中在了一起。

    狼族总部设在魔都郊区的一处山庄内,四周水清山秀,风景迷人,在不远处,还有高尔夫球场,大型运动场以及游泳池等豪华设施。

    不知(情qíng)的人,来这里参观一番,或许还以为这儿是一处魔都富豪们休息娱乐的俱乐部,疗养村。

    虽然已经过了饭时,虽然站在运动场内的许多狼人因为被催促的关系,连早餐也未曾来得及吃,但是他们却依然站得笔直,一个个脸色严肃,眼神锐利之中透着怒火的盯着主席台上正坐着的哪一个白发老者。

    这位白发老者,乃是狼族的族长,也是那帅公子兰青的父亲。

    老来得子的他对兰青是极为宠(爱ài)的,可是却没有想到在狼族最为昌盛的时刻却得到了自己的(爱ài)子惨死他乡的消息,这对其而言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他发誓报仇雪恨,却因为对手是昆仑修士,而不得不将仇恨埋在腹中,直到发现了土灵珠的异变

    白发老者满意的看着下方的族人们,他们依然是那么的(热rè)血,英勇而强壮,可以为了自己为了狼族的未来而毫不犹豫的奉献出自己的(性xìng)命。

    白发族长举起了手,指向了天空:“狼神在上,必将保佑我们取得最后的胜利”

    “吼,吼”下方上千的狼族精锐们激动的举起右臂,有力的挥动着击向天空。

    “很好,诸位能来到这里,能够继续接受我这个族长的领导,让我实在是感动莫名。”白发族长抹了一把眼泪,然后继续开始了其演讲。

    “我们遇到了敌人,一个可怕的敌人,昆仑”

    “在安海,他们杀了我的(爱ài)儿,杀了我们敬(爱ài)的长老,甚至不留下任何的原因,可以说,昆仑,彻底的羞辱了我们神狼一族”

    “可是,他们却也确实有着羞辱我们的力量,他们个体的能力,更是远远强于我们。”白发族长道:“而更可怕的是,在这个时候,那些知道了我们处境的老对手们,也一个个落井下石,企图一举将我们狼族拖入和那天狐一样的落魄境地。”

    “诸位,你们可会答应你们怎会答应”

    “狼族,失去自尊,失去(身shēn)而为狼的荣耀,去苟且偷生”

    “是的,我知道,在平时因为利益的纠纷,我们之中的许多同伴,曾经互相争吵过,曾经互相咆哮过,可是,你们还是来了,并站在了一起,这不由让我想起,我的祖父曾经对我留下的遗言。”

    白发族长停顿了下,看着下方注视着自己的群狼,缓缓的开口继续道:“当大雪降下,冷风吹起,独行狼死,群聚狼生。夏天时可以争吵,但一到冬天,我们便必须保卫彼此,互相取暖,共享力量”

    “独狼死,群狼生,诸位记住此话,与我一同,为了神狼一族,团结一致,将一切企图侵犯我们一族的敌人都撕得粉碎吧”

    “吼吼”

    狼族精锐们举起了有力的手臂奋力的击向空中,口中更是狂吼连连。

    白发族长看着这一幕,暗地里轻轻点头,看来自己还是有着足够的民心的,有了这样的民心,再加上他们带来的土灵珠,只要渡过此关神狼一族的兴盛便是指(日rì)可待了吧。

    想到那土灵珠,白发族长忍不住心中开始火(热rè)了起来。

    或许是狼神显灵?那土灵珠到了这庄园之后,竟然一下子释放出了庞大浑厚的气息,这股气息弥漫开来,让整个庄园都笼罩在了灵气内,使得许多狼人们一直停步的修为竟然又开始动了起来

    族长更是赶紧按照祖先布下的大阵将土灵珠放入了密室阵图中心之中,然后让十多名狼人强者走了进去,开始疯狂的修炼。

    “只要一年,我神狼一族,就会有超过三百名以上的宗师级以上强者了吧。”

    白发族长心中幻想着,正打算继续进行演讲,提高下方精锐的士气,然后好让他们能够安下心来防守庄园。

    忽然,一个急匆匆的狼人跑了过来,小心的靠在了白发族长的耳边,低声说道:“族长,有人来访。”

    “来访?不见”白发族长微微皱眉摇了摇头。

    “轰”口中不见二字刚刚说完,远处,却是火光滔天,一股浓烟腾空而起。

    “怎么回事”白发族长意识到了不妙,连忙大声喊道:“全族注意,各就其位”

    “诺”下方,上千狼人精锐齐齐散开,各自在小队长的带领下飞速的离开了这运动场,后勤的狼人小孩和女(性xìng)们也赶紧的将武器装备交给了这些狼人精锐。

    狼人精锐们的武器,大多数都是(热rè)兵器,突击步枪,手榴弹,火箭筒,华夏的也好,露西亚的也罢,甚至美丽坚和高卢的也能在这里找到。

    以狼人们的体力和敏锐的直觉,战斗力不逊色于各国最为精锐的王牌特种兵。

    上千的王牌特种兵,要是去了黑非洲,轻松的打下一个国家,那根本就和玩一般简单

    狼人们握着武器分散开来,防守在了各处。

    而此时,庄园正门处,林云轩的男魔法师,却是提前走到了这里,并以一个火盾魔法,引爆了一处碉堡附近的弹药库。

    “你,你是谁?”守卫门口的20多名狼人士兵狼狈的从燃烟的碉堡口跑了出来,看着披着黑袍低着头的神秘少年,心中惊慌不已。

    “魔法协会,男魔法师,虚无”

    林云轩男魔法师轻轻抬起头,鼻子微微嗅了一下,轻叹道:“不错,不错,(挺tǐng)浓的土之气息啊。”

    “土灵珠,在你们这儿吧。“林云轩男魔法师举起了法杖,轻轻一挥,数十魔法飞弹凝聚了起来浮在了其四周。

    “魔,魔法师?”这些狼人士兵们举起了突击步枪:“开火,开火打死这个人类”

    “碰,碰碰”魔法飞弹,比狼人士兵们扣动扳机的速度还快上了一分,数十魔法飞弹砸在了狼人士兵们的(身shēn)上,20多名的狼人士兵,瞬间齐齐毙命,尸体四分五裂散落了一地。

    林云轩男魔法师分(身shēn)缓缓浮在了空中,然后顺着庄园街道向着前飞去。

    “轰,轰”两枚火箭筒从街道两旁的碉堡**出,却是砸在了空处,碉堡内的狼人士兵正迷糊时,忽然(身shēn)子一震,来不及回头,连忙摸出手枪向着后方开枪。

    云轩男魔法师手中寒冰剑出现,扎入了其脖子和(胸xiōng)膛,结果了其(性xìng)命。

    “这些狼人,倒也都是不错的战士而且一个个(性xìng)格坚毅,为报仇雪恨可以不择手段,如果让其做大,只怕后患无穷”

    林云轩扫了一眼这碉堡四周,然后再度瞬移,出现在了另外一处碉堡内部,重复着快速利落的杀戮。

    白发族长紧张的走进了庄园密室,透过监控室看着那男魔法师的可怕与诡异。

    “族长这人,这人已经突破第3层防线了,我们已经死伤了超过200同伴。”密室内,一名独眼狼人(身shēn)穿笔(挺tǐng)的黑色军装,低声的说道。

    “我……看到了。”白发族长轻轻点头,摇了摇头道:“这个人类和那昆仑修士一样,是强大的个体,让后面防线的狼人们都撤退回来吧,我们死守庄园大厅,给强者们留下修炼的时间……只有突破的强者,我们才有一线生机”

    “族长……”独眼狼人唯一的眼睛闪过一丝诧异,低声道:“族长你是打算使用献祭之法?”

    “不错,借助土灵族,应该可以重现当年的献祭之法了,我相信,我们的族人,一定会欣然扑死的。”

    “族长,这样的代价,未免太大了点吧。”独眼狼人低下了头。

    “独狼死,群狼生……”

    白发族长颤抖着双手低声道:“我们,必须做出牺牲”

    “这是值得的牺牲”

    林云轩控制着男魔法师,打到了后面,很快就发现这些敌人开始有组织的撤退了。

    “咦,打算(诱yòu)敌深入,然后集中优势兵力来对抗我吗?”林云轩走下了火车站,轻轻摇头,继续控制着男魔法师举起了法杖,来到了一处被狼人们遗弃的武器库。

    “不错嘛,竟然有如此之多的武器留了下来。”林云轩男魔法师微微一笑,喝了一瓶下级魔力灵药,再喝了一瓶初级精神力药剂,然后便举起了法杖,施展魔力,开始将整个武器库都笼罩于魔法阵之中

    “那个魔法师,他在做什么,为什么进入了我们的武器库之后,那么久没有出来。”大堂内,近千名狼人待在这儿,在狼人(身shēn)后,十多个狼人精锐的领头者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武器库的监视器被破坏了,但是……我有不好的预感。”独眼狼人盯着那武器库的库房大门,男魔法师进去了越久,便越让其感觉到害怕。

    白发族长深吸了口气,拿起了通讯器:“不能这样下去,命令神狼小组,使用重炮,毁掉武器库”

    “重炮”独眼狼人微微一动:“那么快就要动用我们的王牌武器?”

    神狼一族,靠着慢慢购入零件,组装出来了三门152毫米口径的自行火炮车,可以说完全就是为了拿来作为底牌,对抗那些宗师级强者的,没有想到现在便被((逼bī)bī)着用了出来。.。

    更多到,地址

重要声明:小说《最强游戏分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