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垂死战斗

    99坦克,乃华夏军的第三代主战坦克,在这个平行世界里,它比之原来的世界提前了数年进入了实战与装备状态之中。

    3名乘员,52吨的坦克重量在1500马力的发动机推动之下加速到了50多公里每小时,同时行动时的99坦克也没有忘记开火,用它那122毫米口径坦克炮轰击那些逃跑的魔物。

    这些魔物们背后可没有眼睛,看不到炮口只是凭着直觉躲避炮弹往往要晚一步,使得99坦克炮的命中率比之原先有了大大的提高。

    采用了特种合金穿甲弹的99坦克炮,可以撕裂千米之外900毫米厚的均质钢板,那些黑气树人,树皮再硬充其量也就是抵挡一下寻常子弹,又或者飞舞的弹片,被直接命中,也唯有被炮弹撕开打烂的命运。

    只是这些黑气树人们被打烂之后,只要黑气还在,也就是损失一些生命值,损坏的部位,在短时间内也可以恢复过来。

    但是99坦克的炮击,却拖延了这些黑气树人的速度,使得他们的救援变得遥不可及起来。

    “快~包围那头树人怪物,让这怪物见识一下什么叫群狼战术!”

    领头的99坦克仗着自己的速度和前装甲直接撞倒了一群鼠人,然后腹带压过,将这些弱小魔物化作饼。

    同时,这一辆带头的99坦克后另外两辆99坦克也一左一右散开,跟随者这坦克将炮口对准了那刚刚恢复大腿站起来的黑气树人。

    一边围着这黑气树人绕着圈,99坦克一边开着炮,一发发炮弹,打断了黑气树人的双腿,更有一发炮弹直接打断了其小半个显出人脸的树干部位。

    而黑气树人也冒出了木质尖刺,然后唰一声向着四面八方喷出。

    只是99坦克可不是装甲车,更不是那些步兵,相当于00毫米均质钢板的装甲,轻松的弹开了这些黑气树人们刺来的尖刺。

    如果是一般况,黑气树人会冲去,或者用手臂掀飞这些打不死的钢铁怪物,充分的发挥出自己的力量优势!

    然而,此时被三辆99坦克围猎之后,黑气树人却发现,自己竟然连站起子或者挥动手臂的机会都无,简直就是无力到了极点,无力得让其绝望!

    而在这三辆99坦克的内部,车长却也看着依然还能动弹的黑气树人头疼不已:“炮手,还有多少弹药?”

    “车长,还有10发穿甲弹,5发榴弹。”

    “用榴弹!也告诉其他兄弟部队,都用榴弹!”车长喝道。

    “是!”炮兵点头,然后转道:“车长,打完炮弹,我们得怎么办,回去补给吗?”

    “补给?”车长拧紧了眉毛然后道:“虽然我不知道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拼着命不要,也要缠住这些魔物,打完炮弹,我们还要坦克,还能撞过去!”

    “轰!轰!”

    榴弹爆炸产生的伤害,比之穿甲弹对黑气树人造成的伤害要大得多,黑气树人被撕裂出越多的伤口,被彻底摧毁越多的部位,它也就需要越多的生命值和时间来进行恢复,而当黑气也就是这黑气树人的生命值耗尽的时候,也便意味着这头黑气树人的死亡之时。

    这头黑气树人在榴弹的轰炸之中,终于倒下,并燃烧起来一动不动,一辆99坦克缓缓靠近了这大火下的树木,然后便准备离开,却不想这一堆冒着火焰的树枝竟然呼的一声动了起来唰一声鞭打在了这99坦克的侧面。

    “碰!”这一鞭打在了99坦克的弧形炮塔,虽然力有万斤,可是却因为这炮塔造型而十分力施展不出三分的效果,树枝弹开之后,那辆99坦克也就是因为惯而不得不稍微转弯滑行了一下,并无大碍。

    八极拳宗师王磊在这时候赶了过来,一边感叹着坦克的坚固和强悍,一边一跃撞入火堆之中暴喝一声一拳轰出击中这火堆之中黑气树人那勉强还算完好的一部分树干。

    树干被拳劲轰入,很快裂开化作了碎片,垂死挣扎的黑气树人,也就此哀鸣一声还原为了寻常枯木,在火焰之下快速的燃烧殆尽。

    在前线的其他地方,这样的战斗,也不断的演着,99坦克的轰鸣,华夏步兵们的单兵武器的怒吼,以及修真者们的各种咒文光芒,都闪烁着出现在这战场,因为战争而带来的狂,渐渐的让这些参战者们忘却了恐惧,全心的投入到了战斗之中。

    林云轩男魔法师清理了炮兵阵地的魔物,也赶了过来,目睹着此此景,不由轻声道:“不愧是野战军,果然实力强大,而且那些坦克利器,也远比我一开始想的要坚固和强大得多!这一仗,如果军方肯下血本,出动千的这种坦克配合重炮部队进行装甲推进的话,或许会简单许多。”

    林云轩心中想着,让男魔法师一个瞬移出现在了一辆行驶之中的99坦克顶,右手挥动法杖一道火盾击出,顿时烧毁了空中扑来的几头魔鸟,同时按在了车顶的左手却是施展而出炼金术,记下了这99坦克的外形结构以及内部布局。

    只是在记下那发动机以及控制系统时候,林云轩微微皱眉:“果然,涉及到主板部位的时候,我就承受不了了吗,看来,现在也只好先记下这坦克外形布局了……”

    “轰!”

    荒漠内,忽然传来一声巨响,却是林云轩总算让气功师击败了最后一头黑气树人,然后施展法术解除之术,将那魔法阵给抹去引起的异变,那些正和黑气树人们缠斗的修真者们不由一个个脸色露出惊喜之色。

    “法阵已经被昆仑道毁掉,此战我们胜了!”修真者们一脸喜色欢喜道。

    黑气树人也好,侥幸在坦克铁蹄之下幸存的鼠人也罢,也随之化作一团团黑气爆裂开来飞了高空,消失得无影无踪起来。

    雨水,在这一刻下了下来,先只是清冷的小雨,随之便化作了倾盆的大雨。

    大雨之下,站在99坦克车顶的男魔法师右手握着法杖自在的扫视着四周,看着那围来的修真者和附近军人们的各类武器,淡淡道:“这就是华夏人对待援军的态度吗?”

    “你为何帮助我们,你不是昆仑一系的死敌吗?”武当老道士站出来询问道,此时的他胡子眉毛都被大火烧掉,但是却还不在乎这些表象,双眼依旧清澈,步伐仍然稳定如初。

    “我乃魔法师。”林云轩男魔法师分轻声道:“但是却也是至少曾经是一名人类,对于这些魔物,我们也是不会放过的。”

    “哼,那平时你们都在哪,为何不曾见过你们出没?”妖狐少女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看着男魔法师的法杖双眼发亮的问道。

    “平时?哈哈,若非那家伙现,你们又何时听闻这世间还有一个古昆仑存活至今?”男魔法师轻轻打了一个响指,两团寒冰鬼火环绕在了其肩膀处:“异族,不必妄自用你的智慧来猜测我的来历,你们对于世俗而言不过是一些传说,而我们,便是你们口中的传说!”

    “传说……什么传说,你也好,那个昆仑的修士也好,我想问,我想问你们,这千年来,这数百年来,你们到底是在哪里,在做什么?”从掩体提着火箭筒过来的东北军官闻言大声的问道,他声音洪亮,倒是一下子让自己突兀了出来。

    男魔法师看了一眼这东北汉子,林云轩眼中不由闪过一丝赞赏:“好体魄,而且应该有20多岁了,体内经脉竟然还保持得那么顺畅,啧啧,不当我的打手真是浪费了!”

    男魔法师呵呵一笑,浮在了空中:“我们在做什么,你们又凭什么知道?是不是觉得我们空有力量却不履行与这力量相对应的责任?我只问,你又怎么知道,我们这些属于对你而言是暗世界的人没有履行相应的责任呢?只是,我们是不会告诉你的,他们如此,我们也是如此。”

    “你!”听着这模糊的答案,东北军官真想大骂出口,但是不等其骂出口,那男魔法师便一飞冲天,然后瞬间消失在了空中。其他修真者们却是陷入了各自的沉思之中,暗自猜测,分析着那魔法师留下的声音。

    在这个时候,击倒了黑气树人,破坏了魔法阵的林云轩气功师分也赶来了,刚刚步入阵地,林云轩气功师便享受到了修真者们欢迎的声音和切的注视。

    “道,这次幸亏有你留下的灵药,我们修真者虽然不少人受创,但是却无一死者,便是军方,真正伤亡的也不算太多。”

    看着眼前这些眼中透着切,迫切希望林云轩兑现承诺的修真者们,林云轩气功师轻声开口,对他们拨了一场冷水:“今天,只是开始,我们破坏了一个法阵,确实是一重大的胜利,但是在我们前方,还有着一个完好法阵,如果不将其破坏,结果依然难以改变……”

    “两个……都要破坏才行?”一些修真者们记得了昨夜看到的计划,但是经过方才一番苦战,再加看到魔物消失,都一厢愿的相信战斗已经结束,是到了收获的季节了,却是还是听到了最不愿意听到的话语,一个个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

    “小打算几时去破坏那法阵?”八极拳宗师王磊挤开了几个老道走了过来有些急切的问道。

    “今天一战,我的法力也几乎用尽,明。”事实是林云轩气功师分的召唤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半多,不想出现意外的林云轩选择了保守一点的做法,反正明天还要一个午和下午的时间嘛。

    “呼,那就好。”八极拳宗师王磊松了口气道:“战士们经历方才战斗,大都需要休养恢复,能够明天再战,将军也可以准备得更加充分一些。”

    “只是……”八极拳宗师王磊有些言又止。

    “呵呵,想说什么便说。”林云轩看出来对方有所请求,温和的开口道。

    “小,我想请你去一趟伤兵营,为那些因此战而受创的伤员进行医治,他们都是勇士,只是许多人受了重创,或许有残疾的危险,我……我希望小你能施展神通,让他们可以复原。”

重要声明:小说《最强游戏分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