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六章 人定胜天

    风在怒号,伴随着暴雨倾盆迪卡城废墟之中侥幸存活的火苗,终于因此彻底熄灭,再无复燃可能:林云轩也在忙活了一天一夜之后,走出了地窖,沐浴在暴雨之中,(身shēn)心舒畅。读书/楼.-/○

    “呼。”林云轩看向了旁边过来的炎魔,淡淡一笑伸出右手指向了地窖入口。

    “进去将里面的东西都分出去吧。“林云轩轻声说道:“每一恶魔,都给一瓶1毗完全恢复的天堂药剂和一瓶神圣复活药剂,另外再给力量系恶魔们分配旧瓶特级力量药剂,给智力系恶魔分配犄级智力药剂。”

    “好……好的……,六炎魔看着雨中默默的站在地面上的林云轩,似乎觉得自己看到了一个伟人,一个自己心目之中掌握绝对权利的领袖,正在那,让自己全(身shēn)心的服从,不由慢了一拍,随后低着头,对着林云轩行了一礼。

    寒风拂面,本应刺骨生疼,然,对于此时的林个而言,这点风寒,不如(春chūn)风。

    “你,是打算回去地球了吧。”魔剑阿波菲斯曾经跟随着林云葬回去过地惊,自然清楚林云轩的世界。

    “嗯,差不多了,而且我也需要时间,去收集远古装备。”林云轩轻声说道。

    “不过,在这之前……”林云轩冒雨而去,来到了住满迪卡难民们的〖广〗场,看着那些无助之人们的目光,他昂起了头,轻轻的吸了口气,缓缓叹道:“我知道,你们这些人之中,许多人都不会理解,为何你们千年的仇敌,会听从一个人类的指挥。“但是我希望你们在活下去之后可以告诉其他人,告诉其他的和族。”林云轩摊个手,一丝丝黑色的光芒闪耀着毫光,遮挡着了落下的雨水。

    “深渊恶魔们,之所以愿意听从一名人类,是因为那个人类让他们看到了逆神的可能:”

    “他们希望通过我等的努力,可以对那万年来的漠视我等的诸神发出一个讯号,我们……”绝对不会屈服”

    “我们,将会把他们……通通拉下神坛”

    帐篷里林云轩的声音穿透了风雨的阻碍,闯进了每一个人的心中,郡主,满魅力的声音,每一个词语,都让人不得不将之记住,魂牵梦系,永生难忘。

    “疯子又是一个疯子“古力公爵颤拱着,双眸却(情qíng)不自(禁jìn),留下眼泪。

    “说什么逆神,这样的举动,可是连邪神都不会去做的啊那些深渊恶魔们,真是”太胆大了。”古力公爵有气无力的趴在地上看着那(身shēn)边的两个仆人,轻轻摇头。

    “大人,诸神,很可恶吗?”一个不到旧岁的年轻仆人,小心翼翼的问道。

    “神,可恶?”古力公爵眼神有些古怪,他想了想,苦笑着摇头道:“神啊岂止可恶,根本”就是一鼎真正的恶魔啊。”

    “但是,他们的力量,却要比恶魔们强大得太多太多,从古至今还没有谁,真正的反抗过他们。”

    古力公爵忽然想到了一个人轻轻吞了下口水道:“除了……”鬼神卡赞。“鬼神卡赞?”仆人好奇问道。

    “是的,鬼神卡赞,也就是现在每一个鬼剑士都会的那一招红色法阵的力量来源,力量鬼神卡赞”古力公爵说道:“那家伙,可是祖父最最佩服的英雄啊”

    “他,曾经是帝国史上最伟大的将军,当之无愧的军神,他的才智与魅力,甚至惊动了天上的诸神,让死神,也亲自降下分(身shēn),希望让其成为使徒。

    “使徒,那可是最接近神的生灵,多少人”梦寐以求。“古力公爵说道。

    “可是,卡赞却拒绝了,拒绝了死神的邀请……”。

    “居然拒绝了死神的邀请?”仆人小声道:“这卡赞,也是一个疯子?”

    “也?”古力公爵脸色难看的瞪了一眼仆人:“不,他不是疯子,他是英雄。”

    “我的祖父,侥幸见过成为了鬼神的卡嘀,他知道这一切,死神的目的,是为了千年一次的信仰分配比例,而这一次分配比例的调正,需要一次大清洗,将信奉永恒之神的信徒,灭杀掉大半。”

    “天啊,那不凡乎都是人族?”仆人恍然说道:“那么说,那些异族……厂“咳咳,是的,那些异族,都是以神的旨意联合在了一起。”古力公爵苦笑道:“现在我们的人族,生存的希望,就在圣贤王的手中了,如果圣贤王大人可以灭掉异族,那么或许可以迫使诸神放弃对人族的清洗,转而选择更加温和一点的方式,来改变我们人族的不同信仰比例:”

    “这是我们唯一的希望了”古力公爵喃喃自语着,忽然心中又回((荡dàng)dàng)起了林云轩的话语声音,不由产生了一丝遐想……”或许,那个人,说的是真的?神,也不是不可以战胜的

    或许,人,真的可以将那高高在上的诸神们,拉下神坛

    “轰”天空落下了闪电,照亮了风雨之中黑暗的帐篷,无数人,都在这一刻看清了那个站在雨中,背上却有着华丽黑翼装饰的黑发男子,犹如雕竟大师鬼斧神工下的完美杰作一般的,站在那破败却凝重的背景破布中,印在人们的脑海之内。

    “很久,很久以前……在我的家乡,人们敬畏诸神,将他们称为天”林云轩看着这些麻木,迷茫的人群,轻轻双脚离个地面,悬浮了起来,并高高举起了魔剑阿波菲斯。

    “大海啸,大洪水,地震,火山爆发,陨石坠落,森林大火,瘦疫,蝗灾,干旱,还有无穷无尽的战乱,都在我的家乡发生着……肆虐着……在天默许下……妄图摧毁着我等为人的意志,然而,我们,却在那个时候,有了一句口号。”

    “人定胜天”林云轩大声的说道:“唯有相信此理,我们,才是人,才是不断进去,可以一步步登上那升天之路的人类”

    “我不管你们是不是相信着这话,但是我,却是无比的相信,肯定着这一句话的,人定胜天,即便这天代表着诸神,我也绝对会胜过他们”

    “轰”

    一道剑光,从魔剑阿波菲斯的(身shēn)上冒出,如同一把巨大的利剑,刺穿了云层,搅动了重重乌云,然后随着林云轩的黑炎之力散个带来暴雨的乌云,硬生生的在迪卡城被撕裂了个,使得温暖的阳光,得以照(射shè)而出,带给你帐篷内无助人鼎们光芒。

    “他”到底是魔,是人,还是“神?”看着林云轩改变的天象,古力公爵爬出了帐篷,跪在地面上的他抬起头,望着宛如神祗一般的林云轩,陷入了迷茫之中工“主人,在争取人类?”牛角恶魔双手抱(胸xiōng),低声说道。

    他的(身shēn)边,(身shēn)拨皮夹克加鬼剑士堕落者,轻轻喝着酒,喃喃道:“别忘了,你我都曾经是人类,如果我们想要真正的逆神,就要争取一切可以争取的力量。”

    “哪怕,他们是你我眼中无力加虫子。”鬼剑士继续说道,然后喝干了酒壶,一跃跳下了屋顶,走进了破掉一半建筑物的酒馆去了。

    “呸,真是个酒熏。”牛角恶魔看了一眼这位鬼剑士,不过却耸肩道:“或者,你说的也不错啊,哼哼,堕落者之王,鬼神之王吉克”

    “哪怕只是一群虫子,也是一份婷抗诸神的力量”

    远东,一座新的城市,钢铁之城已然在一排排高大的工厂中建立了起来。

    靠着世界第一钢铁产量大国华夏提供的大量钢铁材料,城市里的沏多万工人,(日rì)夜不停的生产着武器弹药,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便是占据了一半钢铁用量的一具具人偶型和八爪型蜘蛛机器人了。

    这些(身shēn)高1谜左右,通体由钢铁构筑而成的外表简洁的机器人,是整个露西亚近万科学家在对神枪手自爆机器人的基础上研究之后投入实际产出的一项新的武器装备。

    简单的智能系统,使得它们已经具备了判断敌我这一关键的能力,同时,作为从自爆机器人为原型发展起来的这一批批机器人,自然少不了配置高能自爆炸弹,不过,在狂(热rè)的种学家们的一致要求之下,八爪型也好,人形也好,都个尝试着作为武器平台来发挥更大的作用:比起受到士气影响,还有体力限制的人类士兵,这些机器人们,简直就是再优秀不过的炮灰

    当一部如公个的八爪型机器蜘蛛,却装上了有两门88毫米火炮的联装炮台之后,就是再务实的将军,也不会看不到其价值。

    “战争,果然是刺激科技发展最好的时欺。”一名将军轻轻感叹着,而事实上,也印证了他这一刻叹。

    不仅露西亚方面许多科技取得了突破,并和林云轩带来的魔法结合了起来,在华夏,美丽坚方面,更是有许多原本还是设计图上的东西,都在大量资金人力物力的支持下,造就出来了实物。

    不仅仅是电磁炮个装备上了炮台,作为取代核弹而使用的新一代战略武器,真空爆弹,也在美丽坚的沙漠地带进行了一次爆破,并取得了成功:林云轩回到了露西亚远东区的时候,便从自己的部下报告中,知道了这一份消息。

    “真空爆弹?这是什么东西?”林云轩问道。

    “这是新一代核武器,利用核能和电磁力,进行能量吸收与般放:“远东的首席科学家侬(身shēn)说道:“简单说,就是制造出一个范围有限的人造黑洞出来,高效,而且无污染。”

    “哦?那我们拥有吗?“林云轩问道。

    “过……”首席科学家低下头说道:“我们正在研究之中,不过乐观估计,也需要半年以上才能有成品出采,毕竟在未来科技的研究上,美丽坚人一直走在前列。”

    “嗯,我明白了。”

    林云轩微微点头,倒也不会为难这位科学家。

    “这真空爆弹的科技,我会派人去交涉的。”林云轩说得轻描淡写,在旁边的那些将军们却是一个个目露凶光,嘴角狞笑起来,这些暴力狂人们,在享受到了手中力量的威力之外,越来越倾向于,用暴力去解决问题了了而这真空爆弹,在林个看到了数据的第一眼,就决定要将之纳入手中,并用做自己去对抗诸神的王牌。

    无他,只因这真空爆弹的攻击属(性xìng)不是单纯的高温,辐(射shè),而是来自于空间与时间之力,在那奇点诞生而成为黑洞的瞬间,可以相信,在其内部的一切物质,都将可能在这黑洞内,化作宇宙最基本所个素奇子吧。

    这样的属(性xìng)方式,加上林云轩打算的强化和附魔手段,林云轩相信,这真空爆弹,一定可以起到极大的作用

    当然,目前得准备,得到其生产技术才行。

    不过,对于现在的林云轩而言,并不觉得,这会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

    “赢官,为我们准备一艘运输舰,我要去美丽坚首都。”

    “是的,阁下。”留着短发的白净离官轻轻举起手来行了一礼,然后恭敬退下。

    “阁下,不先预约吗?”首席科学家听得清楚,不由小声问道。

    “预约?没这必要。”林云轩笑着走向出口:“当我的飞艇起飞的时候,我相信,世界各国的领袖们,应该都会知道我的动向了。”

    “这……”

    “别装做那么惊讶的样子,我的科学家,我从来不认为,现在的露西亚可以真正的瞒住其他大国的(情qíng)报机构,尤其是在,我本人并不个的(情qíng)况下……”

    林云轩说得并没错,当他的那一艘特制的庞大飞艇升空而起,向着太平洋驶去的时候,各大国,就已经接到了密报,并知晓了林云轩此行的目标,就是那美丽坚刚刚试验成功的真空爆弹。

    美丽坚政(屁pì),宣布全国进入了戒严状态,上千万兵力组成的美丽坚三军,也进入了作战状态之中。

    不过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整个美丽坚政(屁pì)上下,都并不希望,真的和露西亚个,尽管他们拥有了真空爆弹,但是核弹显然更适合制造地球上人类的末(日rì),辐(射shè),要比什么黑洞对人类的影响更加现实,毕竟核弹的超高温也好,黑洞的空间撕扯力也好,对于人这一脆弱之物而言,攻击力都是过剩的。

    只是,就这样白白将自己的科技交出去,美丽坚政府这数百年来,还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亏本生意吧,这样不利己的事,(身shēn)为大流氓的表率是绝对不应该个例的。

    “看,那就是那位阁下的飞艇。”圭丽坚首都〖广〗场,数万军人掩护之下,那些官员们站在厂场上,迎接着远东帝国的真正首领,林云轩的到来:“唰”降低到干米高度的飞艇打个舱门,然后林云轩带着百多名警卫,直接降落在了厂场地面,接受着美丽坚外交部门官员上前的问候。

    进入了政府国会大楼内的林云轩,拒绝了单方面的会面邀请,而是个道:“我知道你们此刻正在召个会,我想要去参观参观。”

    “参观国会?”外交部官员张了张嘴,看向旁边秘书,那秘书正耍打电话询问,却发现,林云轩已然大步迈出,走向了国会。

    无奈,这些官员只好跟在了林云轩的背后,一路走去,至于阻挡?个么玩笑,眼前的这个家伙,可是连核弹都炸不死的怪物啊,阻挡他,真的有可能做到吗?

    “诸位,因为最近的军事个,我想大家都已经发现各自选区的选民们都在怨声载道了吧。”

    此时,国会内,一名议员正在声(情qíng)并茂的说道:“现在的形式,很严峻,尽管我们的前任总统,推行了我们的爸爸妈妈法案,保证了老年人们的药物补贴,但是在如今的状况下显然是不够了,我觉得,我们必须加大对这药物方面的补助,增大每年对药厂的资金补助和税收优惠:”

    “个么玩笑,现在可是军费最优先,而且我记得我们每年给那鼎药物公司的补助以及超过1200美元了吧。”

    “哈,山姆,你难道也打笤和当初那位议员先生一样,在提案通过之后去当那家公司的董事吗?”

    “就是,而且补贴归补贴,我怎么记得他们药物的价格反而翻倍了?快下去吧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议论工……”

    一阵嘈杂声,在会议厅传来,不过比起林云轩曾经看到的不列颠议会,这儿显然要平和许多。

    然后,国会继续个讨论重要的事起来,一位年轻帅气的国会议员走上讲台,唔……他拿出了一盒饼干,个讲述这公司饼干的来历,然后表示这天,是这饼干的发行纪念(日rì),于是,在这位议员提议下,国会议员们通过了鼓掌庆祝的提议:就在林云轩打了一个哈欠,准备上台好好来一个先礼后兵的时候,一个专家模样的男子,走上了讲台。

    “这家伙,似乎不像是那些议员。”林云轩说道。

    “他是安全局的代表。”林云轩的副官悄声说道:“自从那个男人死了之后,安全局就已经没落了,不过最近似乎重新有了一些起色:”

    “安全局?那个男人?你又不是那些企业家,银行家,直接称呼他胡佛不就行了?”林云轩说道:“我衙是有些好奇,他会说什么了:”

    这位安全局的代表推了推眼镜,深吸了口气,个道:“我来此,是希望国会议员们可以组建一个庭审会,并赋予我们更多权力,去彻查螺丝钉运输费事件的黑手”……”。

    “螺丝铤”

    这个单词冒出,整个美丽坚国会的议员们,表(情qíng)都个不太自然起来,虽然说现在有点先军政治味道,可是要他们直接就这样为了国家利益去拿明显涉及到同僚的后勤案个,这很显然,是现在的他们,没有勇气做到的,于是乎,国会议员们的众生相,个落入林云轩的眼中,让其嘴角抹起笑意:“螺丝钉?是什么东西?”

    “阁下,只是他们的一件丑闻而已,一颗螺丝钉的运输费用,大约在百万美刀上下吧。”哥官轻声解烬道:“不过除了被废得差不多的安全局,已经没有什么势力愿意去追查了,最终结果,应该也就和那些人体走私差不多。”

    “是吗?不过这对我,倒是一个好消息,毕竟如果要是遇到罗斯福和胡佛两人时期的美丽坚政(屁pì),我还真得费一番功夫才行呢。“林云轩舒展了下(身shēn)子,轻声说道。

    “这说明,大势,在我们一方,阁下。小副官轻轻的拍了一个马(屁pì)道。(

重要声明:小说《最强游戏分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