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7 流静水深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因离 书名:异域的妖精
    可能,在里根的潜意识中家人根本不包括父亲母亲——他的家人只有姐姐克莉斯多。(读看看小说网)

    当初哈米尔顿家主因为某种原因丢弃了里根和克莉斯多,所以,姐弟俩一直独自在法国生活。

    里根能记得的只是和克莉斯多相濡以沫的子,和当初父母弃他们姐弟不顾的恨意。他忘不了,他和克莉斯多是怎样熬过来的;也忘不了,他和她当初是怎样立誓,永生不再原谅他们。

    直到他们可以凭着自己的双腿站立,对父母没有了概念上的意义,默许了他们生命的缺失,接受了理所应当抛弃。他想,若不是哈米尔顿夫妇回到了法国格拉斯,或许他们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有牵连。

    回到英国的生活,里根也是对父母唯恐避之不及,警惕而拘束。他去了伦敦,却不肯用家里的一分钱。直到几年前还在上学的里根得知——克莉斯多因为婚姻不被祝福,最后和人私奔。

    里根精心垒砌的世界,在那之后再次崩塌离析,他肄业去法国去找她,却发现那个男人变出轨,当时姐姐的孩子刚去世不久,他一怒之下把刀子捅进他的膛,而自那之后,悲剧就开始轮回反复,不再休止……

    克莉斯多在她丈夫死时几乎疯了,神志不清的对里根又打又骂,背负罪孽的里根备受煎熬,他不得已带她回到英国,从新开始新的生活。(读看看小说网)

    “其实,她是恨我的。”

    里根语气虽淡却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疲惫和痛楚。不知为什么,陌里的食指轻轻一颤。

    随后,里根陷入了沉默。

    地下室侧壁的采光井采光效果并不是很好,加上雨连绵,光线就更显昏暗,只有沁凉悠缓的气流在促狭仄的空间里悠

    透过采光井,陌里隐约能猜测出现在死气沉沉的天空,云低沉得压得人透不过气,就像是一层一层的幕布,隔断所有的光源。

    对话生出一种令人惶然的安静,陌里轻轻看着那个青年,他眼底那抹消散不开的忧郁,隐忍着,那样深,那样浓。

    “那你为什么要杀克莉斯多?”

    雨声渐小,雨渐停。

    陌里忽然想起那年莱茵河上的夕阳。那是他和艾兹第一次旅行,她一路都沉默着,远远的看着天尽头的橙色光芒,他忽然嗅出悲伤的气息,她那样的美,那也是他第一次了解怦然心动的感觉。

    或许,在多少年前格拉斯小镇那些晶莹剔透的瓶瓶罐罐里,也曾经盛满了克莉斯多最香甜的设想,只等最的那人一个转,然后兴奋的说一句,“石榴花开了。”

    有些事儿陌里调查中也是知道一些的,像是克莉斯多并非哈米尔顿夫人的生女;克莉斯多与柯勒律治的婚事受到家长百般阻挠,她不得已逃婚私奔;她回国后虽跻上流,却受尽白眼冷落;她走马观花,贵族纨绔前仆后继,细算其中关系却是有很多利益使然。

    可是他想不懂,里根为什么要杀害克莉斯多,毕竟,他是那样她。

    里根想了很久,他目光闪烁,面露痛色,然后一字一句的说,“因为太她。”

    陌里轻轻一颤。

    是。

    因为太她,到恨不得杀了她。

    陌里在原地站了好久,犹豫着,问道——

    “那你你父母么?”

    ——

    他没有犹豫,斩钉截铁的。我恨他们,却很

    那种直接又复杂的感,那种被循环往复的恨与狠狠碾过心脏的疼痛。他们血脉相承却没有丝毫的亲近感可言,批次内心都有着一层隔膜,裹着最隐蔽的伤口,发出拒绝的声音……

    陌里坐在阳台上,月光很干净。他牵了牵艾兹的衣角,“我有些后悔了……”

    她体僵了一下,然后转过来缓缓抱住他。

重要声明:小说《异域的妖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