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5 流静水深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因离 书名:异域的妖精
    艾兹语调拨高。(请记住读看看小说网的网址.Dukankan.com)她知道他是故意的,每次顾左右而言他其实就是为了钓她胃口。

    可就是这样一句基于玩笑的怒斥,艾兹永远都不会知道,陌里坦率淡然的表下有几分黯淡。

    --------------------------------------

    一直以来,嫌疑人筛选陌里都局限在与哈米尔顿家有过节、常在伦敦往来、惯用香水的高门名阀,却忘了一点,哈米尔顿家中就有最吻合条件的——哈米尔顿先生的长女克莉斯多,和儿子里根。

    在此之前,陌里仔细看了艾兹说的“资料第三页,倒数第十四行”,那上写的是一个人的名字,香水夫人案件中第一个遇害者——亚历山大·柯勒律治。(读看看小说网)他不是别人,他就是克莉斯多的丈夫。一位法国神秘主义者。

    起初,陌里怀疑“香水夫人”是克莉斯多,而她是自杀的。原因有三。

    一是,克里斯多精通香水调配,也时常来往于格拉斯哥与伦敦之间。

    二是,所有受害者几乎都与克莉斯多有染。如果那些调查的私人资料有一定的不确定,那么,克莉斯多梳妆台上那些繁乱首饰盒上的家族纹饰和人名首字母但成了如实的铁证。

    三是,哈米尔顿低调的处理方式。贵族聚集、流言以光速传播的格拉斯哥学院都一派平静,为洁希凯的朋友的海伦那都是在今晚才得知死讯,甚至克莉斯多的葬礼布置都是如此简单而仓促。就像是刻意有所隐瞒般。

    但是参看以往的案子,克莉斯多有作案时间却少了杀人动机——陌里自然不会滑稽的认为杀死人是她的癖好。直到昨天,陌里忽然开始怀疑里根——在里根没有出席克莉斯多的葬礼时。

    里根其人在贵族中也算是个异数。大学时期不依仗家中势力,不向家里要一分钱,毕业后自力更生,在伦敦MR医院作实习医生。这样一个有骨气的青年人,就是陌里也对他另眼相看。

    里根小时候和克莉斯多在法国相依为命,里根生活困窘的时候也是克里斯多汇款解围,克莉斯多新婚守寡时也是里根陪同在旁。这样深重的感加血缘的羁绊,陌里实在不敢相信,会因为一句“病了”而草草了事?

    陌里查过,里根为了赶上4月6晚Luxuryball头好几就从伦敦出发回家了,因为原路线修路才耽搁的。他是在4月71时——也就是舞会结束后的两个小时到达了格拉斯哥,按照道理,他只可能有两个去处——一个是本家,一个是Luxury酒店。

    而当晚,哈米尔顿全家都在Luxury酒店。

    报案后,凌晨5时,Luxury酒店的人员登记册不翼而飞。这一段时间,里根也销声匿迹,直到昨天才从洁希凯闪烁的言辞中得知里根“病了”。其实这些并不能肯定什么,只是昨天洁希凯的那句话——“哥哥很姐姐”提醒了他。她的那句话,旁敲侧击,似乎是在暗示强调着什么。

    哥哥很姐姐——

重要声明:小说《异域的妖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