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9 此生为你,我已与光明绝缘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因离 书名:异域的妖精
    艾兹斜着子,靠着沙发漩涡型设计的软衬的一角,而那双紫色的眼睛,迷蒙着不再真实。(读看看小说网)

    陌里揉了揉额角,拿出一个资料袋,封面上写着一个熟悉的名字——安娜儿。“找到这个女孩子,然后、解决掉。”今天下午陌里去了安娜儿的家,这才发现她丢下她弟弟一人逃走了。

    “还有,明天,找一些信得过的人,清理一下地下室。”

    道森低头看了一眼手表,似乎在赶时间,“您最近的状况似乎特别多啊……”

    陌里抿了抿嘴角,没有否认。起径直走向沙发。莎当妮酒杯被艾兹扔在地毯上,陌里弯腰捡起放在茶点桌的第二层。见状,道森玩味的笑了笑,然后相当识趣的道了别。

    夜虫的低鸣缓缓的侵入这片刻的寂静。(读看看小说网)因为光线的原因,陌里的眼睛呈现出一种暗蓝色——那种怜悯而受伤的蓝色。

    巨大的影中,艾兹缓缓睁开眼睛。陌里俯下,伸手拨了拨她的刘海儿,“怎么了?”

    艾兹拉下他,双臂缠上他的脖子。

    她的子很冰,那体冰得仿佛无论喝多少的烈酒,也无法暖起来。

    陌里轻轻的揽过她的背,一手穿过她的腿,将她横抱起来。因为酒精的作用,她的子软绵绵的,丝光面料触在皮肤上,有一种出人意料的柔滑。

    陌里抿了抿唇角,抱着艾兹回卧房。

    寂静的走廊,只有他的脚步声,空旷得让他感觉每一步就像是落在虚空中的石子。

    他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喝伏特加那种烈酒,不知道她眼底的悲伤是何使然,更不知道她每次醉酒后睡梦中是为谁躺下的眼泪……

    有人说,即使是一个极能保守秘密的女人与你生活一年,也会变得没有任何秘密。可这整整的六年时间,他对她仍然停留在最表层的认知。是!他无法进入她的内心,无法探知她的过去,更、无法安抚她。

    卧室的窗帘出人意料的是拉开的,月光水一般流泻在绒毯上,柔和得印下银灰色的影。

    艾兹的表是悲伤的,她闭着眼睛像是急于沉睡。陌里为她盖好被,掖好被角。

    走到门口,陌里顿住了——后的女孩传来低声的呢喃,类似孩童的呓语,声音儒软。

    “资料第三页,倒数第十四行。”

    恍然的错觉般,拉开门的陌里回头去看,只见四柱上艾兹翻了一个,怕冷的往丝绒的被子里缩了缩。

    艾兹不是人类。

    陌里经常会在心里这样的提醒自己。

    她每次沐浴艾兹都会杀两到三个少女。所以,毋庸置疑,地下室的那些女人的尸体是谁的杰作。可是,陌里从来都没有办法,将眼前那个狡黠刁蛮的艾兹和浴室里的那个眼里含着血光的女人合成一个影像,那样血飞溅的场景,那样残忍毫无人的杀人手法。

    眼球暴突五官扭曲的女人,血淋淋的被肢解的尸块——每一次的浴室都会染成深深浅浅的红色,然后淌遍了浴室地砖的每个纹理,浓稠得一滩一滩的,猩得令人作呕。

    忽然间,陌里抓住自己的胃,捂住嘴。

    此时,书房的电话响起来了,陌里一脸烦躁的去接,下一秒却被话筒里熟悉的声音嚇了一跳,她说:“伯爵,下不好了——”

重要声明:小说《异域的妖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