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8 你不知道,我一直在你身边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因离 书名:异域的妖精
    夏普调整着手臂的力度,唇边保持着优雅的微笑,动作优雅而连贯,“一百多年前的古龙水堪称至今以来的成功之作,可是因为它造价过高制作繁杂,只能少量萃取,现在也只是法国皇室的奢侈品。(请记住读看看小说网.dukankAn.com)”

    克莉斯多·哈米尔顿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我和弟弟曾去过法国格拉斯小镇,耳濡目染也学了一些简单的香水调配。”她的舞步很稳,踌躇步自如的画着方块“米”字,“若是您喜欢,我可以赠给您一瓶格拉斯的原产香水。”

    夏普颔首示意,“那真是感激不尽了。”

    哈米尔顿先生老来得子,最小的女儿洁希凯只有17岁,唯一的儿子刚刚毕业于医学院现在在伦敦MR医院实习,现在只有这个长女在帮忙处理公司明细事务。

    而克莉斯多·哈米尔顿无疑是少数的可以使男人相形见绌的女人。19岁攻读了牛津大学的文学硕士学位,23岁担任内阁教育大臣,27岁在丈夫柯勒律治死后的两年克莉斯多又重新回到了公司,克莉斯多在谈判沟通方面无疑是个天才,协调厂家矛盾,稳固客关系,争取运营商的各项合作项目。(更新最快.dukankan.Com读看看小说网)

    这样能干的女子,生为哈米尔顿家的女儿真是……

    夏普低头看着面前的克莉斯多,无波的眼睛将她仍旧年轻的脸孔倒印在自己的瞳孔中,他刚想开口说什么,忽然,一股浓郁的异香混合着淡淡的味甜扰乱了他的思绪。

    这个味道!

    夏普回过头去——那是个大约十六七岁的贵族小姐,一复古式的亮蓝色晚礼服,一对狡黠而带有玩味的淡紫色眼睛。夏普低低开腔,问道,“那位小姐是……”

    “凡多里蒂伯爵的妹妹。”克莉斯多纤细的眉毛微皱,目光逐渐汇聚在那个穿亮蓝色晚礼服的艾兹•凡多里蒂上,以至于一向敏锐的她没有注意到夏普的略微的反常。而她只是将看着那个少女,看着她乖滑俏皮的眼神,任心中生出一种不详的预兆。

    那种味道克莉斯多永远不会忘记的,那种罪恶的野兽气息犹如梦魇纠缠在每个独自一人的夜晚,而艾兹上就是这种气息——那种,除却深远浓郁的树林橡树香,还混合着血腥味的美丽气味!

    憧憧的人影交叠,混乱的色彩互补,克莉斯多一阵眩晕,耳边忽然想起那晚阿尔克纳骨牌应声落地声音,诡谲,恍如是谁对末审判的咏叹……

    “她是凡多里蒂伯爵的……妹妹?”夏普似乎也察觉了什么,一探究竟的眼神紧紧锁在艾兹上,问克莉斯多的话中无意间在“妹妹”这个单词上加上了重音。

    “是啊。”克里斯多揉着额角,轻轻微笑,“需要家父替您引见凡多里蒂伯爵么?夏普先生。”

    将目光收回到眼前,夏普报以一个温柔的笑,“不必。”

    一场艳遇,在双方都有意的况下更多可能的是在上结束,而大多时候我想主办方都会为他们提供场合。金边环形阶梯上,克莉斯多挽着夏普的手臂谈笑风生的向楼上走着,楼梯的拐角她扶着楼梯的边框,深深地与楼下的正送别客人的父亲对望一眼,然后优雅一笑。

    “在看什么?”即将退席的陌里深深看着还站在原地的艾兹,轻轻问道。

    “没有……”艾兹敛了敛眼神走出酒店,淡紫的眼睛在夜色中尤为玄秘,一如不容人刺探的秘密。然后静静地抬起眼睛,说道,“看错了而已。”

    待与客人寒暄话别过后,哈米尔顿走上环形楼梯,在东方织锦的边框暗层中取出刚刚克莉斯多留下的一张用针草草滑出痕迹的纸条,那上面写着一个女人的名字——Es·{艾兹·凡多里蒂}

    哈米尔顿先生沉下面容。

    仿罗马耶稣会教堂和哥特式教堂陈习的广场采用着希腊十字式平面,有一种浓重的宗教信仰的肃穆和窒息感。艾兹轻轻靠在马车里恍恍惚惚的看着马车窗外的景色,幽暗的紫色眼睛涂染了夜雾的颜色散发着死亡的气息。

    是谁的唱词,夜空中飘飘,May/God/Bless/You。于傍水乡村之上,归于沉寂。

    陌里一如往常回起居室。而,此时二楼的某个卧房门被人轻轻打开,紫色的眼睛,诡秘闪着夜的光点。

重要声明:小说《异域的妖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