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只能用这种方式爱你(11)

    第十七章   只能用这种方式你(11)

    很快,昱儿说通了爷爷和爸爸,让爸爸陪着自己办完转学手续后,就又回到了思瑶她们这边。此后,吴飞、昱儿和思瑶一有时间就到郊外去逛一逛,让昱儿也感到很高兴,于是私底下撒的干脆直接改口加她们为“爸爸、妈妈”。而外人也一直认为他们就是一家三口,这让昱儿很是高兴。

    昱儿就这样在吴飞这边安顿了下来,一直都住在思瑶的家里,她把自己当成了这个家庭的一员,需要什么都毫无顾忌的在他们面前索要,时而还撒撒,这让吴飞和思瑶都感到家庭的温馨,也让他们尝到了为人父母的滋味。只要昱儿有时间,他们就一家三口到老家去看看莲儿,看着莲儿渐好转起来的体,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吴飞也私下对父母说着感谢之类的话,希望俩老的体一直就这样好下去,这样他们就可以让莲儿一直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在家里。

    然而,事与违愿,吴飞快八十的老父亲住院了,而且来势汹汹,弄得老妈一时也只有放下莲儿,去一心一意的照顾老伴。

    父亲生病住院后,吴飞就只有和思瑶商量,把莲儿带到省城自己的家里,当天莲儿就来到了吴飞的家里。

    看着陌生的环境,莲儿有些不知所措,她紧紧的拉着吴飞的手,喃喃自语:“哥哥,我要妈妈,她在哪里?”吴飞和思瑶看着莲儿的这种表,心里很难受,思瑶立即牵起莲儿的另一只手:“没事的,莲儿,妈妈有事,她去照顾老爸了,老爸生病了,你从现在开始就和我们在一起,不要害怕。”

    看着两个对自己有有义的女人,吴飞不知说什么好。他知道,从此以后,思瑶会去尽心尽力的照顾莲儿,可莲儿的表却总让吴飞不寒而栗,隐隐感到莲儿有什么事没告诉他。

    吴飞的老父亲就这样一病不起。

    之后,莲儿就住在吴飞的家里,昱儿还是住在思瑶家里,白天大家都在忙各自的事,该工作的按时上班。昱儿因要中考了,学习也紧张,许多时候都是在学校里和书房里,偶尔在吴飞家里吃一顿饭就出门了,也很少回来,更别说与母亲连说上一句话了。许多时候放学了都在思瑶家,思瑶也就细心的把她吃的用的全部送到手里,如果遇上吴飞不回来吃饭的时候,思瑶就到吴飞家里去做,和莲儿一起吃。

    由于昱儿要中考,吴飞就给莲儿请了一个保姆,只要吴飞、思瑶忙不过来,就把莲儿全权交给保姆,把每天要吃的,用的全部开了单子交给保姆。这让保姆感到很好做,照顾莲儿时间长了,倒有点纳闷,怎么看,怎么想都不觉得她有病。平常保姆打扫卫生、做饭时,莲儿还时时告诉她这里没弄干净,那里没做好,做菜时缺少什么味等等,弄得保姆反倒认为是自己有毛病。

    思瑶却没想这么多,除了偶尔上公司去看看,她把太多数时间都放在昱儿上,她希望昱儿能考上好点的高中,以后才能考上更好的大学,才有条件和能力接替公司。

    思瑶的细心照顾让昱儿很快适应了这边的学习与生活,吴飞却忙着公司、医院和家里的事。医院有老妈和护工,家里还有保姆,公司的事还好有两个好助手,这对吴飞来讲也可松口气了。就是和思瑶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了,好不容易有点时间和机会单独在一起,可保姆打电话来说莲儿又不吃不喝、不睡觉直发呆,弄得保姆只有找他。

    这样的事连续发生着,一次,两次,N多次,甚至后来,只要吴飞的车一进小区,刚上思瑶家的楼梯,保姆电话就到了,这让吴飞很是生气,时常无奈的对思瑶摇摇头:“你看,她在家又不行了,保姆都拿她没法,我只有先过去看看。”

    思瑶恋恋不舍的放开吴飞的手,很无奈也很理解的对他说:“唉,谁叫她是病人了,希望爸爸赶快恢复,这样她就不会粘着你了。”

    吴飞知道思瑶说的什么意思,也只有抱歉的松开手,吃了一点饭菜回自己的家去了。

    莲儿在窗边远远的看着吴飞回来了,很快就坐在阳台上的逍遥椅上,闭着眼睛,不知又在想些什么。保姆看着莲儿这种表,也没办法,只管自己做事去了,直到吴飞开门回来,哄着莲儿吃过饭,让保姆陪着洗漱完回去睡觉了,留下吴飞独自在客厅沉思。

    很快保姆安顿好了莲儿,说是安顿,其实就是看着莲儿,所有的事都是莲儿自己做的,只是吴飞不知道,这让保姆感到很奇怪,可又不好多嘴。

    回到客厅收拾完东西的保姆看着吴飞在那不停的抽烟,几次都想给他说点什么,都言又止,她不知道该怎样向他说出心中的不解,直到收拾完后了离开时都没说出来。

    保姆在小区的必经的花园里遇见了思瑶,见思瑶正在锻炼体,就走上前去,拉着思瑶在旁边的草地上坐着,说出了心中的疑虑:“王总,我怎么感觉莲没有生病?你们都不在家的时候,她很利索的收拾家务,看书也很认真,有时看着书还笑出声,一点都不像有病的人。”

    思瑶知道保姆想说什么,只是没有证据,她也不能相信,因为都说莲儿的病不容易好,于是就告诉了保姆,给自己一些能说明问题的证据,保姆答应后很快就告辞回家了。

重要声明:小说《只能用这种方式爱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