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找准项目(12)

    第十一章   找准项目(12)

    在不知不觉中,思瑶利用业余时间把市场,特别是本省和周边省市的市场都逐一摸了个**不离十。当然,这些都是在孙华和王明华不知的状况下,思瑶总是有个想法,不想让自己在无意中耽误这些优秀的男人。

    在这种思想的支配下,看着王明华和孙华愉悦合作的现状,思瑶感觉自己如果继续留在这里,显然是多余的了。鸡场有专人打理,销售和制作标本也有专人负责,孙华就在鸡场和省城来回巡查。看着他愉悦的在路上过着开心的子,还那么阳光灿烂。有一天思瑶看着孙华不紧不慢的从车里走出来,就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

    “孙哥,好哥哥,看来你还是很享受这种生活。这种生活比以前那种子舒服多了吧?不用担心谁出事,自己受到良心的不安,也不用担心谁出事。怎么样?是不是就这样一直干下去?”

    孙华听思瑶这么说,就故意反问她:“干什么?你这小脑袋里又有什么想法?你可别把这个重担放在我这里,我暂时不想来挑。我是不愿意的,我觉得还是少干点好,这样没压力。你不知道,没有压力的生活多舒服。”

    听孙华这一席话语,思瑶沉默了,她真的不好意思开口叫孙华把鸡场接下来。因为谁接谁就得把应该给她的钱尽快兑现,她需要这笔钱去做事,不然她是开不了工的,她可不愿意出现这种状况。

    见思瑶半天不说话,孙华知道,这些话说到思瑶心坎上去了,看来,这倔强的丫头真的是有其他打算。难道她是因为自己如今闲着没事,想可怜自己,把这儿的鸡场让给自己?孙华想到这些就有点不好意思,可想想或许不是这么回事,也就没有继续想想下去。

    思悦和一佳很快在老家那边传来消息,特别是一佳,很兴奋地告诉思瑶:“姐,我在离县城五十公里远的一个大山里,找到一个同学。他说他们村子就有很多荒地,如果我们去承包,价格不会太贵,可以象征的给一点,一亩地也就一两百元钱,承包时间的长短你来定。”

    “一佳,你把那里的土和水带点过来,特别要认真确认一件事,就是水的问题。那里的水会不会受天旱的影响,还有就是附近有没有小河或者水库,必须得保证水资源丰富。别让我们受天旱影响而缺水。”

    思瑶给一佳说完这些就挂断了电话,看着自己鸡舍那些漂亮的锦鸡沉思起来。如果继续把鸡场做下去,可自己又不想长期这样让王明华吃亏。这三年多来,明着是王明华把土地转让给她,实际上自己一分钱都没给过他,好多次思瑶想给他钱都被王明华找借口给打回来了,这也是思瑶想离开的原因。她不想欠任何男人的,包括感和钱财,欠着别人的总让自己想起就不舒服,似乎自己只能靠他们才能生存。这是思瑶永远都不想去面对的,她只想潇潇洒洒的过自己独立的子。这辈子,如今,她还真没想过要去和男人过子。

    这种心思,思瑶知道是因为被一种结所牵挂着。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深着那个抛弃自己的男人,更不知道为什么都过了这么多年还忘不掉他。就算自己整天忙事业,累的时候想找个肩膀靠靠,想的还是他。梦里,这么多年常出现的也只是他一个人,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带给她的都是那些刻骨铭心?许多时候,静下心来,思瑶也在想,反问自己“那个男人有什么好?你怎么就摆脱不了他?是他不要你的,是他离开的,你怎么还这么想他?他不是男人,他不敢面对你,更不敢给你任何的承诺和担当,放弃吧!忘了吧!这种男人不值得你如此的付出。”

    思瑶的这种心思一直以来孙华都知道,所以孙华重来对她都没有非分之想,而其他人不知内的,都一直以为他们两能成为一对。特别是王权和王明华。两个人因为孙华的原因,也一直以来对思瑶是兄妹之,生意合作伙伴,从没对思瑶有过其它心思,这也是这些年来,思瑶在感上和其他男人相安无事的主要原因。大家都明白一个道理,朋友妻不可欺,也只是想在生意上能尽力的帮帮她,让她有事可做。如今这个世道,真正想做事的女人确实太少了,一个想靠自己能力支撑整个家庭的女人,这一点就让了解她的人心生敬佩,更何况像思瑶这种有思想、有品位很秀气的女人,了解她后,是个男人就想帮她。

    一天孙华从城里来到王明华的果园,两个人闲着无事时在小院里边喝酒边聊了起来。

    “王哥,你觉不觉得那小丫头有心思,而且很重?”孙华边埋头喝茶边对王明华说。

    “感觉有一点,我说老弟,你没来之前小丫头可没有这种况,是不是你们俩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我看她最近好像没有以前那种笑容了?她真的变了。”王明华明知故问的反问着孙华。这让孙华真的不知该如何回答,也只有顺着话题接下来。

    “你说,我参加进来是不是一种错误?怎么会这样呢?还好,我也没帮上什么忙了,标本她也会很熟练的做了,这些鸡卖得还可以,利润也不少,我是不是有点偷他人成果之意?”

    孙华说这些都是毫无准备的,其实他真的喜欢这种子,不用自己跑市场,商家自己到农场或专卖店来提货。这对自己来说,相当于是坐着赚钱,收入还不错,这是他以前都没想过的。最主要的是不用担心人会出什么事,更不用担心谁会来查你的帐,一切都是很原始的,简单的。这让孙华觉得这种子过起来很有意思,很惬意。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到孤儿院里走走看看,享受自己美妙的人生。

    “我说老弟,小丫头确实很有管理能力,也很有超前眼光。许多时候我都在想,这个小丫头真的了不得,怎么会有那么大的潜能?许多时候,明明看着她走进了死胡同,可没过多久,她又力挽狂澜,有惊无险的过来了,你说,这个小丫头是不是上天专门这么折磨她的。”

    王明华给孙华讲起了养鸡场这几年所出的事,这也让孙华很吃惊,因为这些事孙华没听思瑶说过。包括那几场鸡瘟,损失那么大,思瑶却用鸡毛把钱赚回来了。如果是另一个人,说不定鸡场就会一蹶不振,很快就消失了,可这小丫头,居然让它又活过来了。

    “老哥,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这小丫头哪来这么大的能量?可你看看,再这样下去,我们是不是会出现什么问题?”

    王明华听孙华这样说就反问他:“你怎么这么讲?难道小丫头又有什么打算?我想起来了,她是不是看着你这么闲有点闹心,害怕你出现什么状况?”

    王明华的反问提醒了孙华,他立即把前几天思瑶告诉他的事说了出来。“小丫头想让我全部接收鸡场,她好和她妹妹一起干什么?我没答应。你也知道,这个鸡场是小丫头全部心血,这些年来,小丫头的是把资金全部投入到里面了,我怎么能接?”

    “你怎么就不能?她有这种打算,你们干脆就清算资金,你把鸡场买下来不就得了,这样就谁也不欠谁。”王明华笑着说。

    “让我想想,我总得搞清楚她到底是什么用意?”孙华沉思着。

    对不起,年底了,单位事多,我本人体又不是很好,来不及上传,请原谅!

重要声明:小说《只能用这种方式爱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