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霜凄万木风入衣(4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一号 书名:娘妃
    她们之间的关系茹秋当然是清楚的,于是也不隐瞒,只苦着脸说道:“姑娘有所不知!这皇后娘娘仗着权势欺负人,将娘娘宫里的人随便处置,娘娘这是着急啊!”

    眼里显出一分嫌恶,璟卿说道:“又是皇后!”

    茹秋也跟着接道:“可不是!方才去请安,还不让娘娘起,跪了这么许久,不痛才怪了!”

    两人携力扶着她坐上步撵,看着她额上的冷汗,璟卿问道:“万太医不是说娘娘的子没什么大碍了吗?怎么现下看来却还是这样虚弱,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璟卿虽没见面但还是会关心她的况,这万贞儿是知道的。可她也很奇怪,前脉诊时,她爹也是亲口跟她说的,她已无大碍。可此刻细想来,好似自腹痛减少后,那经水却比往又多了起来。

    茹秋抬手让宫人抬起了步撵,这才又向一边焦虑的璟卿回道:“万太医倒是这么说的,奴婢想大概是娘娘今太过劳累,所以又让这痛复发了!”

    重叹了一声,璟卿不再说什么,只道:“快些送娘娘回宫吧!”

    一路上璟卿与茹秋都尽心叮嘱着宫人们稳着些,所以虽然脚步加快,但万贞儿坐在步撵之上却也没感觉到什么颠簸。

    回到永宁宫,茹秋和璟卿合力将咬紧牙根拧眉痛得满头大汗的万贞儿安放到罗汉上。而本手按腹部的万贞儿看到将自己安置好后,璟卿就要缩手走开,不一急,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臂。

    “璟卿,对不起!那天是、是我不对,我不该这么说你的!”紧张的看着璟卿,她虚弱的道着谦。

    璟卿本来只是想去吩咐人传太医和取水,不想却被万贞儿误认为要走,还拉着她赔了这些不是,不先侧头向茹秋吩咐道:“茹秋,你先吩咐人去传太医,再打盆水来!”待茹秋走了,她便顺着手臂上万贞儿的力道又在椽边坐了下来,接着淡淡的向她说道:“其实,那你是真急了,我知道!可虽然明白,我心里却还是忍不住要为那句话生气!”

    她说得激动,而万贞儿听她说到生气,也难免更加慌了起来。

    看到她痛得汗流满面却还要为自己的话慌张,璟卿立刻收起冷淡,握着她的手轻柔安慰道:“但不是生你的气,而是生我自己的气!明知道初玉是无辜的,明知道你醒来会伤心自责,我却没能力去阻止这一切,我真的是太无能了!”

    本该她愧疚,但不想璟卿却比她还自责。又想到当时的无奈形,万贞儿沉痛道:“不是你无能,只是事出意外、无奈,当时,我们都无能为力!虽然我们不想连累无辜,却不想玎玲这样仗义!”

    深深叹息,璟卿无奈的说道:“是啊!”

    久久沉默,两人就这样各自伤怀着。直到茹秋捧着水进来,万贞儿方又记起了那痛。

    看着她更加紧拧的额眉,璟卿再次担心的问道:“怎么样?很痛吗?”

    一直以为自已已是药到病除,所以当感受着腹中越来越剧烈的痛,万贞儿心里开始有些恐惧。而咬紧牙根,她虽然想在璟卿面前尽量表现的自然些,可那毫无间隙的痛却让她无缝而钻,始终扯不出一个小小的笑容。

    于是一急,紧抓她苍白的手,璟卿锁眉向正立在一旁,同样是焦虑难安的茹秋急问道:“太医还没来吗?”

    焦急中眼光向槛门外一撇,本是忧愁的茹秋立即松了口气,直叫道:“来了来了!”

    果然,随着她的目光一看,满头大汗的万贵正大步向里间走来。

    “微臣见过贞妃娘娘!”

    起,璟卿伸手扶去,“万太医快别拘礼了,快来给娘娘把脉吧!”

    也不再谨慎,万贵急忙感激的向璟卿点点头,“好!”说着,已向万贞儿走近。

    强自冷静的把了许久脉,就在璟卿和茹秋还未敢大口呼吸时,万贵转头向茹秋问道:“娘娘最近的膳食吃的什么?”

    上前一步,茹秋担心的回道:“按照万太医您的吩咐,这几给娘娘传的膳食都是清淡的。主食是红花糯米粥,小菜也是极清淡的!——”然而未待她说完,万贵却已是懊恼的重重叹了口气。

    “唉!”

    心下不妙,茹秋忙问道:“难道,是膳食出了问题吗?”

    抬头,万贵气急败坏的说道:“娘娘是血之症,这红花却是通经活血之物。你说,吃了它娘娘这病还能好吗?”

    张口结舌,茹秋哑然到不知该说些什么。

    紧拉着,璟卿向万贵催道:“还请万太医先帮娘娘止疼吧!”

    皱眉,万贵垂下双手,向璟卿回道:“请姑娘随老夫来吧!”说着,转走向一方案前。冥想片刻,万贵方拿起笔细心的写下了一个方子,转手交给璟卿。

    接过方子看了一眼,璟卿转唤来守在一旁的凝香,“你去取了药,立即煎来给娘娘服下!”

    于是,凝香接下方子退了出去。

    转头,却见茹秋红着眼在万贞儿的前跪了下来,“都怪茹秋不好,害了娘娘!娘娘,您罚茹秋吧!”

    璟卿沾湿了水后拧干的手帕走近,将手帕放到茹秋手中,“既然如此,你就好好的侍候她,将功补过吧!”

    接过手帕含泪点头,茹秋的自责总算得到了缓解。举手帮痛得无法开口的万贞儿拭着额头上的冷汗。半个时辰过去,凝香送进来汤药,璟卿接过转给茹秋喂万贞儿喝下。而喝过药,过了片刻,万贞儿的疼痛终于轻了下来。

    看着她明显轻松下来的脸色,茹秋双腿一跪,又是抽泣着请罪道:“不想千防万防,倒是奴婢粗心差点害了娘娘。还请娘娘一定惩罚奴婢,否则,奴婢就算再活个百年千年也不得安心!”

    虚弱一笑,万贞儿故作正色的向她命令道:“那就罚你活到头发花白,不许说累!”

重要声明:小说《娘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