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谁言旧颜不如新(3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一号 书名:娘妃
    欣慰一笑,握住茹秋素白的小手,万贞儿真诚的说道:“谢谢你,茹秋!”

    低头拭了拭泪水,茹秋红着双眼跟她说道:“娘娘可别这么说!对你好的是皇上,还有璟仪姑姑她们四个,奴婢不过是受他人之托,尽了些心罢了!”

    又听她提及朱见深,万贞儿刚起了些笑容的苍白脸上,复又平淡了下来。(读看看小说网)

    颦起眉,茹秋紧拉着她的手追问道:“难道,娘娘真不打算原谅皇上了么?”

    沉眉叹息一声,万贞儿反头望着背后窗外的月色,轻轻的道:“相识容易,相知难,相知容易,相守难!”随着,又幽幽转回目光,向茹秋凄迷的笑道:“要说原谅,哪有这么容易!”

    言又止,茹秋本还想说什么,但见她那神色却又不忍再她,只得咬了咬唇说道:“那,再怎么样,娘娘也别糟践了自己。这子还得过,可不能由着别人欺负啊!”

    感激她的关心,万贞儿接着打趣道:“你倒像似懂得很多,不过一碗药的事,哪里就牵出你这些话来。这要是胆小的人听了,还不得吓着!”

    又是一阵绞痛传来,万贞儿的眉头皱得又深了些,随之额头渗出来一层薄汗!

    跟着眉头深锁,茹秋一边细心的替她拭着冷汗,一边心疼的道:“入宫也有些年头了,该看不该看的奴婢多少也看到了些!虽然那时跟着皇上是没什么嫔妃之争,可这宫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这后宫完全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抛开皇上的恩宠不说,就光凭娘娘这份和年龄就得惹起多少纷争!好在如今皇上的妃子倒还不多,要不然娘娘要忍受的恐怕就不止这汤药之苦了!”

    叹息一声,万贞儿无奈的回道:“人说事不关已,高高挂起!可谁又知道,人生有几件事是真正可以置事外的呢?”

    听她说着,茹秋的眼光滑了下来,看着清凉的大理石地板亦幽幽的叹息了一声。读看看小说网更新我们速度第一)

    夏天的黎明总是来得很快,当鱼肚翻白,梁芳就已起来侍候万贞儿。而经过一夜的折磨,她却已是精疲力竭,正睡得最沉。直至晌午,她方从睡梦中清醒了过来。

    她喜欢阳光,所以永宁宫里的窗子都比其它宫多几扇且也宽大一分,而紫城内中午的阳光当然也分外的刺眼。所以当她一睁眼便感觉到了不对,于是急忙唤来茹秋。

    “茹秋,什么时辰了?”虽急,但她的声音却还有些虚弱。

    转眼看去,原来外门槛处,两个小太监和梁芳都守在那里。茹秋本与梁芳在说着什么,而听了她的召唤,便从外赶了进来,可看她的眼神有些闪烁,似有些心虚。

    走上前,茹秋低头咬了咬唇向她回道:“回娘娘,现在已是午时将至了!”

    “什么?”她立即被惊得要坐起来,却奈何全无力只能任赶上来的茹秋扶着。可侧头看茹秋一眼,她颦眉责备道:“这太阳都这么上了,怎么都不叫醒我!”

    “娘娘!”这时茹秋却伸手拦住了要下塌的她,“咱不用去了!”

    颦起眉,万贞儿狐疑的看向茹秋。今是朱见深大婚的头一天,按礼一大早所有嫔妃便都得去给中宫行大礼,同时给她送上祝贺,还要去见过两宫太后。这样重要的子,她不仅睡晚了,而且茹秋还跟她说不用去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而这时,随着她意识的清醒,那腹部的痛也跟着复苏了过来。一道绞痛袭来,她皱了皱眉。突然又想到,自己似乎早已不在乎什么宫规礼仪了,因为她只是个再没有灵魂的躯壳,不再需要为任何人在乎这些!

    于是冷下了心,她复又慢慢的躺了下来,闭上眼轻轻的吩咐道:“好了,你们都下去吧!”

    守着的两个小监退了下去,可听那脚步声,万贞儿却觉着茹秋和梁芳并没有走。静听室内一阵踌躇的呼吸声,最终还是梁芳上前,小心翼翼的向她开了口。

    “娘娘,奴才也是看您实在是累着了,所以才自作了主张,让凝玉去向皇上禀实了况!方才,皇上已经来看过您了,也宣了太医。太医看了,也说是喝了催经的汤药所致。皇上听了很是生气,这会去上早朝去了。”说着,静了静,似见了她那没有表的表,梁芳倒大胆了些,一咬牙接着说道:“只是,奴婢看皇上的脸色有些不好,怕是、怕是会对皇后不利!”

    猛抽了一口凉气,万贞儿眼皮下眼珠鼓动了一圈,可到最后却还是没有睁开眼。

    而她的冷漠却似给了梁芳说下去的勇气,只听梁芳深吸了一口气,又接着向她说道:“娘娘,奴才也到另外两宫娘娘那打听过了。原来,这皇后娘娘给淑妃和贤妃娘娘那儿送的都是真正的补药,只有您这儿的汤药是有问题的!娘娘,她这不摆明了是想害您吗?”

    听他言下之意,他已将所有事都告诉了朱见深,而这却正是她最不愿听到的。想到朱骥的死,她是恨朱见深的;可面对着朱见深时,她却又恨恨不成!所以,她选择了冷默,选择了丢弃七!可自从救了璟仪,朱见深所为她做的便也一一跟着走进了她的视线!他对她天涯海角的追寻;为了她,他不畏丢弃皇权的与人抗衡;也因为她,让他成了众叛亲离众矢之的!想想,又还有谁能与他并肩呢?

    除了带着少女梦想而来的吴忧和柏纨素,她还能将他交给谁呢?而周太后的举动,这又何尝不是在提醒她,吴忧才是真正能与朱见深洞房花烛之人!可是梁芳却这样将事告诉了朱见深,那吴忧,她的少女感又能唤得起朱见深多少的怜惜?

    她讨厌梁芳的自作主张,更讨厌自己对朱见深忍不住的担心。猛然睁开双眼,看着帐底,她口中向梁芳警告道:“公公若还有下次,小心本宫要了你的脑袋!”

重要声明:小说《娘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