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谁言旧颜不如新(2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一号 书名:娘妃
    侧眼一瞪,万贞儿冷冷的向她喝道:“住嘴,不许胡说!本宫让你端过来,你端过来便是,哪来这么话!”

    被她的怒意吓了一跳,茹秋立即退下应道:“是!”

    于是接过那太监手中的汤碗,茹秋心有不安的掀开纱帐,将它递到了万贞儿的手中。(更新最快www.dukankan.Com读看看小说网)

    接过茹秋手中的药碗,看着那里面默黑色的药汁,万贞儿唇边冷笑着想道:吴忧,谢谢你,谢谢你帮我解脱!

    深夜,凉风剪烛,幽黄的烛光映着窗外摇曳的竹叶。喝下汤药,万贞儿便安然的躺到塌之上,在静静的等待着死亡的来临!然而时间一刻一刻的过去,她却始终未感觉到一点点毒发的征兆。不惊奇的想道:难道,吴忧真的只是在大发善心吗?想到这里,她突然感到万分失落。于是轻叹一口气,瞌眼睡去。

    “痛、好痛——”

    然而睡梦中,她也并不安宁。似看到了在自己坟前朱见深狰狞的面孔,他害怕、他恐慌、他疯狂了。他冷酷的一刀砍下沂王府独眼侍卫的脑袋,他毫不留的一剑刺穿朱骥的膛,他更加残忍的杀了一个又一个无辜甚至手无缚鸡之力的百姓!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发泄他心中的那份害怕与恐慌。他变得那样残暴不仁,变得那样嗜血如命,而这一切都只是因为他看到了她的墓碑!

    灵魂飘在半空,看着这一切的发生,万贞儿感觉心越来越痛,痛到让她难以呼吸!

    “好痛!”

    然而被这疼痛惊醒,万贞儿却发现原来她不只是心痛,而肚子也在剧烈的绞痛着。(读看看小说网)本想就这样死去,但那痛却是那样的让她难以忍受,还有下的那股粘稠之感,在这炎的夏夜里更让她觉得非常不舒服!于是伸出手来,掀起一点纱帐,她痛苦的叫道:“来、来人——”

    特意留下来守夜的茹秋见她拧结的面容,立即面容失色的冲过来扶起她问着:“娘娘,娘娘您怎么啦?”

    按着腹部,万贞儿疼得只能断断续续的向茹秋说道:“痛,好痛!我的肚子——”

    锁着眉,茹秋慌乱的问道:“肚子?”又见她的手正使劲的按着腹部,便迟疑着将锦被掀了起来。可这一看,她便立即大叫了起来,“啊,不好了,娘娘流血了!”惊慌之中,她忙回头向外唤道:“来人,快去宣太医!”

    这时匆匆走进来一个年近五旬的公公,看着神倒是非常沉稳的一个人。只见他先看了一眼状况,最后才说道:“这会已入夜,又是皇上大婚,这要宣太医,恐怕还得先去禀报皇太后娘娘!”

    这时万贞儿已痛得面目苍白冷汗直流,难已回答,只拧着眉向他点了点头。他于是侧使了个眼色,另外守门的两个小太监便各自去了。

    又低头沉思了一会,再看了一眼万贞儿已变成白纸的脸。终于,他上前几步,来到万贞儿跟前小声禀报道:“娘娘,只怕刚才皇后娘娘送来的汤药是有崔经作用的!”

    而同样是急得脸色煞白的茹秋,却不听这公公的分析,只急急的向她求道:“梁公公先别说这些了,先帮娘娘止疼啊!你看,娘娘的脸都白了,全都是冷汗呢!”

    看了一眼茹秋,那梁公公方点头应道:“嗯!”又转向外的宫人们叫道:“凝露快去打盆水来,凝香去为娘娘准备一干净的衣裳,凝脂去尚膳监要碗红糖水来,要越浓越好,快点!”又回头对守在边的宫女说道:“凝玉,来,咱们先将娘娘移到贵妃椅上躺着!”

    当茹秋合着那个叫凝玉的宫女侍候着万贞儿换了一干净的衣裳,躺到贵妃奇中,那被梁公公派去禀报周太后的小太监也终于回来了。

    “回禀梁公公,太后娘娘说今夜夜已深,不便再宣太医进宫。”说着,那回报的小太监越说声音越小,“而且还说,还说贞妃娘娘只是痛经,没什么大事,让、让早点休息,吃些甜的的就好了!”

    “什么叫没什么大事?你难道没看到,娘娘都痛得脸色发白了吗?”一向温静的茹秋,这会却是真的急了。

    而看她发怒,那小太监是又怕又急,只能畏畏缩缩的伏地打颤,“这、这,这奴才也无法啊!”

    茹秋一急还要说什么,万贞儿却已明白了,这碗汤药里的手脚怕并不是那心高气傲的吴忧所做的,于是不打断茹秋,虚弱的说道:“算了,没事了,你们都下去吧!”

    “可是娘娘,您这样能行吗?”一旁的凝玉却也为她担忧了起来。

    万贞儿极尽虚弱的喘息着,只瞌眼挥手说道:“没、没事!去拿个暖袋装些水,我捂着就好了!茹秋,你留下来陪我!”

    于是,那梁公公便弯腰又带着所有宫人都退了出去。

    待内只剩下茹秋一人,为了减轻那痛,无法入睡的她便虚弱的向茹秋问道:“茹秋,刚才那些宫人我怎么都没见过,他们都是这宫里的么?”

    急得就要哭了的茹秋,听她还问着这些无关紧要的事,不更加急了起来。跪到她的贵妃塌跟前,伸手一边替她拭着汗水,一边慌乱的回道:“那个为首的是这宫里的太监首领,梁芳梁公公!那底下的四个宫女凝玉凝香凝露凝脂,和另外两个粗使的宫女跟那几个小太监,都是皇上精心为您挑选的!先前刚住进这宫里的时候就与您见过了的,想是您那时没在意,所以并不认得他们!”

    缓缓的点着头,万贞儿继续说道:“哦,是吗?我看那个梁芳倒是精明的,他以前是在哪个宫侍候的呢?”

    一声叹息,茹秋却并不回答她,只焦急的责备道:“娘娘,您都这样了,还问这些做什么?您赶紧休息休息,等会拿了暖水袋来,奴婢替您捂着!”

    虚弱一笑,万贞儿却向她打趣道:“你这丫头,我就是因为疼得厉害,所以想借着说话来分心。你倒好,还不想理我了!”

    停下拭汗的手,茹秋喜道:“如果奴婢跟娘娘说话,就能减轻您的痛苦,那就算让奴婢说到天亮,奴婢也愿意!”

重要声明:小说《娘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