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热情冷对西江月(4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一号 书名:娘妃
    一惊,万贞儿眼珠一转,心想,朱见深初登帝位,宸太妃无非是想借这次机会来打压朱见深。(读看看小说网)杀了璟仪,朱见深自然是万万心痛的,可若不杀璟仪,那他新皇在百姓心目中的威望便大打折扣!如此一来,他德王再夺帝位便容易多了!

    一锁深眉,她微眯着双眼沉思了片刻,最后松了松眉,起向茹秋吩咐道:“带我去见皇上!”

    听她这样一说,茹秋便知她打算管起这件事了,不松了口气,喜上眉梢的一福,“是!”

    乾清宫内,龙案上的奏折堆积如山,可当万贞儿踏进这里,却只见朱见深正右肘撑在龙案上,大掌拇指和食指分别捏着垂下来的头上的太阳两边,眉眼深锁显得异常烦恼!看着如此痛苦的他,万贞儿的心里升起一丝心疼,但紧跟着朱骥的面容又浮了出来。于是,那一丝的心疼立即消失,代替着的是对他无法恨下去的对自己的恼怒!

    冷着脸,她跪下,“奴婢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猛然抬起头来,朱见深的脸上立即浮现出了久违的笑容。起冲到她面前伸手将她扶起,“姑姑,你终于肯来见深儿了!”

    可面对他的兴奋,万贞儿却只淡淡的说道:“奴婢是来请问皇上,打算如何处置璟仪的!”

    一听到璟仪的名字,那笑立即从朱见深的脸上消失了,放开握着她的手,抬手挥退所有宫人,朱见深不敢看她的走开一步叹息道:“唉,我也正为这事烦恼呢!”

    转,万贞儿看着他冷冷的说道:“此事是由奴婢引起的,本该由奴婢去解决!但挡在面前的是宸太妃娘娘,奴婢自知份卑微不敢贸然放肆。(.dukAnkan.COM读看看小说网请记住我)所以来求皇上,请皇上出面向太妃娘娘讨个人!”

    见她似有办法能救璟仪,朱见深的希望便又立马回到了脸上,“要我出面当然没问题,只是仪姐姐行刺是被当场拿下的,如此好的机会,她宸太妃又如何会放过呢?”

    扬眼看他,万贞儿冷笑一声,低头又暗自在心里自嘲道:原来他早就知道追杀自己的人是谁了?可又一颦眉,她接着不安的想道:那到底是他在无可奈何之下所以对德王有意放纵;还是一直以来只是自己在替他担心,而他却是在有意的引敌深入呢?再抬眼看朱见深,她只觉得眼前的这个曾经让她自认为最了解的人,此刻却变得那么的陌生,陌生到让她害怕去探知去想像!

    见她只颦眉深思却不答话,朱见深迷惑中向她唤道:“姑姑?”

    被他唤醒,万贞儿忙隐去内心的不安,抬眼时脸上又回复到了那份冷漠,“如果璟仪死了,德王便会立即被迫就藩,那么皇上还认为太妃娘娘仍会执意下去么?”

    眼中一亮,朱见深似刚记起来什么,方放心的大笑道:“是呀,朕怎么给忘了,父皇早已赐了块贫瘠的藩地给他德王!这些年他一直想尽了办法让父皇另赐济南府给他,可是父皇却是硬没同意。如今看来,父皇倒是未卜先知的!”

    心中一叹,万贞儿明知英宗对此的用心,并不是让朱见深用这个机会来救一个宫女。内心的愧疚使然,让她忍不住在心里向英宗抱歉道:先皇对不起,又让皇上浪费了您的一次用心!

    再深吸一口气,她一脸的冷漠向朱见深曲膝道:“既然事已明了,那奴婢就告退了!”却不等朱见深应,她已自顾转的向外退去。

    可好容易见到她一次,朱见深哪能就此放过。于是急忙一转,他挡到了她的面前,“姑姑,你真的打算一辈子不理深儿了么?”拧眉看着她,他的眼里尽是痛苦与不甘,“这半个月来,我不止一次的想去看你,但又怕你会伤心,所以忍住了!今天看到你来了,我以为、我以为你终于原谅我了!难道,又是我想错了么?”

    抬起眼,万贞儿看了他一眼,但那眼光就像是十二月里的天气,冷!再垂眉,一步错开,她想要越他而去。

    但朱见深却不甘心的再退一步,仍旧挡在她的前,开口,话里尽是伤心与责备,“姑姑?!”

    深吸一口气闭眼,万贞儿强忍着内心的冲动。但再一争眼,心底的那股恨意却更加泛滥了起来。于是冷的一抬眼,她咬牙开口道:“不,是奴婢错了!奴婢不该自信是最了解皇上的,奴婢不该认为皇上是仁慈的!”

    一急,朱见深紧抓她的双肩的叫道:“不,姑姑当然是最了解深儿的,只要姑姑肯留在我的边,深儿愿意什么都听姑姑的!这么多年的用心,难道姑姑真的就一点都不明白我的心意吗?”

    锁眉看着他眼中的深与痛苦,万贞儿的心一沉,立即挥掉他钳制的双手,摇头难以置信的说道:“深儿,我自小看着你长大,说句大逆不道的话也算得了是你的母亲,你怎么能对我说出这样的话来?”

    忍着红了的眼眶,朱见深却向她说道:“是,沂王府的时候,我的确是将姑姑看作长辈!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在我刚刚懂得感的时候,你又出现了呢?我本以为我是恨你的,可当我看到你不顾一切的向我走近,甚至为了我几次都差点没命。你说,面对这样的你,我还能无动于衷吗?难道,我终究是要错付了这一生的感吗?”

    话至如此,他的语气里便已有了鼻音,但任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他却仍旧强压着不让它夺眶而出,似发了誓不要再在她的眼前落泪!万贞儿的心上一揪,却只是一瞬间的刺痛,又被那恨掩盖了过去。

    “哼,皇上年方十七,半生都未过,何来一生之说!自古帝王都是多之人,恐怕皇上这眼前的深,终将会转到新人上的!”

    将牙根咬得咯咯响,最终吞了吞气,朱见深紧握双拳的向她问道:“到底要怎样,姑姑才能信我?!”

重要声明:小说《娘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