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终负有情痛归路(3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一号 书名:娘妃
    万贞儿没想到自己还是晚了一步,当她亲眼目睹一把长刀刺穿朱骥的体,那种灵魂出窍的空白她终于体会了!当再看到他口流出的刺眼鲜红色,她瞪着眼虚脱了似的一下跌坐在了地上。(更新最快.dukankan.Com读看看小说网)

    而看到她的影,朱见深立即嘴角微启,抬手一挥淡淡道:“停手!”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袁彬的抽刀动作却又让万贞儿的双眼瞪大,立即跪起来伸手想要阻止道:“不要啊——”

    可已经迟了,袁彬的刀尖从朱骥的体中抽出来,接着一道鲜血的虹桥便立即形成,虽是瞬间即逝,但也足已让人感到触目惊心!

    朱骥的体就要倒下,眼看着,万贞儿提脚不顾一切的奔向他。可一个无力,她却又要倒下,慌忙之中,她伸手一把抓着旁侍卫的刀峰而撑着。立即皮破血流,她的手上满是鲜红,可她却完全感觉到了那伤痛,只大步的向朱骥奔去。

    终于,她抱起了倒下的朱骥,伸手抚上他冰冷的脸,她害怕的哭着哀求道:“不要,不要死,不要——。我们还没练成双刀合壁,我们还要做‘雌雄双侠’去惩除恶。所以,你不能死,你不能,不能——”

    看着她的眼泪,朱骥抬起颤抖的右手,溅满鲜血的手掌紧握她抚在脸上的手,努力呼吸着说道:“贞儿,对不起,我本想给你自由,但我不能再陪你了!你、你一定要守在皇上边,不要、不要让他成为一个暴、暴——君!”

    手中的温度消失,万贞儿瞪大着双眼,眼看着朱骥握着自己手掌迅速而沉重的落下。跌落在地,那‘啪’的一声清脆响,似惊走了她的灵魂,只能睁着双眼看着那只苍白的手,眼神空洞而无神!疼吗?不知道!痛吗?不知道!伤心吗?不知道!恨吗?——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万贞儿已完全不知。(.dukAnkan.COM读看看小说网请记住我)只知道似乎朱骥被人从她的怀中抬走了,而她亦不曾有过挣扎,因为她的灵魂已跟着他的死去而抽离,只剩下一副冰冷的空壳。接着她被动的跟着朱见深进了京,而就在刚到神午门之时,百官便已跪拜在了那里。浩之中,形成一股威胁!

    接着给事中王徽,首先跪上前来向朱见深质问道:“先帝初丧,不知皇上亲至大同乃为何事?”

    一改在她面前的温柔和善,朱见深只双手负背昂头的向跪地大臣们说道:“朕去哪里本不该向尔等汇报,但王卿家即然问道,那朕又不妨说个清楚。也好让某些人清醒的知道,不要以为这样,他便有机可趁!”

    直到这时,她的意识才稍微恢复了些。她不知道,朱见深所指的某人是不是德王朱见潾。但她已不再想理任何人与事,所以只一味的低垂着眼敛,行尸走般的看着大理石地板!

    而面对这般的不敬,朱见深却也只是未回头的向后唤道:“袁大人,还不快将人带上来!”

    众人只见袁彬正带着一个女子向前。

    “皇上,人已带到!”

    “嗯!”轻嗯一声,朱见深接着上前一步,继续向众大臣说道:“朕此次出宫,正是为了父皇的遗愿!”此话一出,底下自然是一片议论,却又听朱见深接着说道:“父皇临终前曾跟朕提起过,当年因他误信小人,而错杀兵部尚书于谦与大学士王文,要求朕继位后定要还之清白。所以朕此次前往大同,正是去寻访两位大人的后人。如今朕已经接了于姑娘回京,并决定了,即起着大理寺会同刑部与督察院三法司重审于谦、王文意谋反之案! 不知众位卿,意下如何?”说着,朱见深一个冷笑,眯眼弯下腰,冲王徽危险的说道:“王卿,你觉得朕的这个解释你还满意吗?还是,你得先去问问你的‘主子’?!”

    一哆嗦,王徽刚才质问时的神态一扫而光,剩下的只有不安与恐慌,“微臣罪该万死,还请皇上恕罪!”

    “哼!”一个甩袖,朱见深冲着他的头顶不屑的冷哼出声。

    然而不等他得意许久,那王徽却又跪起,继续向他挑衅道:“既然皇上如此的公正严明,那守将军朱骥携带宫女万贞儿私逃出宫理当处死。微臣斗胆,还请皇上降旨,立即将这二人正法!”

    怒眼向他看去,朱见深怒红了脸,下一刻,他压住怒火吸气之间咬牙向他说道:“姑姑是后宫之人,她出走不出走,亦算是朕的家事,何需王卿家来多言!”

    王徽却是颤抖的支撑着,继续请谏道:“微臣不敢!只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还望皇上勿要袒护才是!”

    赫然转头,朱见深犀利的目光向王徽,“王徽!你想死了吗?”

    终是一慌,王徽只得赶紧伏磕头道:“微臣不敢,还请皇上息怒!”

    嘴角抽搐一笑,朱见深冷眼看他算是已将他记住,“哼!”

    冷哼一声,朱见深转脚带着她们进宫,却不想这时周贵妃被宫人侍候着威严而来,可不想随之而来的除了牛玉之外,竟还有淑女王金钗!

    “王大人管不了,那本宫管得了吗?”

    立时顿足,朱见深的脸色有了些为难,“儿子给母妃请安!”

    冷看他一眼,周贵妃却是恨恨的道:“哼!既然皇上还记得叫本宫一声母妃,那不知皇上的后宫,本宫到底是管得了还是管不了呢?”

    一沉眉,朱见深不甘的低头回道:“自然是管得了的!”

    寒一笑,周贵妃眼一瞪立即喝道:“来呀,将万贞儿给本宫拿下!”

    一急,朱见深一侧,冷眉暗向周贵妃提醒道:“母妃可别忘了,您曾经答应过朕的,不再为难姑姑!”

    周贵妃一听却更是怒极反笑道:“哼,那皇上又何曾做到了答应过本宫的?!”

    却是开怀一笑,朱见深立即转向外大声宣布道:“牛玉,传朕旨意晋封先皇周贵妃为太后!”

    可他此话一出,却又立即遭到了全臣的反对!

    “皇上,请三思!”

    又是王徽率先提出了谏言,“皇上,自我朝以来,只有先帝的正宫娘娘才能被册封太后!还请皇上下旨,晋封先帝爷的正宫娘娘钱皇后为太后!”

    又是一怒,朱见深却是顿时语塞,“你——”

    于是趁机全臣再一次同时请命:“请皇上晋封先帝爷的正宫娘娘钱皇后为太后!”

重要声明:小说《娘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