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终负有情痛归路(1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一号 书名:娘妃
    时至将午,朱见深下令先在城外的一家小酒馆里用午饭,同时等候着袁彬的出城接应。(.dukankan.Com请记住我们的网址读看看小说网)朱骥自然又是与于欣同桌,万贵、万勇和大同都指挥使和张敏一桌,而万贞儿却是与朱见深成一席。席间朱见深屡次亲自夹菜到她碗里,这也让朱骥的脸色变得有些不自然的红。正各自安静的用着饭,却突然抬头,正接触到朱骥向她投来一个别具深意的眼神,暗自一点头,神会之意再不用明说。

    “欣妹,你子太单薄了,来,多吃些!”接着,朱骥却转头与于欣相处甚欢起来。

    而万贞儿本低下的头又听声看去,竟见朱骥正殷勤的为于欣布菜,而于欣亦是满脸的羞涩应着。一时,终于再压不住了这一路上来的妒嫉。‘啪’的一声,她将碗筷重重一放,霍然起寒着脸冲出了酒馆。

    后张敏追去,朱见深却伸手一拦,眼看着她消失的方向别有深意的笑道:“让姑姑好好想想吧!”

    又回到‘芙蓉山’上,看着那依旧未变的景致,万贞儿兴奋难耐的跳了起来,口中亦不停的高兴的叫着。

    “啊——,‘芙蓉山’,我终于又回来了!哈哈哈——”

    想着她与朱骥之间的默契,她不忍不住的脸上乐开了花。恐怕这会朱骥也已经逃出来了吧,一想到这里,她又急忙一转,回到虽已被雨水洗淡了些颜色却仍旧屹立风中的竹屋。她挽起袖子,开始收拾着竹屋里的一切。(百度搜索读看看.dukankan.Com)哼着歌,她想着从此的自由和与朱骥的夜相伴,心中是从未有过的幸福。可下一刻她又想到要与家人再次生离天涯,她不又起了懊悔之心!

    转眼,屋外的头西斜,可朱骥却还不见踪影。于是,她停下手中的活,担心的又出了竹屋。一个荆棘从生的地方,一条前不久才被新开辟出来的小径,幽幽宁静,风吹着两边的杂草轻摆,但万贞儿张望着却迟迟不见朱骥的影,她于是开始心慌意乱的来回走着!

    忽然一个白影迅速飘近,一眨眼,便到了她的跟前。松了一口气,她立即上前深的看着他。

    而刚立定在她向前,朱骥亦立刻牵起她的双手,看着她温柔的说道:“对不起,我来晚了!”

    抿嘴甜蜜一笑,万贞儿看着他一摇头,双手轻柔的回握着他的,“只要你来了就好!”

    可再一笑,朱骥却又跟着焦急了起来,握起她的右手举到前认真道:“但是我们必须马上离开!”

    一慌,万贞儿的笑容即失,只紧张的问道:“怎么?有人追来了吗?”

    皱眉,朱骥看着她,却不正面回答,只拉着她转便奔了起来,同时说道:“走!”

    不明所以的跟着他跑了起来,一面跑着,万贞儿却不再疑虑在朱骥的莫名着急上,只一路看着边闪过的一草一木一树一花,脸上的笑容慢慢扩大,直到最后,连整个山林中都充斥着她的轻快的笑声!似在享受这逃离时的感受,是从未有过的畅意!而正拉着她一路奔跑的朱骥虽回头看了看她,但眼中却没有对她如此暴露他们行迹的责备,只有无尽的温柔!

    奔出‘芙蓉山’,朱骥拉着她直接的闯进了山脚的书塾!

    冲着吃惊的先生,他喘息着拱手请求道:“先生莫怪,我俩正被人追赶,不知可否借先生宝地一避?”

    看了他一眼,又上下打量了万贞儿一番,转眼,似方想起早与他二人见过,便也就立即点头应了!好像感应到了后追兵奔近的气息,朱骥一扬手便紧牵着万贞儿的手冲进学堂中,左右看了看,最后选择了将二人藏到两个个子较高的学生后!而八角桌案下本是空落落的,也躲不住他们二人,但又因学生穿的是灰色长褂子,下摆较宽敞,且又刚好挡住了学堂门口的光线。所以,当追兵奔近来查看时,却也不能查觉到他们!

    最后追兵走了,朱骥这才松了口气,万贞儿也不转头与他相视而笑。

    “接下来,我们去哪?”又恢复到孩子似的天真无虑,万贞儿转头调皮的笑着问朱骥。

    望着追兵离去的地方有瞬间的失神,但朱骥却也立即回神与她狡黠笑道:“常言道‘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

    一扬眉,万贞儿侧眼他,口中抢先回道:“所以,回‘芙蓉山’!”

    一声失笑,朱骥亦已回到那个只会宠她的人!

    回到山中,因为不能生火,所以万贞儿便与朱骥相携着来到林中采摘野果。一棵叫不出名字的大树下,万贞儿正仰头看着树上的朱骥跳着叫着,指挥得不亦乐乎!

    “这边、这边,这里有颗大的!哎呀,不是那边,是这边。哎,你怎么那么笨哪,都说了是这边了!你快点过来这边摘啊,这边有好多好大的!哎,你小心些啊——”

    停下摘的动作,本是小心站在树叉上的朱骥一吐气倚到后的树杆上,双手抱挑衅似的向她说道:“喂,大小姐,不满意的话,你自己上来摘嘛,我还乐得轻闲呢!”

    张嘴呆滞了片刻,接着放下抬起来指挥着他的手,万贞儿笑容一改,唇角扯出一个冷的笑,望看他口中说道:“我也算是看出来了,你就是个吃软饭的!”

    却是一个侧眼,朱骥更加认真的冲她打趣道:“哟,你别说,这软饭还真是好吃呢!”

    被气得咬唇一跺脚,万贞儿冷哼一声,要说什么,却又咬牙切齿的不知道该怎么说。最后,只能一甩袖,扬声说道:“哼,那好,我这就去生火煮一锅软饭给你吃!”说着便真的转走了起来。

    倒是树上的朱骥急了,还站在树上,但却伸手冲她妥协道:“哎,你回来!”看到她回,脸上是得意的俏笑容,唯有无奈的撇嘴说道:“我认命,我听从你姑指挥就是了!只要你不生火,不把人引来,我什么都听你的!”

重要声明:小说《娘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