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一个抉择一生错(5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一号 书名:娘妃
    如被闪电击中,万贞儿呆在了当场,眼不能动,不能行,呼吸亦骤然停止了!

    但不容她回神,却只听朱骥深沉的声音回道:“回禀皇上,正是!”

    于是朱见深开朗一笑,起说道:“即这样,朱将军就有责护送于姑娘入京,不是吗?”

    抬头,万贞儿望着朱骥,眼中尽是悲凉。(请记住读看看小说网的网址.Dukankan.com)曾经逯杲隐瞒了她一段婚姻,如今他又隐瞒了她一个‘妻子’,到底是怎样微不足道的感,竟让他们可以这么狠心的,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她。就如同这炎夏里,最让人措手不及的便是雷雨天和瞬息万变的世事。而刚刚还闷得让人窒息的夜晚,此刻一声雷鸣巨响,接着大雨滂沱着便已将大地置于一滩烂泥当中。所以,同样的在万贞儿心中刚刚还坚定着的生死之恋,现在却已变成了怨恨与愤怒。

    再看于欣,那张虽脂粉未施却精致秀丽的容貌,虽低垂却仍旧坚韧的目光,还有那虽为女子却与能男儿比拟的胆气,而这些正是她万贞儿所或缺的,所以,她恨她、害怕她、更妒嫉她!

    可看了一眼失落的万贞儿,朱骥终是迟疑的向朱见深回道:“是,罪臣甘愿护送皇上回宫!”

    愤怒终于冲毁了心墙,万贞儿跄踉着后退,却立即感觉到了后朱见深伸来的扶持。但那心中的痛,却不是他手掌的温度能减化的!红起了眼眶,她却倔强的不想再在朱骥的面前落泪。于是推开朱见深的双手,她跑进出了客栈,跑进了雨中!

    “贞儿你听我说——”

    空旷的黄土地上,万贞儿疯狂的奔跑着,任大雨水浸洗着她的眼泪。(读看看小说网)脚下黄土伴着溅起的雨水,落满她的粗布鞋面和衣摆。而平时最受不了污点的她,此刻却仍旧疯狂的奔跑着,似要逃离些什么。而她后,朱骥正使出全力量的追着,也是满狼狈!

    “贞儿——”

    终于,她被抓住了,但她却气愤的毫不留恋的,想要甩掉那只曾经以为可以相携一生的手。

    “你放开我,放开我——”

    可是,他的双手却抓得更牢更紧了!不知是不是,万贞儿只觉这时的自己早已与理智分离,愤怒一直在她心中作祟。见甩了几次还不能摆脱他,她更急了,一张嘴便对着他的大手咬去。但听得他一声闷痛,却仍不见他握紧的手掌有一丝的放松,反而更紧了!血腥味随着雨水流入口中,理智亦随着它一点点的走进她的脑海。

    急忙松开口,看着他手背流下来的血红,她有一丝的慌乱,抬头问他:“为什么不松手?”。

    同时,迅速抱紧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她,朱骥心急如焚的说道:“好不容易抓到了,我又怎么可能会松手呢?不松,绝对不松。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下辈子,我都不准备松!”

    不知是感动的还是被气的,大雨中她的眼泪又落下,抬手一拳打到朱骥的背上,她满是责备的哭喊着向他问道:“那你为什么还要答应深儿,要护送他们回京呢?你明知道,只要是进了京城,我们就不可能再逃得掉了!还是,你根本就是舍不得你那个指腹为婚的妻子呢?”

    “不,不是的!”朱骥急忙抱紧她,开口解释道:“我只是觉得,写退婚书,已经是很对不起她了。而且,我与欣儿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她就像是我的亲妹妹一样。她的爹蒙冤而去,母亲又病逝了,虽还有一个哥哥,却也是被流放了的。如今她狐一人,难道,你真的要我什么都不管吗?这样,我还会是你喜欢和依赖的那个朱骥吗?”

    听了他的话,万贞儿似乎已不再能埋怨什么,可一想到朱见深的冷酷,她便忍不住害怕道:“可是——”

    然而不许她的害怕,朱骥抚摸着已被雨水浸湿的发丝安慰道:“我知道,皇上封你爹和你弟弟都是想借机你回宫!但是你放心,我绝不会让他得逞的!只要一到京城咱们就走,走得远远的,再也不回去了,好吗?”

    万贞儿仍旧没有回答,只是将朱骥抱得更紧了!

    ‘轰隆隆~~~’

    雷声响起,大雨迷蒙中,她眼前又出现了沂王府中才有的落魄形,还有那个满酒气打着酒嗝的侍卫,她的子不自然而然的颤抖了起来。一会侍卫又化成了自地狱而来的牛头马面,一会雷声又变成了阎王爷对她的厉喝。接着黑暗在她周围扩散着,可她讨厌一切黑暗的地方。哪怕是再炎的夏天,她也希望能看到阳光自外透进来的光亮;哪怕是再寒风凛冽的深冬,她也喜欢站在阳光普照的地方,尽管那里寒风割面冰冷彻骨!

    而似感觉到了她的害怕,朱骥立即将她拥得更紧了些!而果然的,那本是袭向她的黑暗似乎真的停止了,不敢再上前!

    对于回京,虽然有了朱骥的承诺,但万贞儿心中还是有些不安的。所以,眼下虽然夜已深沉,可她却还是躺不下来,只能倚在窗前,迷茫的看着那遥远的月光。而忽然,竟从她的头顶上房传来了一声惜别的谈话。

    “你明天就要走了?”

    “是!”

    “还会回来么?”

    “会!”

    “什么时候!”

    “等我报了仇!”

    其实,一路回京都有大同地方的都指挥使和军队保护,朱骥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但张敏却总会巧妙的将朱骥与于欣安排在一起。比如说马车里没有空位了,便让于欣与朱骥共乘一骑;比如说用饭时,只有他俩会同在另一张桌上;再比如说,危险时会特意将于欣的安全交由他保护;如此这样,等等等等!当然,万贞儿知道这并非朱骥的本意,但却每每都忍不住的要心急与妒嫉一番!

    终于,他们走到了天子脚底——京城。看着越来越近的城墙,万贞儿便越来越难压抑自己慌乱的心。可她却不得不努力着,因为她知道,她表现的越淡定,朱见深的戒备之心便会越松懈!而她与朱骥逃走的机会,也就越大!

重要声明:小说《娘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