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风舞狂沙龙门行(4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一号 书名:娘妃
    看着他的神鼻头一酸,万贞儿没想到自己这一装扮,他居然还能认得出来,可见他对自己的重视。(读看看小说网)颤抖着双唇,就眼泪落下之前,她赶紧跪倒,“奴婢万贞儿参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因低着头万贞儿并不清楚他此刻的表,只知他蓝色的衣摆在眼前静止了许久,最终头顶却传来一声略带鼻音的怒哼,“哼!”转,他竟拂袖走了。

    抬头,她与朱骥面面相视满是困惑,张敏却是叹息起来。

    “唉,也难怪,姑姑这次是真伤皇上的心了!”

    “我——”万贞儿急忙看向他,辩解却又真正的无语了起来。

    而张敏却叹息的继续说道:“姑姑出走,贵妃娘娘又不让找,真是将皇上急疯了!好容易私下出了宫来,你们知道这一路上有多艰难吗?皇上夜兼程,都不肯休息片刻的直奔大同而来,焦急疲惫之余,还要一路对付这些杀手!今晚,又是因为这么一张字条而只犯险的!”他说着,神色认真而严肃的向万贞儿走来,“姑姑,皇上真是一片真心的待你啊!”

    看着张敏手中那张写着‘救万贞儿,速来鬼断垣’的小纸条,愧疚、自责、心痛,万贞儿此刻只觉得心是从未有过的刺痛,是一种说不出理由,却又痛得让人无法呼吸的疼。但转眼,吴忧的灿烂笑容却又浮现脑海,神色接着是一黯,她又开始无法分清楚,自己的那份愤怒,到底是出自对周贵妃的恨,还是对吴忧的嫉妒!

    张敏走了,朱骥自后扶住她的双肩,作着无语的安慰。(请记住读看看小说网.dukankAn.com)

    她立即反手抓紧他的双肩,哽咽的问道:“是我错了,是不是?是我伤了深儿,是不是?”

    看着她痛苦紧锁的眉头,朱骥的眼神亦变得心痛,握上她冰冷的双手,安慰着道:“没事,皇上气消了就没事了,啊!”

    “真的吗?”她的脸上充满期待,直待看到他重重的一点头,心里才放松了几分的紧张。

    朱骥紧握着她的手,坚定的看着她,眼中有着沉重也有着担忧。

    回到龙门客栈,朱见深仍是一脸的愤怒,而张敏则正开始在收拾行囊。又看到她与朱骥回来,张敏赶紧走到她面前。

    “姑姑,还不快收拾收拾,随皇上回宫?”

    一惊,她心下慌乱起来。可见她不答话,张敏便开始拼命的对她挤眉弄眼,示意她不要再惹朱见深伤心。但想着朱骥,她却仍旧迟迟不能决定。她答应过他,只要看到朱见深平安,她便与他回‘芙蓉山’。而如今朱见深安然无恙,她又怎能食言,弃他于不顾。况且,自己又愿意吗?

    不,她是不愿意的!自出宫以来,她回想了很多,自沂王府那次相救以后,宫中的岁月里,每次受伤或命垂危之际,都是他一而再再而三的相救。就连害怕之时,也是他在边默然守候。她的心意总是不用表达,他便能看懂,甚至有时他比她自己更能明白她的心!试问,这样的心她还能错过吗?她该放过吗?然而,又该怎么办?朱见深对自己的感竟然是这么真挚这么深,深到自己不敢拒绝也不忍拒绝。所以她内心不安,却又手足无措左右不是,只能低下头搓着拇指以示无奈。

    可张敏急了,只慌忙再向她小声叮嘱道:“姑姑,皇上历尽了千辛万苦来找你,你难道真就这样让皇上一个人回去吗?你于心何忍哪?”

    “我——”她亦不忍心,提气说什么,但却始终只止在了一个‘我’字出口。

    “小敏子!”而这时,背对他们而立的朱见深终忍不住沉喝了道:“立即准备起程!”

    猛然抬眼向他看去,万贞儿见他却仍旧丝毫未动,只那握拳的手背玉肌紧绷,那底下的青筋清晰可见。

    深知他只是一时之气,于是张敏上前劝道:“皇上,姑姑就算要跟您回宫,也得跟家人道别不是?皇上何必急于一时,这好容易的与家人团圆一次,姑姑总是不舍的!”

    果然,听了张敏的话,他似不再那么气愤。看着他紧握的拳头松了松,适时的,张敏又立即转向万贞儿问道:“万姑姑,可曾找到尊父?”

    羞愧得不敢抬头,万贞儿只低眉摇头回道:“没、还没有!”

    想了想,张敏也跟着附和起来,“也是,否则也不该住在这客栈里的!”

    “我说!”

    一声唤,就在这气氛稍缓的时候,娘却是人未到声先到。随之,似芙蓉般艳的她单手扶门,一手叉腰妖娆的立在众人面前。来回的扫了一眼屋内的众人,她最终看着负手而立的朱见深,双手抱臂倚靠在门边,妖媚却又不容忽视的唤道:“朱公子,是你解决了对面客房里的四位客官吗?”

    看她如此放纵,张敏立即一步上前,伸出兰花指尖声向她喝道:“放肆!朱公子也是你叫的吗?”

    先是一愣,瞬间一声轻笑上前,娘抬手挥来,将香粉扑鼻的艳红色手绢打到张敏脸上,一边与他笑眼而视,“哟,怎么?你个假娘们儿还想杀人不成?我告诉你,我娘还从没怕过!”说着,她一边盯着张敏嘲弄似的笑着,一边嘴里又唤道:“阿勇,你还不上来在做什么哪?”

    万贞儿想她此刻虽一副娼妇相,却又能将狐媚之态拿捏得这样恰当,还有那一媚骨所掩盖不了的侠气,而且她处这龙蛇混杂之地,却未见一分害怕之意,不佩服她起来。而随着她的呼唤,一个着麻色短衫的男子信步而来。

    “是你?”

    张敏代表了万贞儿与朱骥惊呼出声,没错,来者正是方才出手相助武功高强的短衫男子。

    娘皱眉,淡淡的向后的男子问道:“怎么?你们认识?”

    淡漠的看了一眼万贞儿与朱骥,那男子却波澜不惊的回道:“萍水相逢,路见不平过而已!”

    本言谢,但又听人家说的这样平淡无奇,张敏倒又不好再出声了,只能无味的眼瞪着娘投来的轻蔑目光。

重要声明:小说《娘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