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风舞狂沙龙门行(3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一号 书名:娘妃
    于是眼神一转,她便翻出了窗外,直往朱见深的房间而去。(读看看小说网)可正当她要越过最后一扇窗子,跃进朱见深房间时,在清冷月光的照耀下,她却看到了那个大开的窗子里躺着的,正是朱骥说的另外两个跟踪着朱见深的人。于是一停脚步,她站在窗前犹豫起是否要进去一探究竟来!

    而正她凝神之时,突然一只大掌从她背后伸来,一惊,她立即反举拳挥去,偷袭之人立即被她退几步。可当她一定眼,看到被她退的却是朱骥。

    心头不立即松了口气,可随即又不上前疑惑道:“你不跟着张敏去黑衣人房间了么?”

    一点头,朱骥走回她边说道:“皇上是想趁夜就走,所以张敏前去查探一下黑衣人的动静!”说着,他又转眼看了下窗里酣睡的两个人,向她问道:“对了,你查到什么了吗?”

    摇头,万贞儿却是失落的回道:“什么也没查到!但他们睡得很沉,看来只是过路人而已!”

    黯然点头,朱骥却又疑惑的向那二人看去一眼。却在这时,只听从隔壁房内传来张敏的一声惊呼!

    “皇上!”

    知必是朱见深出了事,于是二人立即以离弦之速飞了过去。

    “小敏子,怎么了?”刚冲进门,万贞儿便急声问道。

    慌乱的张敏,看到突然出现在眼前的经过乔装的她,只觉有些眼熟,却不及想明白她是谁,便转向她旁的朱骥便焦急的说道:“朱将军,皇上不见了!”而也不待朱骥再说什么,他人已随声飞出了门外。(读看看小说网)

    朱骥与万贞儿同时匆忙的跟了出去。荒凉之地,一片断壁残垣,偶尔有一两棵小树,却也只剩枯枝光杆,在月光的照映下轮廓分明。越奔越慌,万贞儿从未感觉到如此的慌张。以前,朱见深危险时她虽也焦急,但最起码是在边陪着看着的,从未离开过。而当她离开时他便必定是安全的,所以,她无从担心。可此刻,她却清醒的知道,就是她将他推向了生死的涯边。因此,在这炎夏的深夜里,她看着四周一晃而过的僵石和枯枝的影子,都是分外的冰冷与死气沉沉,就如同那死尸一样,静得可怕冷得悚心!忽然,心中一禀,她觉得这四周的暗冷得刺骨,而一向柔和的月光竟也透起了寒气,但这层冰冷却又远比不上她内心的冰凉。

    从一条道跑到另一条道,却总是不见朱见深的影子。三人急奔之下,又是一个三岔路口,张敏停了下来张望,接着是朱骥,最后她才赶上来了,却也还无法选择到底走哪条。

    “兵分三路,以夜鹰声为信!”最后,朱骥发布命令。

    于是,三人瞬间又各奔一道!

    万贞儿内心焦虑,一路凝聚心思飞快的寻找着朱见深的影子。但就如同当年等待逯杲的子一样,时间总过得很慢,路也变得很漫长。来到一处平洼地,四周都是高垣,没有凌乱的风吹起的树叶,连杆子都没有,她突然感到了一丝害怕与恐慌,于是大叫一声:

    “深儿!”

    “姑姑!——”

    一惊,她似听到断垣后的回声,急忙绕奔过去,就在两断垣之间的缝隙中,她看到了那尽头断壁的另一边朱见深正站在那里,蓝衣飞袂的他笑的很开心。

    “姑——”

    可他一声喜悦的呼唤还来不及出口,却已侧被隐到了断垣后面,消失在她的视线之外,随后便是刀剑相击的搏斗声厮杀着传来。她的心跳猛然加剧,似战场上的鼓声。立即飞追去,但就像人们说的脚被压着睡觉的形,自己再怎么用尽力气,而那奔跑的速度却总是跟不内心的焦急。终于转到断垣后,她方看清楚,那搏斗之人当中却是没有朱见深的。再一寻访,这才发现他正被一个着麻色束腰短衫的男子给护在了打斗圈外,而与那男子交战的对手却正是客栈里的四名杀手。顿时松了口气,便还是紧张的将两手微握成圈放到嘴边发出两声夜鹰之声,随即又拔刀加入了这场战斗。

    短衫男子的武功似乎也不弱,只见几十个回合,他们以二敌四倒也没有分出个胜负,她当然知道这其实都是因有那男子的帮忙。又待片刻,朱骥与张敏纷纷来助,四名杀手便已毫无招架之力了。又三个回合,四名杀手均被制于刀下。

    张敏收回掌势,方转向朱见深问道:“公子,怎么办?”

    朱见深一脸冷,满眼的杀气,薄唇轻启冷冷的道:“格杀勿论,以绝后患!”

    “慢着!”朱骥却上前,目光尊敬的向朱见深提醒道:“依我看,他们还有同党,是否该先盘问盘问?!”

    万贞儿亦有同感,上前劝说,却听朱见深更先于她,侧过去不看他们,只甩袖冷酷的说道:“杀!”语气毋庸置疑。

    刹那间,又想起朱骥与自己说过的,沂王府内独眼侍卫被朱见深一刀致命的事,万贞儿清楚的记得那感觉,就与现在的相似,就如同冬天里喝着雪水一样的令人心惊胆战。

    谁知众人还未反应,却听同时几声闷哼,麻色短衫男子一扬手,便已一剑将四名杀手都给解决了。又是一震,万贞儿心中又痉挛了一下,却见朱见深的眼中竟还对麻衣男子扬起了一丝欣赏,不更是一阵不安。

    接着,麻衣男子转冷漠着脸向朱见深走来,张敏立即一脸戒备的将朱见深护至后,再翘着兰花指抱拳向那男子说道:“多谢壮士拔刀相助,不知这么晚,壮士往何处?”

    反眼轻蔑一笑,男子狡黠的回道:“在下路过而已,即然如此,那在下便告辞了!”一甩手,他便消失在了清冷的月光下。

    而就在众人还在为短衫男子疑惑之时,张敏却已转头向还乔装着的朱骥问来:“朱将军,万姑姑呢?”

    朱骥稍微的犹豫,却是朱见深先越过张敏走,到了一男装的万贞儿面前。眼中藏不住的激动,声音亦忍不住的颤抖起来,他带着责备的哽咽问道:“你就是姑姑,对不对?”

重要声明:小说《娘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