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树欲静而风不止(1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一号 书名:娘妃
    “在看什么呢?”见他半天没跟上,又后退着来到他前的万贞儿反手拍着他的脯问道。(.dukankan.Com百度搜索读看看)

    看着那个远去的影,朱骥蹙眉沉声道:“你看那人,不像德王吗?!”

    一惊,收起嬉皮笑脸,随着他的眼光望去,万贞儿亦扬眉惊了惊,“是德王!他怎么也出宫了?还到这么偏僻的地方!”说着,猛然转头向朱骥问道:“该不会,是来抓我们的吧?”

    然而,一个转弯,待德王的背影消失在那里,朱骥这才收回目光,沉思着向她说道:“应该不能,如果是来抓我们的,为什么他只只一人?这太不合常理了!”

    低头,万贞儿亦沉思了起来,“那——,难道,是宫里出了什么事?”

    见她又要多心,朱骥便立即一改愁容的笑了起来,冲她说道:“好了,既然出了宫,就别再管他了,我们走吧!”

    慢慢的收回困惑,万贞儿许久才心不在焉的点点头,随着他的步子往前走了。而在途经一个拐角处时,她却又突然又想到一个问题。

    “为什么,都没看到任何有关我们的通辑令?而且,也不见官兵来搜,难道,周贵妃打算放过我们?皇上也不追究了吗?”她这样猜测着,心里突然有些失落。

    这话也引起了朱骥的注意,又跟着深思起来,“说的也对!两个月以来,即不曾看到抓我们的官兵,亦不见通辑我们的告示,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两人百思不得其解,似仍缺少了什么,但却已没有心思再在这里逗留。(.dukankan.Com请记住我们的网址读看看小说网)只各自沉思着越过闹市,直接往‘芙蓉山’方向走着,一路无话。直到了草芦书塾,万贞儿这才又有了些心思。

    在还距离书塾一小段路段的地方,她转,对着后朱骥无厘头的笑道:“我还要去书塾看看!”

    “好吧!”朱骥心思沉重的踩着步子,对她的话也是漫不经心的回着。

    不理他的沉闷,万贞儿只兴高采烈的冲向书塾,但远远的她便看到,那个男生女相的少年撑着下额坐在门前。走上前,她好奇的看了塾紧闭的门窗,不问道:“小弟弟,都下课了吗?”

    “是,都下课了,你来晚了!”转着圆溜溜的眼睛,那少年说着。

    “哦!”泄气的垂丧下头,万贞儿只有默然转走。

    “哎!”那少年却又叫了起来,她忙回,只听他又说道:“夫子每天都是辰时开课的,你明天准时来哦!”

    不对他好奇了起来,万贞儿又上前歪头向他问道,“你是新来的么?怎么下课了还不回去?坐在这干什么呢?”

    “我等我姐姐,姐姐还在书塾里面!”少年天真的毫无戒心的回答着。

    再次看了看那边紧闭的门窗,万贞儿大大的好奇了起来。书塾不收女学生,他姐姐又为什么会在里面呢?而且还关着门窗这样神秘。难道,她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好奇心驱使着万贞儿回头拉起朱骥,蹑手蹑脚的从旁边绕到书塾后面。停在小窗前,她满脸的好奇,朱骥却是一脸的黑线。不管他的不爽,她只伸手将窗纸擢破一个小洞,凑近脑袋眯眼往里看去,却一边手还不忘招手让朱骥也凑闹。

    “我才不干这么不道德的事!”在她背后,朱骥终于不再沉闷,只脸色难看的小声向她嘟嚷。

    “啊!”却同时倒抽了口气,她又步子跄踉的退到了他跟前。

    朱骥不明所以的,低头看向退至前的她,咧嘴嘲讽的问道:“怎么?你看到鬼了?”

    而抬头,她确实神色变得异常震惊,同时颤抖着伸手指向里面,结巴的说道:“德、德德德,德王在里面!”

    “什么?”朱骥锁眉亦跟着认真起来,绕过她立即冲到窗前,趴着眯眼看去。

    将她堵在后,朱骥自顾的偷看了起来了,也不管后气急败坏的人!

    而在后面听着他不时惊叹不时又困惑的抽吸声音,万贞儿心里的好奇不更重了。无奈她力气不够朱骥大,武功也不如他,就只能在他背后横眉竖目的跺脚生气。

    足有一盏茶的功夫,朱骥终于摇头叹息的转退开了。可她虽然明白此时里面应已是人去楼空,但她却仍是迫不及待的冲上前去,想抓住那即将消失的人影。于是她快步冲过朱骥边,眯眼集中精神的往里看去。

    而一看她如此,朱骥却立即伸手想拉住她,哪知她形飞快一闪,便躲开了。

    趴在窗前,万贞儿心想,朱骥定是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了,否则怎么会来阻止她。于是,虽然看到的只有德王离去的背景,和他那声隐隐约约的声音,她还是“哇哦!”一声小小的惊叹了起来。

    果然,一听她的惊叹,朱骥立刻上前来,抓过她的手便将她强行拉走了。

    走在上山的路上,万贞儿偷偷的看了看走在向边,但脸色却明显微红着的朱骥。接着低眼嘴边狡黠一笑,随之用肘子撞了一下他,问道:“喂,你看到那个女人了对不对?”

    “嗯,没看清楚相貌!”他简短的回答。

    “哦!”

    突然朱骥却停住了脚,他转,一脸不自然的向她问来:“你、你刚刚都看到些什么了?”

    听他问得奇怪,又见他脸色那么的尴尬不自然,万贞儿不眼珠滴溜一转。其实她刚刚看到的,不过是德王拥着白衣女子而去,还顺便听到朱见潾叫了一声那女子的名字。可这样简单的事,是绝对不足以让朱骥如此担心紧张的,所以,她断定,朱骥还有事瞒着自己。

    于是近一步,万贞儿冷眼向他质问道:“说,你看到什么了?”

    后退一步,朱骥松下一口气,却随即便摆头辩解道:“没、没有,我什么都没看到!”

    “嗯~~~”又近他,一把抓起他的衣襟,万贞儿眯眼带着警告的再次向他问:“真的吗?你看了那么久,真的什么都没听到,没看到吗?是不是想死了呢?”

重要声明:小说《娘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