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柴米油盐酱醋茶(4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一号 书名:娘妃
    一扬下额,她却更加不满的挑衅道:“就—不—吃!”

    拳头紧握,朱骥强忍着怒气。(读看看小说网)许久,才慢慢平复下来,咬牙问道:“为什么不吃!”

    侧眼看他,万贞儿亦恨恨的说道:“只有像你这么野蛮的人,才会狠心杀了那么可的动物,而且,还要拿来烧着做晚餐吃!”

    疾手端起那竹筒蛇,朱骥起弯腰近她,眯眼冷的道:“可?那你看到它还尖叫?!”

    心虚的吞了吞口水,万贞儿抡起兰花指抵住下额,眨眼看向他怪声的回道:“那不是,人家柔弱嘛!”

    赶紧一侧,朱骥故作恶吐了起来。许久,方又回过,将那筒蛇放回她眼前,更加近沉声向她质问道:“吃,还是不吃?!!!”

    这么近的距离,万贞儿感受到了他喷到脸上的气息。心下一慌,立即抬头皱鼻,干脆故作不再理他,直接起往屋里走去。

    看着消失在屋里的背影,朱骥保持着原有的姿势,气得磨了半天牙,又憋了半天气,才怒气的坐回原位。再僵硬的活动活动了脖子,将脖子扭得咯吱咯吱一阵响,这才慢慢的恢复到了平静。最后一扬眉,举起手中的美味,冲着屋内的她大声说道:“你不吃,我吃!”还赌气似的捡了一块放嘴里,嚼了嚼,又不点头赞道:“嗯,真好吃!没想到,我做菜的手艺也不错的!”

    “咕咕咕——”

    晚上赌气没吃晚饭的万贞儿,凌晨便被这饿得直打鼓的肚子给吵醒了。(请记住读看看小说网.dukankAn.com)躺在里屋的竹上,双手扶上干瘪的肚子,口中吞了吞口水,睁眼转着两只大眼看了看窗外的天色。

    看到黑漆漆点着星光的夜空,她有种想哭的冲,“唉呀,还要多久天才亮啊!”撇着嘴小声叫嚷着,突然眼光又瞟到了竹子绑成了的小门,双眼一亮,但又立即闭紧双眼,口中自我说道:“不行,睡觉,睡着了就不饿了!”

    一刻钟、两刻钟、三刻钟过去,可她却仍旧意识清醒毫无睡意,但更加糟糕的是,肚子也越来越饿了。

    “咕咕咕——”

    又双眼睁开,她开始哭丧着脸。脑中已开始飞着外屋朱骥的名字,但却紧咬着双唇在心里提醒自己道:天还黑着,我不能这么没人。但这个想法只在她脑中一闪而过,下一刻她已大哭了起来。

    “啊——,救命啊,救命啊!”

    “哐当!”竹门被踹到屋内的另一边边,朱骥拿着刀以战斗姿势冲了进来,一脸紧张的问道:“怎么了?”

    正当朱骥紧张万分时,她却万分可怜的撇着嘴坐在竹上边抽泣,边定定的冲他说道:“我,饿了!”

    “哐当当当当——”这是刀剑落地的声音,接着响起了朱骥气愤又结巴的问话:“你、你、你你你——,你到底想怎么样?”

    更加委屈的撇着嘴,万贞儿孩子似的大哭起来,“哇哇哇——,我要吃水晶饺子、油酥大虾、菊花蟹、酒酿皮子、,还有,”

    “还还还还,还有什么?”对面的朱骥已是一副快要崩溃的表

    抽泣一声,她接着极度认真的说道:“还有红烧元宝!”

    “红红红红红,红烧元宝?”皱眉想了想,朱骥震惊道:“那不就是土豆吗?”再瞪眼看去,却看她竟似一副惊喜的表,笑得非常灿烂的猛点头。蹲下子,朱骥双臂抱头,已是一副发疯的样子抓起自己的头发来,列用似要咬碎了牙往肚里咽的痛苦声音说道:“我发誓,我绝不打女人!”

    窗外月已西沉,天际翻出一丝黑暗中的蓝,亮亮的,又是一个大晴天。然而,此刻的山中,竹屋里的喊救声却响彻云霄。

    “啊——,救命啊,杀人啦!”

    “你别跑,再跑我不客气了!!!”

    “啊——,救命啊,大丈夫欺负一个弱女子啦!非礼啊——”

    “住口,我什么时候非礼你啦?你个死老太婆,再跑,我就真的不客气啦!!!!!”

    “啊——救命啊,死老头要杀死老太婆啦!”

    “别——跑!!!!!!!!”

    ——

    几次回合,饥饿柔弱的万贞儿终敌不过饱汉朱骥,转眼便被他反手以肘制劲的趴在那里,不得动弹。

    “朱将军、朱大侠,您大人大量,就饶了小女子我吧!”她作可怜状。

    一脸正气,朱骥却是一副誓不罢休的神色,“哼,还饿不饿了?”

    张嘴,她眼转八方,终一咬唇委屈万分的说道:“饿!”

    拉起她,反转站定她面前,朱骥一脸气愤,双手紧握不可置信的瞪向她,咬牙切齿之下半天只从鼻中哼出来一个字来:“嗯?~~!!!”

    可下一刻他的红脸却已不能再延续,因为他面前的万贞儿已是一副楚楚可怜的皱眉大哭像,这显然是想让他怒不起来。

    而该死的一脸可悲,似受尽屈辱小媳妇的万贞儿,还看着他伸出食指指向自己的小肚撇嘴冲他说道:“你听!”

    皱眉一副要杀了她的凶像,但朱骥却没想到,紧接着自己真的听到了‘咕咕咕’一阵空腹打鼓的声音。瞬间,双肩一沉,他不得不泄了气,自叹悲哀的咬牙说道:“等着!”

    然而朱骥刚转,她便立即尽显得意之色,扬眉吐舌,在他后扮尽鬼脸。突然,似感觉到了她的作怪,朱骥迅速回想抓她个现成,却不想一直待在深宫内苑一直保持着微笑面具的自己,神竟可以变换得这样灵活。刚才的调皮早已尽退,她的表瞬间又回到了那份俏的楚楚可怜。于是朱骥也只能瞪了瞪眉,接着转继续走了出去。而看着朱骥坚毅的背影,她亦歪头感叹着,原来在宫里的他亦不是原来的他!

    待朱骥提刀走进了大树参天的森林,她于是也跟着兔子似跳了出来。站定竹屋前,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那一片葱葱郁郁之中。收回目光,视线却与那片渗透黑幕而透出来的深蓝相触,更加愉快的弯起唇角,将双手反握在后,她仰头眯眼对着天空深吸一口气。一种在宫内从未触及过的清新扑面而来,穿透过她的皮肤浸入骨髓中,似把初夏清晨清甜的朝露都吸进了咽喉到达心田,将心灵洗洁一空,让人心格外的轻松!

重要声明:小说《娘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