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柴米油盐酱醋茶(3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一号 书名:娘妃
    “夫子,我们也要上课!”

    突然,被撞飞的神志还未回位,万贞儿便听到了朱骥这一句戏剧的话。(请记住读看看小说网.dukankAn.com)时间停止片刻,她盯着他,画面定格:朱骥一本正经,夫子书本脱手落地,学生们下巴拉长;而她,则是倒霉的又载了个跟斗,

    “哈哈、哈哈哈——”

    随之,书芦内爆发出了一阵,万贞儿有生以来听到的最为无地自容的笑声。立即将脑袋缩到朱骥后,好让那些个笑得前俯后仰东倒西歪的学生找不到她的存在。

    “咳、咳、咳——”

    夫子亦忍俊不的故作威严,似想以咳嗽声来令学生们的笑声。但哪知道,这只能取到表面效果,结局是,八个半大不小的孩子的脸都被憋得通红,最后,仍旧抱肚而笑得人仰马翻。

    “咳咳,”无耐,夫子走上前,先是忍不住的闷恩了两声,再抬头向朱骥,仍旧忍俊不的故作威严的问道:“这位公子,这里是学堂,看你也不像是读书之人,还请你们到别处去找乐子吧!”

    万贞儿窘态万分的在后面拉着朱骥,想要把他拉走,但朱骥却手抓门板死活不走。他一边死守阵地,一边状似急切而诚恳的说道:“夫子,正是因为我不曾读书,这才更加想要学习啊,请夫子收下我们吧!”

    “快走啦,走啊——”万贞儿奋力的想挽回面子,一边更加努力的想要拉回他,一边小声的叫着。

    “夫子,求求你,收下我们吧!”朱骥却死不放弃,突然又反手用力将背后的万贞儿一拉,立即将她推到夫子面前,“至少,收下她啊!”

    心中愤怒,万贞儿却坚强的冲着黑胡子夫子,扬眉讪讪的笑着,直摆手道:“呵呵,夫子,他开玩笑的,呵呵,开玩笑——”

    “谁说我开玩笑的!”一脸不快的喝道,朱骥闻言又一拉将她甩到了后,继续冲着那夫子认真的道:“夫子,我是认真的,非常认真!而且——”

    这时,万贞儿已趁机走开老远,再举起双手冲这边的夫子大笑的叫道:“夫子,他真的不是开玩笑的哦!他真的没有上过学堂,夫子就收下他吧!哈哈——”说完,便大笑着手舞足蹈的跑了。(读看看小说网)

    初夏闷,小山中却是树高叶茂一片清凉习习。崖边,一片湘妃竹屹立而生,点点斑斑带着墨黑色的印记,偶而从竹根冒出来一朵小花,轻轻摇曳,一片天然的生机勃勃。

    一处空地,万贞儿正一边大汗淋漓的递干草给高竹架上的朱骥,一边轻快的问道:“我们为什么要住在山里啊?”

    朱骥一边将干草平铺在竹架的屋顶上,一边满头大汗无耐的回答着万贞儿此时问的很白痴的问题,“逃宫那可是死罪,你认为我们还能大摇大摆的走在街上,住在闹市吗?”

    低头拿稻草,万贞儿被他说得暗一吐舌,再抬头将稻草送到他手中,憨憨的笑笑说道:“也对哦!”却随即又不满的嘟嘴说道:“可是,那些侍卫不都不是你的对手吗?而且,我也会些武功,咱们也不用怕他们啊!最起码,也可以住到郊外嘛!在这荒山野岭的,遇到狮子猛兽怎么办啊?”

    可朱骥再次低头看她,笑容继续看着她亦神温柔宠溺,却是只看着她不再言语!

    看他一直发呆,万贞儿皱皱眉,随手抓起一根稻草,伸手向他打去,“喂,说话呀!发什么呆呢?”

    似被惊醒,朱骥即时反应过来,却故作一脸不快的瞪她一眼。接过她手中的稻草,又转过去盖房顶仍旧不理她。

    撇撇嘴,万贞儿瞪着他的背影,充满不快却又不敢反驳的喃喃道:“不说话就不说话嘛,干嘛瞪人家!”

    这边的朱骥却是暗自忍着笑意,边双手忙碌着,边道:“你真以为他们是打不过我吗?告诉你吧,他们只是看在与我相处多年的分上有意放过我们罢了!若认真起来,我再强也斗过万千的大内侍卫啊!”

    孩子的脸就如果四月的天,说变就变。这不,万贞儿刚还写满不快的脸,此时又阳光了起来,“真的吗?那他们真是太好了!”

    “是啊!”朱骥漫不经心的回答。

    “啊——”突然,万贞儿尖叫了起来,“蛇!”她的声音充满着颤抖。

    朱骥立即跳了下来,拦在她面前双眼盯着地面,到处找道:“哪里、哪里,在哪里?”

    躲在他背后,一只手紧抓他的衣服,伸出另一只手指着他的前方,万贞儿闭眼叫道:“就、就在哪里啊!”

    茵茵绿丛中,一条全白的有着成年竹子粗的蛇正慵懒爬行。听到万贞儿的叫声,它竟似向她翻了翻白眼,表示了不满后,又继续它的郊游之行。

    而万贞儿似也能看懂它的眼神,立即指着它冲朱骥嘟嘴嚷道:“她翻我白眼!”

    下一刻,抡起绣刀,朱骥将白蛇挑起,却并没杀它,只反头向万贞不屑的问道:“你懂看蛇相?”

    “呵呵——”又是一阵尴尬的笑声,万贞儿迅速的转移话题:“哎?你说它会不会是千年蛇妖呢?就是民间传说的那个能幻化成美丽女子的白素贞!”

    这次轮到朱骥翻白眼了,不忍气问道:“那你是不是还想说,我就是许仙,而你,就是小青咯?”

    一笑,不料万贞儿却真的点头如蒜起来,还一边直嗯着!

    朱骥看着她,无力的一泄气,摇头叹息一声,再转头用力将白蛇抛向天空,一挥刀,下一刻,白蛇已然断成两截。弯腰,一手拾起一断,看着它惬意的道:“哦,今天的晚餐够丰富!”

    谁知,万贞儿却瞪大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朱骥走草屋的背影尖叫道:“啊!杀‘蛇’凶手啊!”

    “吃。”

    “不吃!”

    “吃!”

    “不吃!”

    “吃!!!”

    “不——吃!”

    刚搭建的草屋前,黄昏映照的木墩上,用竹筒子装着的食物被两边的朱骥和万贞儿反复的推过来推过去。

    又是一个回合,朱骥生气的命令道:“吃!!!!!”

重要声明:小说《娘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