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置之死地而后生(4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一号 书名:娘妃
    随声张望过去,清冷月色中,暗的一角,璟仪正是躲在大前的荷花池旁后抱膝而泣,手中握着的是一条一角绣着素兰的素白色手帕,白色醒目。(.dukankan.Com百度搜索读看看)而一看到这条手帕,让本上前安慰她的万贞儿立改僵在了当场。因为她记起来了,这手帕,她曾在德王的上看到过。立马回想着几天前璟仪前来问她有没有找到证据时的不安模样,她的心便猛然一沉,神色冷了几分。可她不敢相信,璟仪是上了德王吗?而且,已经到了不惜不顾朱见深命的地步!

    “姑姑?!”

    突然一声惊慌的呼唤,万贞儿方从那份愤怒中清醒。看着此刻六神无主的璟仪,她一步步走近,最后走到她跟前,目光紧盯着她质问道:“璟仪,你手上的手帕是德王的,对不对?”

    一慌,璟仪立即将手中的帕子藏至后,矢口解释道:“不、不是的!”

    “你不用否认,我认得它!”万贞儿却不容她狡辩,“说,你是在哪里得到它的?是在安乐堂吗?”

    猛然一抬头,璟仪颤抖着双唇不知该如何是好。她慌乱着,直向万贞儿哭着请求道:“姑姑,你放过他吧!他已经知道错了,姑姑,你就放过他这一次吧!我保证,我保证他再也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万贞儿难以置信,璟仪竟已对他陷得这样深!让她想起,似乎曾经也有那么一个人如此为她。(更新最快.dukankan.Com读看看小说网)为她背上贪官酷吏的骂名,为她娶了一个根本不想娶的女人,更为他沦落边疆生死不明!一股怒气莫名升起,她愤怒的摇着头,冲璟仪喊道:“你难道不知道吗?这样做会要了你的命,会让你万劫不复的!为了这么一个人,你就这么愿意浪费你的痴心,放弃你的生命么?”

    一听她的明显提高的声音,璟仪立即哭得满脸泪痕,想伸手捂住她的嘴却又不敢,那心急焦虑的神色,让人不忍目睹。最后,她只能拼命的向万贞儿摇头辩解道:“不,你相信我!他不会、再也不会了,他向我保证过了的!而且、而且姑姑中的毒,也是有了他给的解药才解了的。所以姑姑、姑姑相信他一次好吗?放过他这一次好吗?求求你了,璟仪求求你了!求求你了、求求你了——”说着,她竟然向万贞儿跪了下来。

    看着脚下豪气尽失,只剩一脸悲楚的璟仪,不想起这些年来自己的孤寂而那些假装的坚强,万贞儿第一次显现出了疲倦,半不忍半自问的道:“若还有下次呢?你若不在了,谁再来替他?”

    不想咬唇低眉想了一瞬间,璟仪竟立即抬头决然的回道:“我定亲手杀了他!”

    满脸震惊的回神,万贞儿久久都不能收回自己的惊叹。原来,这便是璟仪敢敢恨的本!原来,真的是‘问世间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

    经过此劫,万贞儿也算是因祸得福。朱见深对她的态度已然完全改变,虽仍未踏足过她的房间,但却是每三问,汤药膳食必是每每关心。而当她自认为已完全恢复想出房门时,他更迫不及待的唤了璟卿前来阻止她吹冷风。又说刺客还未落网,定会卷土重来,所以命朱骥即起教她武功,直到她能赢过朱骥为止。只是对于这种朱见深言听计从却隔空注视着的扭捏态度,她却觉得更加不安了起来。

    而这,是深冬时有的沉且怕人的天。夜里,了一天的天终于在夜间下起了倾盆大雨。睡梦中的她,同样是在雨水的汪洋之中。整个大地被雨水填满了,似汪洋的大海一望无垠。而她又看到了那个独眼的赤脸侍卫,努力的睁眼却看不到汪洋的尽头,只感觉到不知是雨水还是拳头打到上的疼痛。

    梦里,侍卫一脚将她踢飞老远,随之而来的是一道让人避之不及的刺眼闪电,似天被划得粉碎,睡梦中的她被吓得心脏就要停止了。紧接着震破耳膜的雷声传来,似就在她头顶,来自死神的召唤。

    “啊——”

    那种纠心的恐惧再次袭来,她疯狂而狼狈的在雨水的汪洋中爬行着,想要找到一个安全的角落。但她爬啊爬,却总是躲不开侍卫的拳头和他扭曲的面孔,也总躲不及那刺眼的白光,和来自头顶那死神的召唤。她不敢再逃了,因为四周都是黑暗的深渊,她看到的碰触到的只有那及至口让人难以呼吸的水渊。似掉进了黑色的漩涡里,永远出不来,永远只能往下掉着,永远——

    “姑姑!”

    这时,尖叫着迷糊中的她,似听到了一声急切而担忧的呼唤,不让她心生暖意。接着是坚毅的双肩抱着她慌乱挥舞着的双手。

    “姑姑别怕,是恶梦而已,别怕,有深儿陪着你呢!”

    一个带着哭泣的温柔声音传来,万贞儿只觉得原来世间还有她的一个安全港湾。

    她渐渐安定了下来,但他却还是心疼的柔声哄道:“别怕,别怕,有我在,什么都不要怕,不要怕!记住,我会一辈子保护你的!”

    终于抬起惺忪而泪眼迷朦的头,看着一个熟悉的面孔,她苍白而安心的笑了起来。也似抓到了救命的稻草,那抓着他衣衫的双手不更紧了。

    这夜她在他怀中沉沉睡去,直到次再次疲惫的睁开眼,却已看到阳光洒满一屋,而她正躺在朱见深怀里,衣衫凌乱,于是一时之间也慌了手脚。

    转眼冬去秋来,到了天顺八年。万物更新,刚化了的雪水正在畅快的灌溉着稚嫩青芽。而温暖的阳光下,万贞儿正在朱骥的指点下练着刀。

    “好了,今天就到这儿吧!”正练得酣畅,朱骥却突然喊停。

    万般无耐的收起武式,万贞儿拭着脸上的汗水,调整气息后接过朱骥送来的一杯茶水不满道:“朱将军就是好,不光教练功,还侍候茶水呢!可是,为什么不让我多练会儿呢?”

重要声明:小说《娘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