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置之死地而后生(1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一号 书名:娘妃
    出了宗人府,走在漆黑而冷的路上,万贞儿心里的痛一直都挥之不去,但璟伶终忍不住的问她:“姑姑已经查出了什么是吗?可以告诉我吗?”

    侧头看了神色始终不曾缓下来的璟佳一眼,她知道,璟佳是朱见深的,而她亦是朱见深最早的侍寝宫女。(请记住读看看小说网的网址.Dukankan.com)可是璟佳希望朱见深是无辜的,她又何尝不是呢?但她害怕,那真的是一个谋。如果,真是一个谋,那那后面又会牵扯出多少人和事呢?自古宫廷的谋背后都是一片千丝万缕的关系,一动皆动紧密相连。那么,仅凭他,一个让人失望透顶的太子,皇上又能为他舍弃多少呢?

    一叹息,她只万般无奈的向璟佳说道:“到了安乐堂再说吧!”

    安乐堂里灯火通明,只是大堂之中却只见璟仪的孤独影在徘徊着。紧着向那里赶去,万贞儿抬眼间却见一个黑影闪过,下一刻璟仪已然重重倒地。

    “璟仪!”她大喊着飞奔上前,她心急的将璟仪揽入怀中焦急的摇着她的子叫道:“璟仪你醒醒,你没事吧?”

    怀中的璟仪努力的微睁开双眼,却是着急的伸手指向黑衣的方向说道:“快、快去阻止他,他要烧掉怜香的尸、尸首!”

    猛然惊醒,万贞儿立即将璟仪交给旁的璟伶,一边起向焚化场奔去,一边冲不忘叮嘱道:“照顾好她!”

    然而,当赶到焚化场,那里已是火光万丈。任她再如何急慌忙乱,却还是阻止不了那场大火。而正当她懊恼之时,突觉冷冬的夜间一股刺骨的冰冷袭上颈间,呼吸停止,她立即僵直在原地。(读看看小说网)

    “你到底是谁?”惊心过后,她冷冷的问着后这个取她命的人。

    哪知那人却根本不理会她,她只觉劲上的冰凉迅速消失,似就要刀起落下给她个痛快。知已无余地,万贞儿于是叹息一声轻轻闭眼,只等着那片冰凉再次划过劲间。可时间一点点过去,那种死亡的刺痛却久久没有能穿过肌肤透进她的骨子里。于是感觉到了什么不对,匆忙转再看,原来黑衣人却早已抽搐着躺在了地上,而他后立着正持刀威严的朱骥。

    接着,黑衣人唇角溢血而死,朱骥又立即蹲下取下了他的面巾。当那张美的真面目表露在熊熊火光之下,朱骥不惊异道:“是个女的?!”

    突然想到了什么,万贞儿随之曲膝跪在那黑衣人的尸旁,两手握住黑衣人左腿上的衣服用力一撕,衣物尽成两半,露出左腿之上那个鲜红的龙爪纹

    朱骥一惊,扬眸朝她看去,却见她脸上露出一脸果不其然的冷笑, “果然不出我所料,又是他干的!”

    “是谁?”朱骥不明就里的问道。

    万贞儿起,面向那场散发着被烧的恶心焦味的大火,面色有些不忍,“留着她的尸首,本也是想引他们出来,事到如今也算是她的一件功德了!”转回,她才向朱骥回道:“陷害太子的幕后人,就是上次派人刺杀太子的人!”

    不想朱骥听了却只是微微一扬眉,似早已猜测到了,接着拧眉懊恼道:“下手轻些就好了!”

    叹息一声,万贞儿却摇头道:“没用的,她们同样会自尽,什么都不会说!”

    朱骥暗自咬牙,紧握双拳。

    这时万贞儿却苦笑一声,说道:“朱将军又救了我一命,真是不知该如何报答了!”

    可同样的,朱骥的依旧吝啬的不想扯出一个小小的微笑,只抱拳向她中规中矩的说道:“保卫宫中安全,乃在下职责,姑姑无须挂怀!”

    微微一笑,她唯能深感无奈。

    扶着璟仪回到端本宫,已是夜半三更。但今晚的端本宫却似总在诉说着忧虑,璟佳急得在大里打转,璟卿亦立在大门口伸脖长盼,两人的脸上均写着满满的焦急。

    “仪这是怎么了?”一眼看到被扶着的虚弱的璟仪,璟卿立即冲上前问道。

    万贞儿将璟仪交给她,喘着气说道:“先扶她进去暖和一下!”

    待璟伶与张敏扶着璟仪去房间,万贞儿跟着与朱骥同时走进还保留着暖和的内。

    “怎么样?仪姐姐没事吧!”璟佳立即问道,璟卿亦投来急切的目光。

    接过玎玲奉过来的茶杯坐下轻抿一口,万贞儿方呼气向她们回道:“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了!对了,你们的进展如何?”

    经她问起,璟佳这才想起来自己该说的,于是立马上前说道:“经一打听,我方知道什么叫做家喻户晓如雷贯耳!这个怜香在外头可谓是红透了半边天,而正当她如中天之时,便被招罗着进了钟鼓司。而自入宫以来,她也是被千人捧着万人着的,就连宸妃都对青睐有加,昨方召她献过唱!——”

    听着她的夸赞之词,万贞儿却已有些不耐,只打断问道:“她平时为人如何?”

    经她一问,璟佳方进入正题道:“都说她是最有手段的,而且最善攀结权贵,看似清高实际行为放之极!可听韦公公说辞,却是对她颇为怜悯!”

    听着,万贞儿有丝奇怪,便问道:“这又是为何?”

    “好似她也是个可悲之人,为了一个男子方投为伶。之前还只为些钱财,如今却要讨好权贵,殊不知,伴君如伴虎!”

    暗自垂眉,万贞儿黯然叹息道:“终是红颜错赋薄郎,误已祸人怨不及!”说着,又转向璟卿问道:“璟卿,你呢?”

    不语,璟卿先从袖中掏出一包灰黑色粉末给她,方说道:“在观花左间的外窗台上发现这个,已拿去给冯太医确认过了,是迷香的残灰!”

    这时璟伶敏感的说道:“也就是说,下真的什么也没做!”

    沉默了片刻,将包着迷香残灰的纸包收入袖中,万贞儿突然轻松的说道:“好了,时候不早了,大家都去歇息了吧!明皇上亲审太子,有了这包东西我们就不用担心了!”

重要声明:小说《娘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