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红颜薄命权欲祟(5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一号 书名:娘妃
    听着她的分析,众人皆不点头而思,璟佳更是立即应道:“好,我这就去!”

    璟佳走了,其他人又随着万贞儿陷入了一阵沉思当中。(读看看小说网)

    突然,始终沉默着的朱骥开口说道:“其实,”待众人同时抬眼看向他,他又接道:“当时到底形如何,有一个人最清楚!”

    “将军是说,太子下!”璟卿立即接道。

    心中猛然一亮,万贞儿抬头醒悟道:“对,是该去看看太子了!”

    转头,她要叫上璟卿一起,却见璟伶预先冲了上来,拉着她的双肘请求道:“姑姑带我去吧!”

    颦眉向璟卿看去,却见她亦即刻上前说道:“姐姐就带璟伶去吧,我再去观花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

    无奈,万贞儿心想璟卿心细若再能在观花内发现什么,或许也不错,便只又向朱骥请求道:“朱将军,案发现场总归危险,就劳烦你照顾一下璟卿了!”再转头向张敏叮嘱道:“小敏子,你也跟着去,心思放细些,一有发现即刻来报!”

    张敏立即弯腰应道:“是!”

    于是璟卿向她点头而去,朱骥亦随之抱拳告辞,最后张敏也紧跟在后面走了,万贞儿这才领着璟佳向周贵妃的永宁宫走去。

    寒冬之夜,人们最想呆的地方莫过于暖暖的被窝,但今夜的周贵妃却与端本宫所有的人一样,久立风中却不曾感到寒冷。(请记住读看看小说网的网址.Dukankan.com)待万贞儿她们到了永宁宫,这里的寿宴早已匆匆而散。周贵妃早已换下喜庆红服,着一浅淡紫衣常服而坐。

    “奴婢参见贵妃娘娘!”

    ‘啪’的一声脆响,万贞儿垂着的眼皮下便是碎了一地的彩瓷片,头顶传来的更是周贵妃的咆哮。

    “万贞儿,本宫是相信才将太子交于你的,可如今你倒是给本宫说说,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众所周知,周贵妃这是借她来出气,但万贞儿却还真不知能反抗些什么,只能直接向她请求道:“奴婢知罪,但还请贵妃娘娘能先帮奴婢见太子下一面!待救出了下,奴婢再来请罪!”

    一听有关太子,周贵妃的怒气顿消大半。凤座上低眉思量许久,方抬眼看着万贞儿恨恨的应承道:“好!”侧头,又向一旁立着的夏时说道:“夏时,拿着本宫的令牌带万姑姑去宗人府探见太子,若有人敢阻,以忤逆罪论!”

    “奴才领旨!”

    事不宜迟,万贞儿不待滞留的随夏时转

    “贞儿!”而此时周贵妃却又开口,且语气中透着亲切和无奈。

    回,她再抬眼时,看到的竟是周贵妃期望而祈求的戚楚神色。

    “请一定,把他救回来!”

    不敢有过多的保证,但感动于她的母子之,万贞儿只能尽力而为的回道:“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晖。娘娘放心,奴婢定当竭尽全力!”

    因为有了周贵妃的帮助,所以,只用了一个时辰,万贞儿便见到了被关在宗人府里的朱见深。一间用铁笼加固了的屋子,她只能从一个小窗里看到屋内披头散发满是落魄的朱见深。而他此刻的狼狈,正好印证了英宗对他的失望有多深。侧头给了璟伶一个眼神,璟伶立即会意的上前在小窗前向里唤道:

    “下!”

    听到呼唤,朱见深抬头看到是璟伶果然一脸惊喜,立马趴了过来,“伶姐姐你来了!你快去帮我找母妃,让她来救我啊!你快去——”

    这时璟伶退下,万贞儿才上前对上他惊慌未定的面孔,严肃的道:“奴婢们这会来,便是听了贵妃娘娘的使命!”

    而见到她,朱见深立即慌乱的侧过头,恼羞成怒不快的道:“你来做什么?本宫不想见到你,你走吧!”

    “可奴婢奉贵妃娘娘的命前来,就一定要问清楚下事发生的整个经过!”可万贞儿此时却容不得他说不想见便不见,只仍旧冷着脸向他坚定的说着。

    朱见深回头,扬眼冷笑问她:“一个污戏子的过程,你果真要听?”

    深吸一口气,万贞儿冷静的说道:“是!而且,任何一个细节都不能错过!”

    双手紧握拳,朱见深咬牙切齿冷冷的道:“好!那本宫就一字一句的说给万姑姑听!”说着,退却一小步,他甩袖转背对她,脑中回忆着,口中同时叙述起当时的况来。

    “母妃寿宸当然闹非凡,前便听说钟鼓司的新进伶人怜香风姿独特,今一见果真让本宫眼前一亮。清丽高雅出淤泥而不染,只是眼中为何深藏一缕忧郁却始终让我不解,致使再大的闹本宫都已无心观赏。三杯洒下肚,我信步而走,忽至观花外,闻自内隐隐约约传来的琴音,不鬼使神差般的走了进去。原来是怜香在那里抚琴,却一改冷漠淡然的子,万分的魅惑人心。她的一口兰气吹,本宫已是神智不清,后来到底发生何事,本宫亦不知。只听得夏时的叫唤,这方才悠悠转醒!但可惜事已定音,父皇已不再给我任何的解释机会!”

    看到最后朱见深眼里仅剩的失落,万贞儿在心里便更加确认了自己的猜测。刺杀不成,便改成了陷害,一切应该就是那个想易储的幕后人所设计的!可依然,她还是不能确定指使这一切是到底是德王还是秀王。

    抬头,万贞儿再细问朱见深:“那下可还记得,你昏迷了有多久?”

    垂着头,朱见深低声的回道:“我进观花是申时,现在是戌时,所以我昏迷了大概有两个时辰!”

    两个时辰,足够发生很多!

    站在窗外,万贞儿看到朱见深的背影正如多年前自己离弃他时一样,那么失落颓败和无助。心中的痛隐隐泛起,她伸手抓住窗槛,急切的宽慰他道:“奴婢一定会将这一切,一字不漏的转告贵妃娘娘的!下放心,只要你是无辜的,姑姑就一定会还你个清白!”

    朱见深这才微微的回头看她,眼神中复杂的愫一闪而过,让人难已触及。不忍离去,不想再留下他独自一人,久久的,万贞儿望着眼神迷茫的他,握着门槛的力道随之加重。

重要声明:小说《娘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